发起港区国安法生效后首个游行 香港社民连遭警搜身

综合媒体报导,社民连发起的游行始于湾仔修顿球场,终点是港府举行七一升旗仪式的金紫荆广场,但十多名成员参与的游行队伍在早上七时许就被大批警员包围、搜查随身物品,至早上八时许才获放行。

游行队伍高举“结束一党专政”旗帜和标语,沿途呼喊“抵抗国安恶法”口号,行至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外围后欲递交请愿信,但警方无代表接信,梁国雄及吴文远当场烧毁信件后与众人散去。

此外,戒备的警员被发现备有新的紫色警告旗帜,应是“港区国安法”的专用新旗。据了解,该紫色旗写有与“港区国安法”有关的警告内容。不过,警方并未针对社民连的游行活动举出紫色警告旗。

而就在港区国安法强行上路的敏感时刻,中国解放军驻港部队继日前发布狙击手影片后,再度释出海陆空三军演习影片,内容包括“追捕逃犯”、联合搜救等,包括模拟可疑人士逃到海岛后被官兵制伏押走的场景,引发联想。

民阵游行首度被禁 “怀抱希望,黎明必将来到”

民阵原订的“七一”游行首度遭到警方及上诉委员会以防疫为由反对。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宣布,以个人名义发起游行抗议恶法。

对于游行17年来首度被禁,民阵慨叹游行被禁标志一个时代的终结,“但只要我们坚守信念,怀抱希望,黎明必将来到”。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解释,其律师团队找了不少理据,证明公安条例并不包括公众衞生,故公众衞生不等同公共安全,但上诉委员会未有理会,继续以衞生为由拒绝上诉。

他提到,上诉委员会担心民阵集会游行后若有传染,要如何找出感染源,会否实名登记参与者。他认为该要求不合理,反问市民乘搭港铁,到食肆用餐,到酒吧饮酒,是否都有实名登记?

至于游行期间可能发生暴力抗争,岑子杰强调,民阵希望游行和平举行。他质疑,若少部份人使用暴力即不可举办游行,那么警方暴力执法是否警方从此不应拘捕人,不应辑毒?

民阵6月30日晚间发出声明指,绝不同意警方的决定,“人民雪亮眼睛会看得到,防疫只是借口,实情是《国安法》压境,政权将要全面收回香港人的公民自由。”并对民阵无法继续举办七一游行表示深感抱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