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娘炮自由”

前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很久没有更新,各位久违了。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懂的。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都想写一写,比如那个微博监督员;比如那个刚主持完党课,光腚照就被情人曝光的院长;但我最想谈的,还是娘炮问题。 

不夸张的说,这关系到国之根本。

天下苦娘炮久矣,娘炮却愈演愈烈,在各大频道和荧幕上争奇斗艳,搔首弄姿,甚至2018年的时候还堂而皇之的登上了央视的“开学第一课”,对那年的小学生造成了一万点暴击。

所幸,国家终于出手了,对“娘炮文化”施以铁拳,再也不纵容这些涂脂抹粉的家伙们卖弄风骚,这犹如一股清流,让人为之一振。 

但别忘了,娘炮们也是有拥趸的。铁拳来袭,娘炮还没咋地,娘炮粉们先哭晕在了厕所。有人在网上留言道:“审美不应该千篇一律,娘不应该成为一种辱骂”、“世界是多元的、打击娘炮就是搞歧视”……面对社会公义,他们从不操心,面对封杀娘炮,他们急红了眼。

甚至一些自媒体写手为了迎合娘炮粉丝,也开始大谈“娘炮自由”。

这些文章的逻辑大抵是说,男人选择娘或不娘都是他的自由,别人无权干涉。

OK,我认同这个观点,毕竟君子“和而不同”,如果一个男人天生就有怪癖,哪怕他天天穿丝袜戴胸罩,我也誓死捍卫他的权利。但问题是:他不是在自己家里穿啊,他是电视上穿、综艺上穿、舞台上穿!他们被资本包装成了一枚枚丝袜炮弹,射向社会,射向公众,射向中小学生! 

就像拉大便抠鼻屎这些事情,本应该是躲在角落里偷偷享受的事情,他们却堂而皇之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在光天化日之下拉,为了赚流量赚眼球,他们还变着花样拉!这特么是“娘炮自由”吗?这是“娘炮强奸”! 

说白了,这些矫揉造作的玩意各种搔首弄姿,还不是为了赚钱?

举个例子,我有个同学叫刚子,是个体育生,浑身肌肉,妥妥的一条好汉。因为形象不错,后来去北京混了演艺圈。后来有次同学聚会,我又见到他,打着耳钉,描着眼线,喷着香水,几乎完全变了一个样。我大惊道:“刚子,几年不见,你咋变成了这样?”

刚子一声苦笑:“没办法啊,在这个圈子里混,你不搞成这样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我表示深切同情。刚子又是一声苦笑:“嗨,这还不够,经纪公司准备让我走耽美路线了。下次再见,我就是个gay了。”

你看看,为了割点韭菜,一个好端端的汉子,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审美”上的事情,它带来的社会风气值得警惕。中国历史上不是没有娘炮时代,比如魏晋六朝,那就是一个盛产娘炮的朝代。男人均以脸施粉黛为时尚,连走路也要如同贵妃出浴浑无力的样子,还要侍儿扶着。

史载,“男子傅粉之习,起自汉魏,至南北朝犹然也”。贵游子弟多无学术,无不薰衣剃面,敷粉施朱,娇艳如妇。这时期的男人还流行穿透视装、吊带裙,比如“尚书何晏,好服妇人之服”,这里有一幅图,画的正是身着透视装、吊带裙的魏晋六朝名士: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啧啧,够“娘炮自由”吧?

这个娘炮社会最终遭致了什么样的后果呢?公元311年,匈奴攻陷洛阳,掳走晋怀帝,开始了著名的“五胡乱华”。无有男儿保卫国家,百姓都变成了“两脚羊”,中国进入了最黑暗、最悲惨的一页。 

当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失去雄性的时候,它就离悲剧不远了。而更悲剧的是,当灾难来临时,这些娘炮是跑得最快的那波人——五胡乱华,娘炮们望风南渡,沦为鱼鳖的,只是普通百姓。

而就在前不久,这些普通百姓还给他们的娘炮打call呢。

真是天生的韭菜命。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欧阳干的小宇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