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网站义工备份疫情文章 或被判入狱15个月

网站“端点星”因备份大量被北京当局删除的COVID-19疫情相关信息,网站志愿者陈玫、蔡伟去年被捕。5月11日,“端点星”案开庭,检方以“寻衅滋事罪”建议法院量刑1年3个月,两人当庭认罪,但未宣判。陈玫、蔡伟家属吁“孩子无罪,判一天都不行”。

5月11日上午9点,“端点星”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陈玫的哥哥陈堃在推特发文,转述母亲在法院旁听时记下的庭审过程。

推文称,据说现场有媒体记者,也有一些专程赶来声援的网友。不过当局只允许一位家属进入旁听,不允许公众旁听和网络直播。整个庭审就是走一个过场,官派律师拒绝给家属看起诉书,以致于在开庭前,除了知道检方将起诉他们“寻衅滋事”,家属几乎对案情一无所知。开庭前,官派律师告诉家属,一般不会当庭宣判。

推文说,陈玫和蔡伟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进入的法庭,看不到两人的脸和表情,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俩人全程戴着手铐和脚镣。检方在庭上指控蔡伟是“端点星”的搭建者,陈玫是管理员,并指网站上有许多不实讯息,称“煽动人心,侮辱国家领导人,对国家领导人和国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推文表示,整个庭审大约100分钟,官派律师很少发言,几乎未用法律条文为他们辩护。陈玫、蔡伟都当庭认罪。检方建议刑期是1年3个月,但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推文介绍,陈玫透过官派律师向家人转达,如果判决结果和量刑建议相符,他就不会上诉;如果严重超出建议刑期,他会提出上诉。而这名官派律师则告诉陈玫母亲,从开庭情况来看,超出建议刑期的可能性不大,缓刑的可能性也不大,有可能会实刑。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长期关注此案的香港大律师、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说:“端点星”案在疫情之下的历史和公共意义非常深远,牵动着所有人的健康与命运。他说:“全世界不想被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害死,一定要关注端点星案。中共用很严厉的手段对付一些有热心的年轻人,控制疫情的方法就是去压,一旦灾难再次发生,民间的声音不能记录,有心有力有想法的年轻人一个个被打压得不敢说话,谁还敢再站出来?”

对于去年9月,官派律师告诉家属,陈玫、蔡伟两人已经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旅美人权律师陈建刚说:“签不签认罪书都没有影响,任何人在胁迫酷刑之下都会屈服。中国已经不存在司法审判,和文革一样。当年开群众批斗大会,现在只不过高级一点,有一个法院的台子,其实是共产党决定一切。”

陈建刚表示:“这些人是英雄、是勇者,所谓智、仁、勇三者具备的人。对这些人不甘心做奴隶,共产党一定要镇压。如果中国人将来自由了,不该忘记这些被中共迫害的、勇敢的人。”

公开资料显示,“端点星”网站,建立于2018年4月22日,是一个建立在GitHub开放平台的站点,用多人协力的分散方式,备份在微信、微博上被删除的文章。早期,网站收录的主要文章与中国高校性骚扰、北大岳昕事件有关,之后扩展到陶崇园之死、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等话题。

2020年COVID-19肆虐期间,“端点星”备份了大量不符合中国官方主旋律的文章,例如武汉中心医院医师艾芬的专访《发哨子的人》、《追问卫健委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 “人传人”?》、《复阳疑云:新冠患者出院后死亡事件始末》、《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等等。

2020年4月19日,“端点星”的两名志愿者陈玫、蔡伟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至今被秘密关押已有一年多。

蔡伟,湖北人,1993年生,2015年本科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2018年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热衷于社会公益。陈玫,陕西人,1993年生,2016年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任职于北京听力协会。两人在大学期间都是立人大学的学员。 

两人被抓后,陈玫的家属聘请梁小军律师介入,北京当局为了阻止家属请律师的行为,指派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的姚艳姣和霍薇律师作为陈玫的法律援助。

而陈玫的家属在外不断揭露二人被迫害的事实,2020年6月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被迫宣布退出代理。

北京当局再次指派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南波、邢琦做为陈玫的辩护律师,蔡伟的官派律师则是北京东环律师事务所的刘南征、方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