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德强的生命之火这样熄灭,总要有人问个为什么

这条新闻给我带来的冲击很大。 新闻事实大概是:“一位名叫金德强的大车司机,刚从唐山市装货出发,路过唐山丰润区一处超限站时,因为车上的北斗卫星定位行驶记录仪掉线,他无法证明自己没有疲劳驾驶,因此被执法人员扣车罚款2000元。在沟通…

在这虚无的404悼念日 恕我不加入和鸣

当野火般的悲伤被纳入庄重肃穆的仪式,也就意味着曾经伴生的愤怒感、绝望感和荒诞感自觉走向消亡。人们说要以一种集体的悲伤和祭奠将死者记住,但谁都知道,这样的集体仪式,通常是遗忘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