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代孕妈妈被客户退单后产女 为女上户口时却出现困难

1月12日,“首个遭代孕客户退单女童无法上户”这一话题登上新浪微博热搜。四川成都47岁代孕妈妈吴川川(化名)称,2017年在代孕三四个月时被检查出来患有梅毒后,被客户退单,但自己怜惜胎儿拒绝流产跑回老家产女,后又因生活拮据卖掉出生证。目前3岁“黑户代孕女童”小让(化名)面临上户无法律依据困境。多部门工作人员提出建议,其中民政局人员称让福利院接管小孩。小让的生母吴川川则在2020年底起,远赴内蒙古寻找女儿生物学父母,希望通过亲子鉴定帮助女儿上户。

据观察者网报导,2016年上半年,吴川川因为腰椎骨折后没有了收入来源,为了谋财她通过网络联系上了一家上海的代孕公司,通过中介徐某,吴川川在上海等地经过一系列孕前检查后,最终被选上替一对来自内蒙古通辽市的夫妻代孕。

据凤凰网报导,吴川川代孕时44岁(据吴川川称自己当时38岁,身份证年龄比实际年龄大4岁),但是就在她怀孕三个月时,却被检查出染上了梅毒,因为在代孕之前检查身体一切正常,所以吴川川怀疑是同住的其他代孕妈妈传染给自己的。随后,客户要求退单并提出将胎儿流产掉。但此时孩子已经四个月了,因为移植的是胚胎,孩子比正常受孕的孩子要大些,吴川川此时肚子里的宝宝都已经会动了。这笔代孕起初谈好的价钱是17万元。但据吴川川说,最后自己只拿到了2万元。

吴川川说:“孩子在肚子里时就特别听话。她用脚使劲撑我的肚子,很痛,我让她不要踢,她就停下来了。我觉得我说话她能听懂,特别聪明。”因怜惜胎儿拒绝流产,她便独自返回成都老家产下女儿。之后为了能养活自己和女儿,吴川川便经过别人介绍,与一位身患侏儒症的男人重新组建了家庭。

吴川川组建新家庭后婆婆丈夫都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她自己也说:“虽然我老公身高只有1.4米多,很善良,没有读过书,但对我特别好,真心对我好那种。”

但是就在她想为女儿小让上户口时却遇到了难题。据《时代周报》报导,就在生产前一个月,吴川川因生活拮据,以25000元的价格将女儿的出生证明卖给了一对想要购买出生证的泸州夫妇。现在她自己要想为小让上户时,却发现必须要有出生证明或者亲子鉴定才可以。因为代孕时是移植胚胎,小让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无法出具亲子鉴定证明。吴川川称曾想过用她自己出售出生证明的方式购买一个出生证明,却前后被骗了八九万元。

据澎湃新闻报导,成都郫都区卫监局妇幼科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生证明若是卖给别人,是属于国家不受保护的情况。医院能补则补,补不到就补不到。而吴川川的情况又太复杂,代孕本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成都郫都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的工作人员表示,民政局只能给吴川川办理收养登记,但鉴于她的情况并不符合程序,不予办理,并建议让福利院接管小孩。

此时的吴川川一度陷入无法律依据上户困难的境地,为了不让小让被送到福利院。2020年底,吴川川决定北上,赴内蒙古寻找女儿生物学父亲,希望他们能协助自己办理收养登记。但当时双方已断联3年,吴川川仅有对方姓名、家庭简况和旧户籍地址。

内蒙古通辽市警方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因事件涉及较大个人隐私存在风险,公安机关没有依据帮忙寻找女孩生物学父亲。该负责人表示,女孩生物学父亲和吴川川若存在经济纠纷或涉嫌遗弃,则后续困难更大,不如仍寄托希望于找回出生证明。

1月12日下午,吴川川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的生物学父亲找到了,她的亲生父亲已经50多岁,母亲也近50岁。因为他们的儿子在二十多岁时去世了,他们已经有了一对2岁的双胞胎孩子,家庭条件也不足以再为这个小孩负责任了。”同时,吴川川坚持表示,小让必须由自己继续抚养。

截至看新闻编辑发稿时,小让的户口还是没能上好。孩子的生物学父亲与妻子两人意见不一,认为吴川川需要进一步明确落户手续流程和法律责任,双方再做打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