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党仍少年?中国年轻人眼中的“老大哥”

在建党百年之际,中共中央统战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这个百岁老党的党员结构仍算年轻,近四分之一党员的年龄未满三十五岁。中国年轻人选择入党是真心认同中共理念?还是入党好做官?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又是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代表着什么?在美国攻读博士的K同学笑称,他接下来讲的话,传回国内,他爸妈又要担心有人会要给他安上寻衅滋事的罪名。 

“党就是执政群体、他们在中国执政,是利益集团,为自己的好处去考虑,比如说他的红色后代。”K同学出于安全顾虑,不愿具名受访。 

自认是“少数派”的K同学说,在他的生活中,有些好朋友就是党员,但这不影响自己和他们的交往,因为少年党员不全都“相信政府相信党”。 

“包括我认识的一些党员同学,他们也讨论政治,也对党的一些作为有不同想法的,只是不会去公开说。可能8年前、5年前胡锦涛时期你能说的话,现在在习近平时期你是不能说的,这个没有进步。真实的民意没有那么癫狂,大家并不是傻子,还是能看清不正常的东西,只是这个环境不允许大家说出来。 ”K同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由于中国政府在各行各业、尤其是在学校不遗余力地进行洗脑,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是爱国热情膨胀的小粉红。他们经常在互联网上猎巫,对表达不同于中国官方叙事的观点的人大加挞伐。不过,从K同学身上可以看出,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年轻人都是小粉红。 

不会公开妄议中央,不代表没有自己的思想,但K同学也说,这种活法是痛苦的,现在的中国,有点思考能力和批判意识的人,就是这种感受,他就是其中之一。 

少年Z世代对未来比较悲观 

才刚到北欧求学的X同学是“Z世代、零零后”,在没有网管的自由世界,享受了真正的信息流通,才知道国内在1989年发生过很少公开讨论的“政治风波”(即:六四事件),他享受上音频社媒平台Clubhouse可以发表看法的自由,却也对国内走向真正的民主法治,不抱希望。 

“我当然希望中国走向有人权、自由化与民主化的道路,权力受到监督制约,法制是健全的。但很遗憾,中国目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的,一是对年轻人的洗脑教育很彻底,另一个就是监控,像是对微信监控得很厉害。”X同学告诉记者。 

X同学也是因为对监控强大的党害怕,不愿具名受访。 

一个国家的强大,来自青少年的强大,这也是当年感动少年毛泽东的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曾提到的:“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兴则国兴”,只是现在的中国,主角却是党,“党是真理、是一切。” 

X不是小粉红,却也认为自己还不够资格躺平,“你要有一定的资产后你才能躺得平啊!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躺平的”。他就感慨,在国内,要为下个月房租考虑的年轻人,还是绝大多数,“很多年轻人就是关注自己的学业、事业、前程、家庭、房子车子有没有买,这就是中国年轻人的现实,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入党好找铁饭碗 

新华社报道,在建党百年之际,中共中央组织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5日,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达9500多万名。其中,年轻党员持续增加,35岁及以下党员占党员总数的将近25%,比2019年底提高了0.7个百分点。 

在中国,“高中入团、大学入党”的人,形同是考上公务员与当上老师的加分保证,对很多的中国年轻人来说,为人生打好基础,这样的生命轨迹并不陌生。 

但就算为五斗米折腰,还是有人不放弃思考。“凡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肯定是见过不好的东西,包括贪污腐败、政府效率低下等等,见过这么多不好的事,还不去思考党宣传的真假,就是智商有问题。” K这么告诉记者。 

对他来说,一个强国的定义,不只是有经济上的实力,还有对人与个体的尊重,言论自由与公平的法制,这些更是检验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标准,“你吃饱了就想说话嘛,这种诉求一定会在某一代人中产生的,对吧?如果在我这代产生不了,那我儿子总会吧,反正总有一代人是要摆脱这个束缚的。” 

在摆脱束缚的这条路上,还是有不少人在跨越党筑高墙的路上前仆后继着,K和X都是这样的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