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再掐脖子?国产大飞机困局

一年多以前,就在美帝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的时候,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发出了一封慷慨激昂的《致员工的一封信》,号称“十年备胎,只为一朝转正”,睥睨天下的豪气,成了多少人为之欢呼雀跃的鸡血。

一年多过去了,2020年9月15日是美国商务部规定的最后期限,台积电也正式断供华为麒麟芯片。即便华为紧急囤货1000万片,但很显然这点量也很难撑下去。前不久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就感叹手机业务将无以为继。

不仅如此,被很多国人寄予厚望的华为手机系统鸿蒙(HarmonyOS)2.0版本近日被爆出,这个号称“面向未来,比安卓更为强大”的系统,居然源代码开头就是熟悉的安卓面孔,竟然连Android的前缀包名都没有改,直接夹带着Android的名字。

牛逼可以随便吹,苦果还得自己尝。

与此同时,很多国人引以为傲的国产大飞机C919项目也陷入危险的困境。这个号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干线民用飞机”,可能面临无法生产的麻烦。

美帝《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说,川建国因担心中国“军民融合”会导致敏感技术用于军事研发,曾考虑停止发放向中国出口C919发动机的许可证,也考虑限制通用电气为C919提供航空电子系统。那么C919到底有多依赖美国供应商的技术出口呢?《华尔街日报》提供了C919一级供应商清单:

1、最关键的发动机:CFM国际公司(美国通用电气与法国赛峰合作)提供;

2、核心航电系统、显示系统、机载维护系统:俄亥俄州克汉尼汾公司(Parker Hannifin)提供;

3、飞行控制系统、机轮和刹车系统、辅助动力装置及导航系统:北卡罗莱纳州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提供;

4、电源系统:康涅狄克州的汉胜公司(Hamilton Sundstrand)提供;

5、综合监视系统、通信与导航系统和全动模拟机:爱荷华州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Rockwell Collins)提供;

6、高升力系统:纽约州的穆格公司(Moog)提供。

即便你跟我一样是不懂航空知识的小白,大致也能看出,如果把国产C919大飞机项目比作造人的话,那么他的心脏、骨骼、肌肉、神经、循环系统都是美帝提供的。我们只是那个最后的组装工厂。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务和经济高级顾问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评价:“说到C919,它只是名义上的中国飞机。所有能让这款飞机飞起来的东西都是西方的。它的供应链也不能称作全球供应链,它实际上是一个西方的供应链,并且主要是美国的供应链。”航空业分析机构Endau Analytics甚至认为C919只是空客320的仿制品。

话很难听,但未必没有道理。

曾经何时,我们高铁、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共享单车列为“新四大发明”引以为傲。但是细想一下,没有一样是我们原创的。它们之所以被我们玩得溜,只是因为易于copy而已。而对基础工业或创新实力要求较高的东西,如芯片和飞机,恐怕就不那么容易copy。

2018年6月,中国《科技日报》很难得的列举了中国35项严重受制于外国的“卡脖子”技术,其中就包括飞机制造领域的航空发动机舱室、适航标准和航空钢材,软件领域的操作系统、工业设计软件等。就连取得某些突破的人工智能技术,《科技日报》在分析中也承认,中国工业机器人技术的算法不精,稳定性和精确性远逊于外国。

这样的清醒认识,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但你时刻都能感受到。

回到大飞机这个话题上,世界上目前真正完全有能力造商用大飞机的,其实只有美国波音和欧洲空客两家。苏联造过,但只有自己敢用,关于苏联大飞机落地后乘客都会鼓掌庆幸的段子流传至今。事实上即便波音和空客,它们的产品也是全球产业链分工合作的结果,完全百分之百由一家制造的大飞机是不可能的。

在我们中国人熟悉的武侠世界中,武林高手需不需要自己去学习制造刀剑、下厨做饭、驾车驾船?全知全能的高手是不存在的,他一样需要干将莫邪替他铸剑,需要阮小二为他开船、需要武大郎替他烙饼。

所以一个人能不能在江湖中立足,并不在于是不是要既会烙烧饼、又会耍大锤,而是我有独家技艺的同时,还能遵循江湖的规矩,得到大家的认可,配得上和大家合作,以此在江湖中有一席之地就够了。

除了军工,涉及民用、商用的产业想谋求完全的独立自主,是一种有悖于现代社会日益细化、分工合作大趋势的倒退思维——因为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做到。美帝牛,光刻机他也得用荷兰的,晶圆也得用台湾的。人类文明是在合作中不断前行的,最要命的问题往往不是因为不够独立自主,而是对自己的实力产生幻觉,老是想用独立自主威胁别人的饭碗。

我们都知道台积电的在芯片制造领域实力极其牛逼,今年已经量产5nm的芯片,并已经具备制造4nm的能力,甚至3nm也指日可待。英特尔、苹果的A系列芯片就是基于他们的工艺。很多人就会很奇怪,台积电手握如此先进的制造工艺,为什么不自己做芯片呢?一条龙通吃多好啊。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曾经谈过成功秘诀,其中一条就是信任——就是所有客户都可以放心跟自己合作,不用担心被台积电抢饭碗。而台积电也可以专注于制造工艺领域,终成霸主。现在芯片领域,谁离得开台积电?

国产大飞机真正面临的问题固然是关键技术上的不济,但其实更重要的,是技术之外的因素。是政治,是国策,是观念。如果一被卡脖子,就发狠要独立自主,那么可能需要独立自主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很多诸如芯片之类东西,砸再多的钱也未必能办好,因为它其实是从教育到产业的系统工程。一个发展中的国家要有清晰的自我定位,不可能也无必要追求全副武装。放低姿态,寻找分歧的根源,寻求更好的合作才是真正的发展之道。

1949年后我们闭门造车30年,集中力量办大事,可与世界的差距是变小了还是变大了?而别人不合作又是因为什么?理解了这一点,恐怕就能更好理解将要到来的困局。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