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隐瞒疫情导致生活一团乱 土耳其学生致函中国大使馆要求赔偿

武汉肺炎全球扩散,土耳其也有1529例确诊、37人死亡。当局禁止口罩出口、不准65岁以上老人出门,也限制商店营业时间和公车载客量。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人的正常生活被打乱。近日,有土耳其学生因不满中国政府隐瞒疫情致函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要求赔偿。事件经媒体报导后,目前已经有一些学生打算加入索偿行列。

据中央社报导,22岁的切利克巴什,是土耳其西北部艾斯基瑟希(Eskisehir)国立安纳杜鲁大学(Anadolu University)传播设计与管理系大四学生,本来计划今年夏天毕业后应征电视台记者工作,准备迈出的人生新阶段现在却被武汉肺炎疫情彻底打乱。

土耳其不到两周前才通报确诊首例,至今累计确诊数添加至1529例,有37人不治死亡,疫情造成人心惶惶、大部分人不敢出门而街巿冷落,让土耳其低迷数年而终有起色的观光景气再受重创,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85%运能为之停摆。旅游一大亮点的石头城(Cappadocia)热气球现在也因疫情忍痛停飞。

由于土耳其教育部于3月12日宣布大学自16日起停课3周。切利克巴什因此返回距第一大城伊斯坦布尔以东约100公里的柯加里省(Kocaeli)省会伊兹米特(Izmit)老家消磨时日,等候不知何月何日才会复课。

他在艾斯基瑟希的租屋处房门深锁,但是每月750里拉(约新台币3471元)租金仍得继续支付。这笔钱吃掉父母给的半数生活费,让他十分心痛。

土耳其大学生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图片来源:中央社)
土耳其大学生切利克巴什(图)致函中国驻土耳其大使 馆,要求中国政府承担隐匿武汉肺炎疫情的责任并“赔 偿”。他22日戴口罩和橡胶手套“全副武装”受访。(图片来源:中央社)

戴口罩和橡胶手套“全副武装”的切利克巴什于22日在伊兹米特共和公园(Cumhuriyet Parki)告诉中央社记者:“我现在像遭到囚禁一样,不能够外出、社交疏离,而且什么也不可以碰触,生怕遭到感染,学业也被迫延宕。这让人抓狂,简直快要得到精神病了。”

切利克巴什说:“我本来今年该毕业,若疫情持续下去,不知道能不能毕业。这不是我自己造成的,人生遭逢如此冲击令人心烦。”

他强调,李文亮医师“吹哨”竟遭训诫,终致疫情难收拾而贻害全球,“中国政府当然得负责”。

他于3月18日致函中国大使馆,要求“赔偿”。这封信提到:“源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武汉市的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且蔓延到我们国家后,国家采取一连串防疫措施。这些措施影响到我的家庭,我必须远离社交生活长达3周。这段期间学校停课,我进行居家隔离却须继续支付房租。”

信中表示:“这段期间造成我的金钱和精神损失,我认为贵国政府应该负责。我请求贵国政府支付这段期间所衍生的房租费、心理咨商费及相关教育等费用。”

“土耳其国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urk)曾说,‘别害怕说出事实’。”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选择站出来,他说:“这病毒源自中国武汉。新闻说他们一开始隐匿疫情,害得全世界受罪。我想他们得负起责任。”

一封信的连锁反应

切利克巴什的这封信受到媒体关注,社区媒体上已有数千人给他按赞鼓励、留言支持并转发相挺。

网友@Turan Gafarli表示:“诉求非常有理。提交到联合国的层级,该要求中国政府赔偿,不给就抵制。”

网友@AkEl_Saruman指出:“完美倡议,若真主应允,盼成全国性运动,希望所有公民广传。中共政权该赔。”

那么中国政府该赔偿多少呢?切利克巴什在信中没有就此明确要求。“受到委屈的人声音该被听见,这是那封信的用意。”他强调:“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像我朋友去英国念书,课程却取消了,大笔花费付诸东流怎么讨?”

切利克巴什的信经媒体披露后,许多感同身受的土耳其学生都打算动笔了。也有律师和独立记者主动联系想要协助“索赔”。他的父母也支持儿子“伸张基本权利”。现在反正停课了,自主隔离在家的他正好可以扮演消息汇整的平台角色。

切利克巴什说:“我希望他们回复我,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会怎么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