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者:澳中关系考验著澳大利亚的决心

9月12日,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安全评论员之一,格雷格·谢里丹(Greg Sheridan)在澳洲人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对澳洲正面临的中国危机作了分析透视,作者认为北京给了当下的澳洲一个明确信息,澳洲需要在经济繁荣与国家利益之间做选择。但作者表示,未来的走向,完全取决于澳大利亚人的决心。 

这篇标题为《中国危机不可避免地考验了澳大利亚的决心》(China crisis an unavoidable test of Australia’s resolve)的评论文章称,两位澳洲驻华记者逃离中国的事件,令澳中关系走入了更加动荡不安的尴尬局境,出现了自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格雷格分析说,澳洲一直以为,澳洲可以从中国的利益中获得繁荣,同时又能维护住澳洲的国家利益,但北京似乎不再允许延续这种理想状态。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澳洲向中国出口了790亿美元的铁矿石,160亿美元的天然气和140亿美元的煤炭。这三种商品合计构成了我们1090亿美元的出口额。同时,澳洲还向中国出口了价值1690亿澳元的商品和服务,而服务仅占其中的190亿美元。这些贸易支撑著澳洲的繁荣。 

但与此同时,北京在国际上和在国内的专制手段正变本加厉。 

文章称,北京不断对澳大利亚机构发起网络攻击、窃取澳洲的大量知识产权、从事秘密影响活动以扰乱澳洲的政治进程、威吓和操控学生、在南中国海的一系列岛屿上建立军事基地,对澳洲的安全制造灾难性的威胁等等。 

文章引用澳洲的安全机构负责人的话说,北京针对澳大利亚的间谍活动比以往任何时候(包括冷战时期)都更为庞大和复杂。 

但当澳大利亚开始采取行动保护其核心国家利益的时候,北京对澳大利亚作出了强烈的反应。 

北京首先针对牛肉,大麦和葡萄酒的出口采取了针对性的行动,以致8月对中国的商品出口额下降了27%。同时,北京正在非洲开发铁矿,并建立了一支新的超级油轮船队,以提高从巴西运输铁矿石到中国的效率。 

北京的行动或将使得澳洲失去中国带来的经济繁荣。那么,澳大利亚有什么办法可以继续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和谐的关系,从而使大部分贸易关系不受干扰呢? 

格雷格描述了一种消息。 

他说,一位资深消息人士确切地告诉一家媒体Inquirer称,澳洲想要和们北京建立持久、良好的关系,其实很容易。只要澳洲可以做到:“签署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欢迎华为成为我们的5G网络和NBN的核心,撤销外国干预立法,放弃外交关系法,废除外国投资限制,批准引渡条约,允许澳洲大学与中国大学在具有军事和公民控制功能的技术领域进行不受约束的研究合作,停止在南海巡逻和监视活动,停止与北京不喜欢的亚洲国家如日本和印度的联合军事演习,停止与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将美国海军陆战队赶出达尔文,削减了自己的国防预算,废除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制止中国持不同政见者,藏族和维吾尔族人来访,并要求澳洲媒体停止发表批评中共的言论。” 

格雷格表示,事实证明,谁都无法保证可以与北京建立持久良好的关系,但如果以满足北京一切要求来获取建立良好关系的话,澳洲将完全不再是一个主权国家,其安全也将完全取决于中共当局的兴致和慷慨。 

格雷格称,没有一种战略比它更愚蠢至极的,澳洲完全有能力通过智慧的方式,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同时改变北京当局。 

在谈到澳中对抗的现象时,格雷格表示,一些媒体把澳中两国互相驱逐记者描述成是一种针锋相对的报复,那种观点是荒谬的。他说,实际上,澳大利亚政府和任何情报机构都不知道北京的动机。而澳洲情报机构或任何其他澳洲机构都不会出于政治原因打扰外国记者,除非对间谍活动进行调查。至于取消学者的签证,那需要相关机构的全面报告和内政部长彼得•达顿的个人决定。这样的举动绝不能轻率地进行。 

格雷格表示,澳大利亚人不应该自欺欺人,误以为澳洲是北京敌对行动的唯一对象。事实上,在过去的12个月中,北京与美国,印度,英国,欧盟,加拿大,捷克,瑞典,越南,菲律宾和新西兰等都发生了激烈的争端,在此之前一两年,还有日本,韩国和许多其他国家。难道所有这些国家的国家领导人都没有能力去应付吗? 

格雷格认为,北京极具侵略性的战略和商业野心已经引起世界各国的抵制,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极其危险的时期。其中不乏是习近平的个人原因,“习近平是一个好斗者,他更像一个皇帝。” 

格雷格分析认为,如果在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后,美国过于分裂或两极分化,北京有可能对台湾动武,虽不至于会入侵,但可能涉及封锁或危险的导弹射击。 

但格雷格也认为,尽管北京领导人没有采取非理性战略赌博的历史,但西方战略政策的最高目标依然应该是防止北京采取非理性的战略赌博,因为那将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 

格雷格最后表示,在澳大利亚的发展历史上,从来不会风平浪静,人们也无需惊慌。莫里森政府在捍卫国家核心利益的同时,认真处理著每一项贸易问题,并且做得很好。但是,未来无可避免地还有很多麻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