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习近平谈中国人民大学

习近平于4月25日“考察”中国人民大学。目前中国年轻人流行“躺平”,习近平不关心这些,最刺入我眼帘的是“坚持党的领导”、“听党话,跟党走”。这与我65年前在人大读书时的口号一模一样,这65年,中国在原地打转。

65年前的这个时候,正是中共动员“大鸣大放”,很快到了6月上旬,就进入“反右”阶段。毛泽东后来宣布的区别香花、毒草的最重要标准就是是否坚持党的领导;对像我这样犯错误被批判的同学,最重要的教训就是必须“听党话,跟党走”。听党话从听党中央的话,到听党委的话,降到听党支部的话,再就是听党员的话。“党”从上到下形成绝对权力结构,党说亩产十几万斤稻子,没人敢说不。到党中央出现两个司令部时,全国混战一场,最聪明的就是阳奉阴违,嘴巴喊斗争,身体却躺平。搞到后来,邓小平要用金钱才能把中国人唤醒:向钱看,跟钱走。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视察人民大学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5日没戴口罩,视察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数百名大学生都没戴口罩整齐喊着“青春向党、不负人民”口号。(视频截图/CCTV)

习近平还要求人大传承红色基因、扎根中国大地,也是胡扯。人大虽然前身是陕北公学,但是人大的成立,对我们讲清楚是以莫斯科大学为目标,所以校内很多苏联专家。1957年鸣放最早、最著名的报章通栏标题就是《中国人民大学是教条主义大蜂窝》,说这话的是英语教授许孟雄后来自然成为右派。我的中共党史专业同学中,右派分子超过10%,是毛泽东下达5%指标的一倍,全是党团员;10个班级中,有两个班级因为党支部烂掉而解散。表面红彤彤的人大,谁知道内部又是什么?

我在读书时与校领导无任何接触,倒是移居香港后可以与袁宝华、黄达两位校长吃饭、喝茶、聊天。他们是改革开放时期的校长,因而思想也最开放与平易近人,后来我离开香港没有再接触了。21、22年前网络刚开通时,我进入过人大的论坛。有人讨论人大在海外居然出了个凌锋,也就是我的笔名,多数人骂我,让我感到好笑。现在当然不会让我的名字出现在中国网络上。

2000年到2011年担任人大校长的纪宝成2010年来过台湾,当时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在国宾饭店宴请他。纪校长后来向香港人大校友会创会会长了解我的情况,表示关切。不知道是国民党还是台湾的人大同学会向他打小报告,不幸两年后纪校长竟然涉及贪污被留党察看两年,取消副部级待遇。

人大前身的陕北公学有李鹏这个屠夫校友,但后来的华北联合大学却出现史明这样文武双全的台独前辈。这些年,人大也出现过像张鸣、向松祚等著名与“实事求是”的学者,符合学校现在的校训;然而也有一批专门拍习近平马屁的学者,像王义桅要推习近平获诺贝尔和平奖,真是斯文扫地。习近平今年看上人大,是认为这个第二党校可以支持他当皇帝吗?

习近平在人民大学的长篇大论根本就是一堆废话,还不如我这一篇,不信拿到人民大学去发表,看哪一个更轰动。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