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产业遭中共渗透 英国应对不暇

英国开始意识到,其基建、教育等关键产业已经过于依赖来自中国的资金。近日,大学教授们正试图应对校园内学术自由的威胁,他们要求大学老板们,在与独裁政权的交易时应征求他们的意见。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被警告,在未来与中国的任何贸易争端中,英国大学都可能被用作针对英国的筹码。

学者成立工作组

据英国《泰晤士报》10月12日报导,出于对大学行政管理多年来一直无视外国干预的担忧,全国各地的学者们提出了一系列要求。爱丁堡大学、埃克塞特(Exeter)大学、金史密斯(Goldsmiths)大学、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林肯(Lincoln)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牛津大学和高级研究学院(School of Advanced Study)的学者组成了学术自由和国际化工作组(Academic Freedom and Internationalisation Working Group),以解决这一问题。

在数十名学生和工作人员报告监视、迫害和对家庭成员的胁迫威胁正在影响研究之后,该工作组12日在所有英国大学中提出“旨在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的行为守则”。该组织表示,大学与外国政府之间的合作应该在“所有阶段”受到学者们的审查,这些学者“常常被冻结在伙伴关系决策之外”。它还要求允许教授和学生就可能的自我审查干扰秘密地提出他们的担忧。

越来越多的学者感到沮丧,因为在英国,有关中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等敌对国家干涉的反复抱怨被忽视了。 高级政客和前外交官还提请注意大学对研究经费和来自专制政权的学生日益增加的财政依赖。

新的学术自由和国际化工作组已经发布的行为守则,也要求大学保护该行业免受干扰。

代表副校长的英国大学(Universitys UK)10月14日将发布指导方针,这些指导方针将解决校园中的网络和物理安全问题,并涵盖对大学合作伙伴关系和搭档的担忧。英国政府预计,到2030年,国际学生人数将从485,000增加到600,000。

敦促首相保护英国大学免受北京侵害

英国大学非常依赖海外学生的资金,尤其是中国学生。 截至去年,中国学生占17亿英镑,来自中国的学生人数在2019年增加至120,385名。随著英国在香港安全法和新疆少数民族待遇方面与中国发生冲突,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保护英国大学,使其免于过分依赖海外学生的资金。

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前顾问、智囊团Onward的负责人坦纳(Will Tanner)在《每日快报》(Express)的采访中警告说,政府已允许我们一些最好的大学机构完全依赖中国学生。

因此,他警告说,在未来的贸易纠纷或会谈中,可能存在严重的风险,即中国政府可能利用学生作为对付英国的潜在筹码。

他补充说:“我认为令人担忧的是,我们已经看到来自中国的学生人数激增,以及对这些学生资金的依赖。”

“这带来了风险,这是我们大学机构受到一时兴起的中国移民政策的战略风险。 中国政府有可能开始利用其筹码作用在更广泛的安全或贸易争端中对英国施加压力。 他们还没有这样做,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在坦纳先生执笔的报告中,他呼吁政府改变高等教育。该报告认为,政府必须为课程提供更多资金,以鼓励国内学生。政府必须限制每所大学可以从每个国家的学生中赚到的金额。

由于新的香港安全法,牛津大学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的教授在讲授有关中国的敏感话题时被迫引入匿名规则,以保护学生免遭中共的报复。

英国大学说:“大学可以而且确实必须参与国际事务,有力地保护学术自由、机构自治和我们自己的价值观。 欢迎开发的行为守则。”

呼吁审查中国在英国的投资

据《卫报》10日报导,前保守党领袖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表示,中国对英国企业的所有权应接受英国政府的国家安全审查,以评估北京不断增长的经济影响。

这位资深后座议员认为,部长们未能应对中国对英国战略产业影响的规模。

该国会议员强调了英国领先的血浆供应商BPL(生物制品实验室)集团,该公司在2013年私有化之前曾是国民保健服务体系(NHS)的一部分。它自2016年以来一直由中国投资公司科瑞集团(Creat Group)拥有。

BPL从美国患者那里获取血浆,并使用它在英国埃尔斯特里(Elstree)的实验室获得治疗。对该公司而言,“重要的优先事项”是从康复患者身上提取富含抗体的血浆,从而获得对Covid-19武汉肺炎)的有效治疗方法,该方法的多项试验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

但根据BPL于8月提交的最新账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要求该公司在2019年出售其美国业务,以解决“一系列国家安全问题……有关中国控制美国血浆收集业务的问题” 。

邓肯·史密斯说:“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中国在各个领域都施加了影响。它是零敲碎打的,没有被正确整理。 我相信政府必须在战略审查中将其整合在一起,并想知道这对英国的总体影响是甚么。”

比如,一家中国公司是英国欣克利角新核电站的少数投资者,并希望在埃塞克斯郡(Essex)的布拉德威尔(Bradwell)建造一座核反应堆,而电信供应商华为的地位仍然是争论的焦点。

在英国议会中,对中国的担忧正日益增加,原因是人们对中国处理Covid-19以及对其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待遇感到担忧。 10月14日,议员们将就脱欧后贸易法案的跨党派修正案进行辩论,该修正案称,如果高等法院正式确定某国是种族灭绝的一方,则将撤销与该国达成任何贸易协定。

智囊团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首席执行官门多萨(Alan Mendoza)表示:“由于血浆疗法的重要性迅速提高,美国正确地迫使一家中国公司剥离其美国业务。 英国现在必须审查自己对中国的战略依赖,以避免被威权国家勒索的可能。”

但BPL表示已从科瑞集团的所有权中受益。 “自收购以来,科瑞已投资超过1亿英镑用于改善工艺、人才和设备,以支持BPL 成为全球领先的血浆来源疗法供应商之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