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社科院美研所长资中筠撰文 力批当前亲俄仇美外交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当今中共“御用学者”之间充斥著“亲俄仇美”言论。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资中筠近日撰写重磅文章,批评中共学者只为大国利益设想,没考虑东欧小国的安全;她指中共文人未能“以人为本”,无视战事生灵涂炭。

今年6月将满92岁的资中筠的文章表示,在当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这场战争中,最常见的为侵略辩护的论点是所谓“历史渊源”,“北约东扩”逼俄太甚,俄有“安全考虑”。但是,资中筠提出,中共官媒追溯历史止于上世纪 90 年代,但不再往前推一步。她强调,从沙俄到苏联,对波兰等东欧国家的侵略、瓜分和压迫,全都是历史渊源。

这篇题为“国际问题研究的反思”的文章批评,当今中共的“御用学者”,只为大国俄罗斯利益设想,却不考虑其他东欧小国的安全利益。她直言,俄罗斯的“安全关怀”只是主观的心理戒备;北约本身只是防御性组织,其成员国实际从未进攻过俄国;但是中共官媒却单方面强调“北约东扩”对俄心理上的威胁,并且说成是美国的主动,而不考虑东欧国家的处境和主动的强烈要求;资中筠认为,这是“出于只著眼于大国博弈的思维”。

该篇3200多字的长文又对中共官媒及学者只著眼于地缘政治、大国博弈、“国家利益”等等抽象概念,其思考却缺失了“以人为本”的大前提,“导致在这一领域中人道主义的缺席”。她抨击当今中共“御用学者”心目中没有生灵涂炭、千百万人流离失所、人类智慧和劳动的结晶毁于一旦的残酷现实,无视加害者和受害者这一基本是非。她批评,战争发动者(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胜败标准是占领土地、控制政权,牺牲多少生命(包括双方)在所不惜。

资中筠亦认为,当今中共权贵的智库只“重视外交,忽视内政”。例如对苏联的解体,强调外部的作用,从“和平演变”到被诱使进行军备竞赛等等,而不承认其制度的内因。

她亦批评建制学者满脑“大国主义”。资中筠强调,人民的幸福不与疆土大小成正比。她不点名批评普京,形容他为“那个扩张成性的大国领导”,指他若是二十年中著眼于改革内政、改善民生,而不是对外扩张、恢复霸权,今日俄罗斯当有新面貌。

资中筠批评,“许多研究者常常不自觉地以一位野心家的是非为是非,不知不觉顺其思路评论兴衰成败”。她又指出,出于“大国主义”,中共学者无视欧洲人唇亡齿寒,自发地对乌克兰的同情和支持的现实,将其视为背后有美国主导的结果。

资中筠认为,“人民需要的是安居乐业、基本人权与尊严有保证,而不是万方来朝的虚荣。今后的世界是否还是必须通过斗争产生一个睥睨群雄的超级大国?这都是应该摆脱陈旧思维,换一个角度考虑的问题”。

资中筠批评中共学者“忘记研究的任务首先是探索真相,发人之所未见,然后分析其所以然”,她呼吁中国学术界应超脱于狭隘的“敌我”观,“言必有据,谈事实,不谈利害”,“不能脱离学者的良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