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 香港政客也要为台湾问题向共产党表忠

台媒报导,香港政客叶刘淑仪参与“WION TV 线上高峰会”,台湾前国防部长蔡明宪在会上谈话时用到“武汉肺炎”,叶刘闻言马上警告,不能再讲武汉肺炎,否则就要离开。蔡明宪之后又谈到台湾是国家,叶刘大怒,抛下“台湾不是国家,只是中国一个叛乱省份”就关机断线走人。事后中方赞许叶刘“发出了正义之音”。 

在香港反送中事件和武汉肺炎大流行之后,虽然凭党国体制应付下来,但也开启了她在全球舆论战场的崩裂之始。一方面对付香港的手段屡被批评违反民主、违反承诺;另一方面这场大病毒从哪里来、世卫有多独立、中国有没有阻挠调查,都成为中国国家声誉的破血口。在疫情初期,党国就已传令下去,要打好国际舆论战。叶刘淑仪的行为,也是在做国际舆论,“打国际线”。很多西方人已经默认台湾自台湾、中国自中国,中国就需要找一些人出来,提出另一个讲法。中国虽然在各国都有自己的新闻外宣机构,但由香港政治人来讲更好,等于找欧阳娜娜或凌友诗认中最好,因为她们有“台湾属性”。 

叶刘淑仪已经在政坛生存很久。她起先是政务官,后来做到保安局局长。2003 年,北京要求香港立《国安法》,叶刘作为保安局长四处推销,与反对立法者激辩,留下很多经典时刻。后来 03 年国安法立法失败,立法会有人倒戈、政府收回议案,之后特首董建华称病下台,叶刘也一样下台。之后叶刘潜藏一阵,去了美国进修,师从“民主理论大师” Larry Dimaond,之后回港,组成智库和政党参政,接受直接选举洗礼,几届以来都是高票胜选。她做过保安局,据说香港的政务官和纪律部队都很支持她。

虽然表面上她站稳了爱国大义前线,不过有时也跟其他建制派关系紧张。坊间总是盛传她与特首林郑月娥有宫斗剧式的女人斗争情结。香港在北京整治工程之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开始有恶性政治斗争狂潮。早前有人翻旧帐,认为某些政务官在反送中过程,对示威者太软弱,但其实当时整个政府都陷于被动,没人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叶刘闻讯即驰援其政务官手足,表示不应该文革式批斗。发起批斗的人多数不是味儿,高级公务员则在私下圈子盛赞叶刘真好。

虽然如此爱国,她也两度宣布参选特首 (2011, 2016),但不知为何北京就是先后两次都没选上她。要选特首,要拿贵族选委提名。香港的贵族们不支持她,没给她足够票数,那就是北京不支持她。然而一卷厕纸对国家都有用处,何况人设复杂的叶刘。叶刘浸过外国的水,也是港英公务员系统育培出来,她也能言善道,习惯与外国沟通。有一些事由她来做,比较体面。就像对中国来说,由迪丽热巴来说新疆没事儿,是最有说服力。外面是否认同我们不知道,但中国大概是如此认为。

从香港获得启发的“国际战线”

至于“当场起立离场”。这个做法一方面可以取悦中国,另一方面也是面临建制派之间激烈斗争下的保险做法。如果叶刘继续留在会议,即使之后反驳,也坐实了“共同会谈”的事实,此事实之后必被其他建制派写报告,交上去。不如自断手臂表忠,省得之后麻烦。

现在中国的气氛是仇外,或认为自己义抗“仇中包围网”。关于武汉肺炎是如何来的、新疆有甚么事,其实一个政治体不需要答案,它要的恰恰是没有答案。所以它需要很多种角度和说法,去对冲美国提出寒光吓杀的“种族灭绝”四个大字。只要舆论变得忖测纷纭,莫衷一是,就是可以接受的战果。所以中国在国际舆论上一定会很努力,他们会找新疆人谈新疆、找香港人谈香港、找白人来谈中国、找第三世界人来谈世界,这也是从香港获得启发的“国际战线”。建制派在 2019 年之后也更勤力玩 youtube、开 twitter ,笔杆子还是有价有市。

不过在亲中建制派圈子,不是所有人都有国际战线可打,在充满争权和猜忌意识的情况,不难想像会有(很多)人跟上面说,叶刘跟外国人纠缠不清,此人信不过。叶刘对香港特首位置一向有兴趣,但一直没能入闸,原因可能亦是北京有一些疑虑。

总之,2019 年带给全世界的震撼力,因为太过巨大,震央附近的人反而难以完全领悟。那是一场改变世人“叙事观”的地震。后来很多香港人移民,前殖民主母国也推出 BNO 特快收容政策,中国则对收容措施口诛笔伐,除了英国还包括其他国家。这些同情善待或者吸收香港人力资源和财富的行为,有时被视为干预香港及中国内政。

很久以前,亲中建制派总是说,如果香港人不满意,可以移民,但现在移民则同样会被视为扰乱大局,而受到狙击,要躲避政治压力,有些正在准备移民的人都不敢声张。为何如此,就因为中国一方面要对香港展示出不在乎外国看法,劝戒港人不要再挣扎,但另一方面中国亦很在乎国际舆论,否则不会那么关注 BNO 问题。按理说香港人要移民,就由他们移民,最好人滚地留,但事实上中国反应又很大。香港国安法重点打击对象之一,就是走国际路线的游说者。2019 年以来参加过国外游说的,现在不是流亡国外,就是正在坐牢。香港人不能跟外国人有政治联系。

一怒而走是最佳做法 

本港资深高级中产政客梁家杰在年初,也说了跟“叶刘离座”差不多意境的话:

“…7月1日后我已拒绝两个欧洲议会或美国邀请的网上对谈,最主要理由为何我认为要小心点,因为同一个对谈中可能有人说些不中听的话,中共中央不中听的话。你不发声即属默认,你应发声,我认为这些事情可免则免。”

叶刘也是为免被自家人污蔑“默认”台湾是独立国家,又可表达爱国之情,故一怒而走确是最佳做法。

追求香港自治利益的外国对口单位被法律封杀,建制派则被指令用自己的“国际线”垄断香港对外叙事。不过中国出入西方舆论的能力,没有俄罗斯精深,仍有很多“文化冲突”,战狼心性,便是“维持国际秩序”和“改造国际秩序”之争。况且“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中国人觉醒了,拥护党国以谋天下,但西人何尝不是“渐已醒”,党国对内叙事 (国耻史观) 极为管用,但对外注定比较艰难。2019年,改变了很多事情。

(※作者为香港评论者/作家,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