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鼠怀孕”作者撤稿 中国科研人员的底线在哪?

近日,中国多起学术论文引起争议,包括“公鼠怀孕”实验、马克思主义推翻相对论等。违背科研伦理和常识的研究项目为何频频出现?有学者认为,中国科学家追名逐利,一切科研为党服务,缺乏自由、开放的科研氛围,加上学术不端成本极低,导致科研荒诞不经。

中国科学家“公鼠怀孕”实验涉嫌违反伦理道德 

不久前,中国科学家发布研究成果,称已打破自然规律,成功进行雄性老鼠怀孕并产下幼鼠的研究。随后“公鼠怀孕”实验等相关词条登上热搜,引发广泛关注与争议。 

在这项中国海军医科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的实验中,研究团队将雄鼠和雌鼠连接起来,以血液交换供养雄鼠生殖环境,再将子宫和胚胎植入雄鼠体内,最终胚胎发育,雄鼠成功诞下10枚幼鼠。 

据多家媒体报道,“公鼠怀孕”实验涉及违反科研伦理规范问题。相关论文6月10日于BioRxiv期刊预印本上登出,但尚未正式发表,也未经过同行评议。迫于压力,该论文作者近日已提交撤稿请求。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张荣佳在国际学术交流平台PubPeer上发表声明,解释说研究团队只是为了好奇而做实验,希望外界“不要将本次研究与人类联系起来”。 

美国南卡大学商学院教授谢田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在生物、医学领域,国际学者在开展研究时会经过伦理审查委员会(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 简称IRB)的评估和把关,谢田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缺乏监管。 

谢田说:“我记得我看到过(男性怀孕)的类似研究,这种是不符合人间伦理道德的研究。同样,在生物学领域,老鼠也涉及伦理。在正常的国际社会中,如果研究涉及到用人做研究对象,马上会有IRB的审查,来看是否会在道德上造成影响。中国应该也学习了、仿造了这种模式,但是否真正执行,还是个问题。如果政府刻意违反人伦道德(支持研究),是另一个问题。”

这不是中国科研第一次试探伦理道德的底线。2018年,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及团队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对一对双胞胎胚胎进行基因改造并使这对双胞胎成功降生,该研究的伦理审查可能涉嫌伪造,引发世界震惊。迫于国际学界压力,中共当局成立调查组,南科大及其他机构均否认为贺建奎提供研究资金。最终贺建奎于2019年以非法行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虽然官方表了态,但中国科学家的国际声誉已被破坏殆尽。 

迎合上位者 社会科学研究也是重灾区 

不仅自然科学,在社会科学领域,中国频频出现荒诞的研究项目。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研究项目宣称,利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已推翻误导物理学界和人类认识世界基本方法的爱因斯坦相对论,为科学的健康发展扫清了一个重大障碍。”该项目日前被推荐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 

新闻一出,引发学界哄堂大笑,中国网友也一头雾水。有人评论说:“爱因斯坦的棺材板压不住了。”“我狠起来连太阳系都能推翻,反正我脸都不要了,还有什么东西是推翻不了的?”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科学界已经失去了求真的目标,各个出版社、期刊均由党领导,接受宣传部统一管理,投稿体系出现严重审稿漏洞,使得经不起推敲的伪科学笑话屡屡公之于众。 

夏明说:“中国现在整个科研风气是为政治服务,而在政治的虚荣和上位心的指导下,这些科学家和科研人员由利益驱动,语不惊人死不休。而且论文审稿过程,往往以政治为标准,所有的文人都变成御用文人,想尽一切办法论证政党或领袖的某些结论。” 

夏明表示,在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运动中,迎合好大喜功的心理,搞浮夸放卫星一时盛行。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曾发文“亩产万斤”,虚报夸大粮食产量,而现在中国学界为迎合当局的意识形态,也出现了“科研大跃进”的倒退趋势。 

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要加快建设科技强国,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根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报告,中国发表的SCI论文数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与第一名美国旗鼓相当,同时,中国SCI论文被引用次数也持续走高。 

但现实是,截至2020年7月,世界范围内共有23425篇SCI论文撤稿,其中来自中国的有10303篇,中国论文撤稿占世界44%,位居第一。撤稿论文多集中于自然科学领域,撤稿量排名前三的学科是物理学、基础生命科学和生物学。据撤稿观察网站的标注,近三年,被撤稿的中国SCI论文约六成是因为剽窃和错误。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