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宇说】直击河南暴雨 亲历者:死亡离我那么近

“直到在路上看到有人躺在担架上,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因为这场大暴雨而丧生,才第一次真实的感觉到死亡离我那么那么近。”

 7月20日,中国河南省近日遭遇罕见特大暴雨,多个城市出现内涝。截至当地时间22日上午,全省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

根据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此轮强降雨还造成全省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300.4万人受灾;已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5.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2.2亿元。

这几条网上看了不少新闻,但还是很难想象当地的情况到底如何。我采访到了两位在郑州工作的朋友,通过她们的亲述,我们也许能更近一步地窥见这场灾情的全貌。

大学时一个同学小郭在郑州一家银行工作,昨天在朋友圈报了平安。她跟我说,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河南暴雨亲历者朋友圈
河南暴雨亲历者朋友圈。(图:提供)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感觉就下午两个小时之内,就淹了。我那天还挺幸运的,一直在上班,也没想着蹚水回家。那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没回家,在单位住了一晚上。根本回不去,听说到处都在漏电,全是坑,还有的井盖被冲走了。昨天下午终于回家了,街上全是报废的车。其实真想好好在家休息休息,但是身为银行的打工人,今天又得来上班。”小郭说。

小郭拍摄的河南暴雨
小郭拍摄的河南暴雨。(图:提供)

而另一位在郑州工作的小月则比小郭更加深切地体会到了这场暴雨的无情。

“以前从没想过这种事情会离我这么近,昨天和同事蹚着快到大腿的水去地铁站。一开始也没觉得害怕,没想会这么严重。等好不容易走到了,我们才发现地铁口封了,当时觉得挺无助的,但也没太害怕。直到在路上看到有人躺在担架上,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因为这场大暴雨而丧生,才第一次真实的感觉到死亡离我那么那么近。我们后来在同事的公司过了一夜,说真的很害怕。第二天等情况好一些了我才回家,断水、断电、断网,我爬了32层楼才到家。来水了我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个澡,才觉得安心了好多。”小月说。

郑州特大暴雨 地铁被淹航班延迟停水停电停气
(网络图片)

从采访者的口述中,我听出其实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暴雨,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据中新网报道,河南省气象台副台长、正研级高工苏爱芳表示,针对这次强降雨过程,河南省气象局7月13日就关注到了,“特别是针对郑州市20日特大暴雨过程施行的是一级应急响应”。

20日当天,河南气象从凌晨开始就一直在发布暴雨警报,6点、9点、12点、16点,随着时间推移逐步从橙色上升到红色。根据《河南省气象灾害防御条例》,地方政府应该根据预警等级和应急预案,采取停工、停业、停课、交通管制等应急措施,尽管郑州市的暴雨预警等级一直维持在最高级别,但郑州市政府并未发布停工、停课要求。

这场暴雨将让人们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而无数平凡英雄伸出的援手,为这个城市带来了温暖的光亮。

20日的大雨中,一位母亲带着两个孩子掉进了泥坑,眼看三人要被泥坑吞没,这时,一名路过的男子,紧急过去救援,把两个孩子和母亲拉出泥坑,救了三条人命。事后,他表示:“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其实要是真没看见的话,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我看见了,这要是我的家人掉下去没人救,这是多伤心。”

除此之外,暴雨袭来,道路被淹,许多人被困在途中,郑州市民自发组织“爱心小屋”,为回家困难的陌生人提供安身之地。郑州图书馆一夜没有闭馆,收留了100多位“不归客”;民宿老板开放50家分店,提供免费落脚点。不断有网友发布可供避险的场所、免费救援车辆信息等,其中有学校、企业、商户,也有个人。

然而,也有人在此危难之时趁火打劫。

7月21日,河南郑州,因暴雨滞留在郑州的旅客@艺梵梵梵称,20日晚高铁站希岸酒店涨价到近三千元一晚,还没水没电。由于在冷水中跋涉了两个小时,全身水淋淋的太冷想去酒店要两条浴巾擦一下,结果遭到该酒店经理拒绝,并称不住宿不借浴巾。更令人气愤的是,该酒店还在二楼的走廊上铺上垫子,开始卖“地铺”,100元一晚,并且要求只有单身男性才可以买。

艺梵梵梵微博
艺梵梵梵微博。(图:微博)

另据其他网友爆料,还有不少有酒店或店铺也存在趁机涨价现象,其中就有一位网友留言称在郑州东站附近某酒店,有一位怀有8个月身孕的孕妇因大雨被困需要床位,该酒店就凑出来一张员工宿舍单人床位600元一晚,此外大厅的单人椅子100元一个位置,浴巾50元一条,且只能现金支付。

随后,希岸酒店官方发布致歉声明,称该加盟店违规操作,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监督检查,向该客人表示歉意。

危难之际,方见患难真情。暴雨淹没了城市,却淹没不了人心。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我们懂得了何为无能为力,何为命悬一线,何为死里逃生,更懂得了何为从天而降的英雄、何为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守望相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