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苦不能苦领导,温州银行上演魔幻操作

银行业的薪酬待遇,一直是社会关心的议题,最近,温州银行上演了一场魔幻操作,就招致外界的质疑和抨击。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温州银行2020年利润总额为354万元,与2019年的8亿元相比,降幅高达99.6%。

企业业绩大降,按理说,减薪应在情理之中。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员工纷纷降薪的同时,温州银行高管们的酬薪却逆势上升——

数据显示,该行员工2020年平均薪酬则下降至33.97万元,对比2019年的38.04万元,下降4.07万元,降幅10.7%。但董监高酬薪却升至2521万元,比2019年2344万元增加约177万元,人均薪酬更是涨了16.15%。 

针对对温州银行高管薪酬和员工薪酬一升一降等反常现象,记者向企业邮箱发函,但未获得回复,之后,又数次致电温州银行财报公布的董事会秘书联系电话,但对方均不予回复。 

人们常说,银行是躺着挣钱的行业,不过,在鱼叔我看来,这个说法恐怕并不确切,看看温州银行的财报数据,利润能从8亿元降到三百多万,说明当下银行业的竞争,其实也挺激烈的。

真要说躺着挣钱,那只能是某些银行的领导了,银行就像一座“金山”,真想靠山吃山,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比如温州银行领导们,挣不到银行的钱,那就挣员工的钱,割员工大腿的肉,填饱自己的肚子。 

如果说温州银行是一家私人企业,咱也没权说三道四。但事实并不是如此,温州银行的前身温州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17日,是在整合原温州市区29个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的基础上组建。

温州银行之前的大股东是温州民企新湖中宝,不过,后来因为屡屡爆雷,新湖中宝逐渐淡出,现在通过天眼查APP查询可以看到,温州银行已经成为一个国有控股的银行,国资控股的比例达到58%。 

温州银行股权结构
温州银行股权结构(图片来源于天眼查APP)

一家国有控股的银行,居然上演一场“再苦不能苦领导”的魔幻大戏,这不仅是内部薪酬分配不公平的问题,而且已经涉嫌对国有资产的侵吞。

那么请问,谁给了温州银行高管们的底气,温州银行的上级管理部门难道已经睡着了?浙江正在搞共同富裕示范,温州银行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对抗政策,偏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温州银行高管们的难看吃相,让我不禁想起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华尔街上演的类似一幕—— 

那次金融危机,导致华尔街的金融巨头哀鸿遍野,政府于是动用财政资金对这些巨头进行纾困。然而,等到危机一过,“华尔街银行家”们马上迫不及待地给自己发巨额奖金。

这些华尔街银行家,因此被当时的总统奥巴马以及媒体舆论骂作“肥猫”。

“肥猫”这个词,送给温州银行的高管们,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鱼眼观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