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疑似暴雷 大量租客被赶出公寓 这个冬天很难熬

 2020年的冬天对于蛋壳公寓数十万租户来说“特别难熬”。23日下午,有租客到蛋壳公寓上海办事处讨说法,遭遇“闭门羹”。维权的租客称:“我们花了钱却没房子住,来抗议也没用。去派出所报案,警察称这是民事不予立案。”

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爆发资金断链后,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蛋壳租客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虽然引发民众关注,但是蛋壳及相关部门迟迟没有拿出解决方案。

在整个事件中,不止是房客、房东、就连租金贷的服务方微众银行都在尝试用各种方式解决问题,而作为该事件的直接责任方,蛋壳公寓却始终装聋作哑。

据中央社报导,蛋壳公寓的上海办公室早在10日就将出入大门用木板封死,外头贴上分别对接业主和租客的服务点,有维权人士称这是为了分散抗争人潮。

23日下午100多人出现在位于上海闵行区的蛋壳租户服务点外,他们大多是年轻人,虽然有警察站在较远边上,但是仍然有租客在协调时被打伤。也有人不耐排队久候,最后却发现接待人员根本不在现场。

蛋壳接待维权者的小房间外贴著一张告示,上边标明接待者可能无法解决问题,但会如实上报给总部。上边写道“如果不能解答,请您谅解!别恐吓我,别伤害我,我压力很大,实在不行请您通过法律渠道或找相关部门提供帮助。”

一位女孩表示,大多数人以现金或货款的方式交了半年、一年的房租。蛋壳收到房租后应将钱付给房东。但是现在房东收不到钱,就会要求他们搬走。她的房东就是这样,已打了数次电话要求她马上搬走。

女孩称,现在已经找不到接待人员,打上海地区民众热线12345也没有得到回应,到派出所求助,警察说这是民事不予立案。很多人已有心理准备,即使打赢官司,也不一定能拿到补偿。

蛋壳公寓的定位是“专业的白领合租公寓”,因此租住的大部分是年轻人,刚出社会的他们,就受到了来自社会的“鞭打”。

现今中国大陆事故频发,有网友盘点近两年中国发生的金融事件称:“我骑车没碰ofo,饮料不点瑞幸,炒股没踩康美,小投资避开P2P,连麻将都不打,结果简简单单的一次租房,却眼看著自己踏进了雷区。”

有网友称长租公寓“爆雷”并不偶然,长租公寓领域公认的“模式”就是以砸钱营销、高价垄断收房、低价转租、15天装修即租等手段迅速扩展。这种模式需要大量房源及现金流周转,需要不断地借新债还旧债来保持运转,一旦资金链紧张就会直接暴雷。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就有53家长租公寓爆雷。2020年,沃客、喔客、青客、巢客、三彩家、城城找房、友客等长租公寓陆续“爆雷”。

2020年1月17日蛋壳登录美国纽交所,成为国内第二家在美国成功上市的长租公寓,是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最终蛋壳以每股13.5美元募集了1.49亿美元,创始人身价暴涨100亿元。当时在中国大陆到处都是看好蛋壳的舆论、新闻, 甚至还有人认为蛋壳的成功上市会带领长租公寓出现一波上市浪潮。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