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正在操控世界

随著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脸书(Facebook)如今已经是雄霸世界,掌控著全球至少七分之一人的个人信息,也成为了社会群体信息互动的重要平台,几乎就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就像中国人依赖于微信一样。但社群网站巨头们的权力过大,给世界的稳定性注入了难以预知的变数,越来越令各国政府担忧。通过美国大选,人们发现世界几大社交媒体为了获得最大利益,几乎都积极插足政治,见风使舵,控制及审查言论,左右政府政策,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操盘手。所谓的保持政治中立,维护言论自由,都变成了空话。

扎克伯格与脸书

马克‧扎克伯格,于1984年5月14日出生于美国纽约州白原市,一个犹太裔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自行开业的牙医医师,母亲曾是一名精神科医师。一直以来,扎克伯格声称自己为无神论者。

脸书CEO 扎克柏格
脸书CEO扎克柏格(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扎克伯格是一个天才般的电脑爱好者,从中学起就开始编写电脑软体程式,尤其喜欢设计沟通工具与游戏类。根据一位美国记者Jose Antonio Vargas当年的描述:“一些孩子玩电脑游戏,而扎克伯格创造电脑游戏。”

在扎克伯格高中时代,他的编程能力引起美国微软公司的注意,曾开出98万美元的年薪试图招揽这位贤才,不过刚满18岁的扎克伯格仍选择于2002年9月进入哈佛大学。

在哈佛时代,扎克伯格修习心理学与电脑,他超人的思维与能力被师生称誉为是“程式人”,二年级时,他连续开发出不同的程式供学生们使用,其中一个名为Facemash,让学生可以在一堆照片中选择最佳外貌的人。

2004年2月4日,扎克伯格发布了“Thefacebook”网站,网站最初仅限哈佛大学学生加入,但在上线后的第一个月内,哈佛大学的学士生中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人注册成为使用者。扎克伯格的四位哈佛同学,爱德华多‧萨维林、达斯汀‧莫斯克维兹、安德鲁‧麦考伦和克里斯‧休斯一起加入扎克伯格的团队,帮助他推广网站。

为专心发展自己的网站事业,扎克伯格在哈佛待了不到一个学期便辍学了。

“Thefacebook”网站很快扩展其营运范围至哥伦比亚、史丹佛和耶鲁大学等,允许大部份美国和加拿大境内的大学师生使用。成功的开端获得了PayPal共同创办人彼得‧西尔(Peter Thiel)的资金支持。

在2005年,脸书以20万美元购得facebook.com域名后将“The”从名称中去除,名称正式改为“Facebook”。

脸书
在2005年,脸书以20万美元购得facebook.com域名后将“The”从名称中去除,名称正式改为“Facebook”。(图片来源:Piqsels)

在2007年下半年,脸书已有超过10万个商业页面(可让公司进行宣传和吸引客户的页面)。

2008年6月20日,脸书推出中国简体、香港繁体和台湾正体三种语言版本。在2010年3月13日,当周Facebook的造访人次正式超越了Google。成为了美国造访人数第二高的网站,及全球社交媒体的龙头老大。

2012年5月17日,Facebook举行首次公开募股,协定价格为每股38美元,公司当时的市值为1,040亿美元,是至今价值最高的新挂牌上市公司。

2013年4月22日,Facebook宣布耗资15亿美元,在爱荷华州的阿尔图纳建造占地140万平方米的最大数据中心,代号为“弹弓”。

2015年8月,扎克伯格自豪地宣布每天使用脸书的人多达10亿,即全球七个人中就有一人使用脸书。扎克伯格自己的脸书帐户有多达5,360多万粉丝。

依照2020年10月22日的数据,扎克伯格持有Facebook控股权54%,其个人资产首次超越1,000亿美元大关,资产达到1,024亿美元,成为全球第四大富豪。

扎克伯格的中国情结

脸书曾给中国大陆的网民带来春天的曙光,但仅仅维持了一年,2009年7月,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维吾尔族人与汉族间的武力冲突,造成上百人的死亡,中共当局称这次事件是境外敌对势力在进行颠覆活动,冲突平息后,中共一方面围捕涉案的维吾尔族人,另一方面批评不受中共当局控制的脸书将真相传播给了世界,于是在中国境内的脸书被中共当局封杀了。

从那时起,扎克伯格一直努力尝试,试图让脸书重新进入中国大陆。因为中国的十四亿人口,就是社交媒体最庞大的市场。

2012年,扎克伯格与普莉希拉‧陈结婚,陈出生于美国麻萨诸塞州,是一位儿科医生,她的双亲是乘著越南难民船来到美国的越南华人难民,她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成婚之后,扎克伯格非常努力地学习中文。

2014年10月,扎克伯格在清华大学作演讲,全场秀中文,令中国人欢喜不已。他的演讲词中充满了对中国历史的颂扬,并强调他的公司有决心克服困难,进入中国市场。

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观西雅图微软公司总部,接见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19位美国互联网领军企业巨头,据报导称,扎克伯格握著习主席的手讲了1分半钟的中文,开头第一句话的大意是“我认同你的治国理念”。

据纽约时报报导,在2015年的白宫晚宴上,扎克伯格甚至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他即将出生的第一个孩子起中文名字—这通常是年长亲属或算命师才享有的特权。据一位出席该活动的人士说,习近平拒绝了。

接见结束后,扎克伯格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了洋洋洒洒的心得体会。

扎克伯格还努力塑造和展示自己“中国女婿”的形象,以及冒著雾霾天在北京天安门前晨跑的画面,努力打动北京的心。

2016年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在雾霾笼罩的天安门跑步
2016年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在雾霾笼罩的天安门跑步(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

北京也非常了解脸书在引导舆论方面的力量。纽约时报称,中国国有媒体采用购买广告的方式大肆宣传重要的外交活动。它的枯燥乏味的国有电视台与党的喉舌报纸在脸书上获得的“赞”,远远超过CNN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这样的西方新闻品牌,这可能是大举购买水军的结果。

2016年,据时报报导,脸书犹豫不决地采取了一些措施,试图接受中国的审查政策。那年夏天,脸书开发了一款工具,可以屏蔽某些特定地理区域的帖子。他们觉得这个工具能帮助脸书或当地合作伙伴根据北京的要求对内容进行审查,将有助于公司进入中国,但这一工具并未获得启用。

尽管扎克伯格有这么多的讨好行为,事情从未取得进展。

扎克伯格变脸

2016年,随著川普获胜,改变了对华政策,扎克伯格的对华态度也开始转变,他与川普见面达成了协议,站在正义一边,不断高举言论自由,并在一次听证会上指责中共“通过社交媒体窃取美国技术”。舆论认为扎克伯格好像放弃了对中共的幻想。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2019年10月,扎克伯格赴华府乔治城大学演讲时,他批评中国对互联网的审查违背言论自由的价值观,还说脸书等公司如果不去维护言论自由,中国式的互联网审查有朝一日就可能成为全球的准则。

他还提及抖音配合北京政府的审查,过滤有关香港示威活动的影片,反问:“这是我们要的网路吗?”,他又透露旗下的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等社群平台,现在无法在中国营运,是因为中国政府禁止特定内容。

美国之音引述扎克伯格的话说,“我们希望我们的服务进入中国,因为我相信有必要将整个世界连在一起,而且我认为我们可能会帮助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但我们就我们在那里经营而需要付出的代价永远都无法达成一致。他们从来不让我们进入”。

扎克伯格曾断然拒绝外界要求脸书应该加强管控发表在其上的讯息,据《金融时报》说,扎克伯格自认脸书不对政治人物的广告或贴文进行事实查证,是言论自由的捍卫者。

但随著川普在2020年大选中失势,扎克伯格似乎又转回去了,不断帮助民主党,打击川普阵营。许多包括部分川普或共和党支持者在内的部分美国乃至西方的保守派网民和大V,都曾因他们发布的言论违反了脸书的“规则”而遭到过禁言甚至帐号关停的处理。

据报导,美国大选期间,扎克伯格被控向数个摇摆州输送巨额资金,当中还包括选举法官的“薪水”,以试图影响和改变选举。

今年1月8日,扎克伯格表示,脸书将无限期封禁美国总统川普的帐号。这是川普过去4年美国总统任期里,社交媒体平台对他个人帐号施加的最严厉处罚。

有评论称,扎克伯格一向只关注金钱,不问政治,但在川普的执政年代里,扎克伯格成为了一只政治动物。“是一只可怕的变色龙。”

还有人认为,当扎克伯格成为了政治操盘手后,他就是希望网上的争吵越来越凶,让美国越来越分裂,才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流量。

脸书依然收钱替中国大外宣

尽管脸书走入中国无望,但扎克伯格并未完全放弃与中共保持良好关系。

据英国《新闻公报》(The Press Gazette)2月18日的报导,脸书收受中国官媒资金,帮助中共向脸书数百万用户作宣传,否认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遭迫害的消息。

报导提到,即使脸书在中国遭到封锁,但中国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日报》、《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在2018年以来的脸书广告帮助之下,在脸书全球前6大按赞数最高的新闻粉丝专页中,这几个媒体就占有5个。

以《中国日报》为例,该报去年10月的一篇文章仅向脸书支付400美元的费用,就能向100万以上的脸书用户进行宣传,利用广告指控西方国家“撒谎”和“散布假消息”,并在另一份影片指责有关新疆再教育营的报导是“完全错误”、“西方媒体的伎俩”,并称“新疆被压迫的报导是西方媒体拒绝放弃的迷思”。

《中国环球电视网》也向脸书支付广告费用,1月份,仅支付脸书200至299美元,推广一篇“西方媒体如何扭曲 #新疆寄宿学校”的文章;同月,该媒体的报导“新疆寄宿制学校的真正状况是甚么?这些学校给当地学生带来了甚么变化?”吸引100万脸书用户观看。

尽管出于违反政治倾向的规定,脸书已撤下《中国日报》和中国环球电视网的赞助内容,但此前这些新闻已推播数天,恐怕已传遍全球。

对此,脸书一名发言人解释,“作为提高广告透明度而不断努力的一份子,脸书不接受未揭露广告主的政治广告上架”。

据报导,反数位仇恨中心执行长艾哈迈德(Imran Ahmed)表示,脸书拿钱为北京宣传,否认中国侵害人权的现实,这实在“令人作恶”,“脸书宣称没注意到最受欢迎的6个新闻粉丝页面中,有5个正在推动分裂和粉饰暴行,这太荒谬了,没人会相信他们没有注意到。”

中国人为啥不能用脸书?

当局从2009年7月屏蔽了国内对Facebook访问,一直到今天,大陆网民依然无法正常登陆脸书页面。但中国一些政府部门,包括CCTV、环球时报、新华网、人民日报等官媒及其他私营媒体企业(如观察者网)都使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络进行对外宣传,扩大国际声誉。据德国之声报导,中国陕西省政府在Facebook做旅游广告。

2月18日,大陆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中国外交部的推特帐号数量有多少时,华春莹说,“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调查过有多少外国媒体和外交官使用微信、微博?为甚么外国人可以使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而中国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脸书呢?这只是增加一种同外国民众分享资讯、沟通交流的管道而已。”

《德国之声》报导此一事件时说,华春莹的回答记者提问时语出惊人,“令人哭笑不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中央社)

外媒指出,大陆外交部网站对于当天记者会的文字纪录中依旧保留在官方网页上,但网上相关报导的留言中却有很多人表示“恍然大悟”、“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是西方不让我们用”。有用户就华春莹所说“中国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脸书呢?”回应称:“是啊!问谁呢?”、“我觉得要么语文不好,要么智商欠费,一直没明白为甚么。”

在推特平台上有些评论认为华春莹只是“一时说漏嘴”,也有人说这是“明知故问”,更有人表示“华春莹代表广大网民提出了他们不敢提的问题”。

另有推特用户解读:“结合上下文,华春莹的意思应该是为甚么(外国媒体和外交官)可以使用中国的通讯平台,而(中国媒体和外交官)不能使用推特和脸书呢? 中国普通老百姓能算中国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