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正在操控世界

隨著社交媒體的快速發展,臉書(Facebook)如今已經是雄霸世界,掌控著全球至少七分之一人的個人信息,也成為了社會群體信息互動的重要平台,幾乎就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就像中國人依賴於微信一樣。但社群網站巨頭們的權力過大,給世界的穩定性注入了難以預知的變數,越來越令各國政府擔憂。通過美國大選,人們發現世界幾大社交媒體為了獲得最大利益,幾乎都積極插足政治,見風使舵,控制及審查言論,左右政府政策,成為了整個世界的操盤手。所謂的保持政治中立,維護言論自由,都變成了空話。

扎克伯格與臉書

馬克‧扎克伯格,於1984年5月14日出生於美國紐約州白原市,一個猶太裔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名自行開業的牙醫醫師,母親曾是一名精神科醫師。一直以來,扎克伯格聲稱自己為無神論者。

臉書CEO 扎克柏格
臉書CEO扎克柏格(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扎克伯格是一個天才般的電腦愛好者,從中學起就開始編寫電腦軟體程式,尤其喜歡設計溝通工具與遊戲類。根據一位美國記者Jose Antonio Vargas當年的描述:「一些孩子玩電腦遊戲,而扎克伯格創造電腦遊戲。」

在扎克伯格高中時代,他的編程能力引起美國微軟公司的注意,曾開出98萬美元的年薪試圖招攬這位賢才,不過剛滿18歲的扎克伯格仍選擇於2002年9月進入哈佛大學。

在哈佛時代,扎克伯格修習心理學與電腦,他超人的思維與能力被師生稱譽為是「程式人」,二年級時,他連續開發出不同的程式供學生們使用,其中一個名為Facemash,讓學生可以在一堆照片中選擇最佳外貌的人。

2004年2月4日,扎克伯格發布了「Thefacebook」網站,網站最初僅限哈佛大學學生加入,但在上線後的第一個月內,哈佛大學的學士生中有超過一半以上的人註冊成為使用者。扎克伯格的四位哈佛同學,愛德華多‧薩維林、達斯汀‧莫斯克維茲、安德魯‧麥考倫和克里斯‧休斯一起加入扎克伯格的團隊,幫助他推廣網站。

為專心發展自己的網站事業,扎克伯格在哈佛待了不到一個學期便輟學了。

「Thefacebook」網站很快擴展其營運範圍至哥倫比亞、史丹佛和耶魯大學等,允許大部份美國和加拿大境內的大學師生使用。成功的開端獲得了PayPal共同創辦人彼得‧西爾(Peter Thiel)的資金支持。

在2005年,臉書以20萬美元購得facebook.com域名後將「The」從名稱中去除,名稱正式改為「Facebook」。

臉書
在2005年,臉書以20萬美元購得facebook.com域名後將「The」從名稱中去除,名稱正式改為「Facebook」。(圖片來源:Piqsels)

在2007年下半年,臉書已有超過10萬個商業頁面(可讓公司進行宣傳和吸引客戶的頁面)。

2008年6月20日,臉書推出中國簡體、香港繁體和台灣正體三種語言版本。在2010年3月13日,當周Facebook的造訪人次正式超越了Google。成為了美國造訪人數第二高的網站,及全球社交媒體的龍頭老大。

2012年5月17日,Facebook舉行首次公開募股,協定價格為每股38美元,公司當時的市值為1,040億美元,是至今價值最高的新掛牌上市公司。

2013年4月22日,Facebook宣布耗資15億美元,在愛荷華州的阿爾圖納建造占地140萬平方米的最大數據中心,代號為「彈弓」。

2015年8月,扎克伯格自豪地宣布每天使用臉書的人多達10億,即全球七個人中就有一人使用臉書。扎克伯格自己的臉書帳戶有多達5,360多萬粉絲。

依照2020年10月22日的數據,扎克伯格持有Facebook控股權54%,其個人資產首次超越1,000億美元大關,資產達到1,024億美元,成為全球第四大富豪。

扎克伯格的中國情結

臉書曾給中國大陸的網民帶來春天的曙光,但僅僅維持了一年,2009年7月,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維吾爾族人與漢族間的武力衝突,造成上百人的死亡,中共當局稱這次事件是境外敵對勢力在進行顛覆活動,衝突平息後,中共一方面圍捕涉案的維吾爾族人,另一方面批評不受中共當局控制的臉書將真相傳播給了世界,於是在中國境內的臉書被中共當局封殺了。

從那時起,扎克伯格一直努力嘗試,試圖讓臉書重新進入中國大陸。因為中國的十四億人口,就是社交媒體最龐大的市場。

2012年,扎克伯格與普莉希拉‧陳結婚,陳出生於美國麻薩諸塞州,是一位兒科醫生,她的雙親是乘著越南難民船來到美國的越南華人難民,她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成婚之後,扎克伯格非常努力地學習中文。

2014年10月,扎克伯格在清華大學作演講,全場秀中文,令中國人歡喜不已。他的演講詞中充滿了對中國歷史的頌揚,並強調他的公司有決心克服困難,進入中國市場。

2015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觀西雅圖微軟公司總部,接見包括扎克伯格在內的19位美國互聯網領軍企業巨頭,據報導稱,扎克伯格握著習主席的手講了1分半鐘的中文,開頭第一句話的大意是「我認同你的治國理念」。

據紐約時報報導,在2015年的白宮晚宴上,扎克伯格甚至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他即將出生的第一個孩子起中文名字—這通常是年長親屬或算命師才享有的特權。據一位出席該活動的人士說,習近平拒絕了。

接見結束後,扎克伯格在個人社交媒體上寫了洋洋灑灑的心得體會。

扎克伯格還努力塑造和展示自己「中國女婿」的形象,以及冒著霧霾天在北京天安門前晨跑的畫面,努力打動北京的心。

2016年臉書創辦人扎克伯格在霧霾籠罩的天安門跑步
2016年臉書創辦人扎克伯格在霧霾籠罩的天安門跑步(圖片來源:public domain)

北京也非常了解臉書在引導輿論方面的力量。紐約時報稱,中國國有媒體採用購買廣告的方式大肆宣傳重要的外交活動。它的枯燥乏味的國有電視台與黨的喉舌報紙在臉書上獲得的「贊」,遠遠超過CNN和福克斯新聞(Fox News)這樣的西方新聞品牌,這可能是大舉購買水軍的結果。

2016年,據時報報導,臉書猶豫不決地採取了一些措施,試圖接受中國的審查政策。那年夏天,臉書開發了一款工具,可以屏蔽某些特定地理區域的帖子。他們覺得這個工具能幫助臉書或當地合作夥伴根據北京的要求對內容進行審查,將有助於公司進入中國,但這一工具並未獲得啟用。

儘管扎克伯格有這麼多的討好行為,事情從未取得進展。

扎克伯格變臉

2016年,隨著川普獲勝,改變了對華政策,扎克伯格的對華態度也開始轉變,他與川普見面達成了協議,站在正義一邊,不斷高舉言論自由,並在一次聽證會上指責中共「通過社交媒體竊取美國技術」。輿論認為扎克伯格好像放棄了對中共的幻想。

據香港《星島日報》報導,2019年10月,扎克伯格赴華府喬治城大學演講時,他批評中國對互聯網的審查違背言論自由的價值觀,還說臉書等公司如果不去維護言論自由,中國式的互聯網審查有朝一日就可能成為全球的準則。

他還提及抖音配合北京政府的審查,過濾有關香港示威活動的影片,反問:「這是我們要的網路嗎?」,他又透露旗下的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等社群平台,現在無法在中國營運,是因為中國政府禁止特定內容。

美國之音引述扎克伯格的話說,「我們希望我們的服務進入中國,因為我相信有必要將整個世界連在一起,而且我認為我們可能會幫助創造一個更加開放的社會」,「但我們就我們在那裡經營而需要付出的代價永遠都無法達成一致。他們從來不讓我們進入」。

扎克伯格曾斷然拒絕外界要求臉書應該加強管控發表在其上的訊息,據《金融時報》說,扎克伯格自認臉書不對政治人物的廣告或貼文進行事實查證,是言論自由的捍衛者。

但隨著川普在2020年大選中失勢,扎克伯格似乎又轉回去了,不斷幫助民主黨,打擊川普陣營。許多包括部分川普或共和黨支持者在內的部分美國乃至西方的保守派網民和大V,都曾因他們發布的言論違反了臉書的「規則」而遭到過禁言甚至帳號關停的處理。

據報導,美國大選期間,扎克伯格被控向數個搖擺州輸送巨額資金,當中還包括選舉法官的「薪水」,以試圖影響和改變選舉。

今年1月8日,扎克伯格表示,臉書將無限期封禁美國總統川普的帳號。這是川普過去4年美國總統任期里,社交媒體平台對他個人帳號施加的最嚴厲處罰。

有評論稱,扎克伯格一向只關注金錢,不問政治,但在川普的執政年代裡,扎克伯格成為了一隻政治動物。「是一隻可怕的變色龍。」

還有人認為,當扎克伯格成為了政治操盤手後,他就是希望網上的爭吵越來越凶,讓美國越來越分裂,才能給他帶來更多的流量。

臉書依然收錢替中國大外宣

儘管臉書走入中國無望,但扎克伯格並未完全放棄與中共保持良好關係。

據英國《新聞公報》(The Press Gazette)2月18日的報導,臉書收受中國官媒資金,幫助中共向臉書數百萬用戶作宣傳,否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遭迫害的消息。

報導提到,即使臉書在中國遭到封鎖,但中國官媒《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日報》、《新華社》、《人民日報》和《央視》在2018年以來的臉書廣告幫助之下,在臉書全球前6大按贊數最高的新聞粉絲專頁中,這幾個媒體就占有5個。

以《中國日報》為例,該報去年10月的一篇文章僅向臉書支付400美元的費用,就能向100萬以上的臉書用戶進行宣傳,利用廣告指控西方國家「撒謊」和「散布假消息」,並在另一份影片指責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報導是「完全錯誤」、「西方媒體的伎倆」,並稱「新疆被壓迫的報導是西方媒體拒絕放棄的迷思」。

《中國環球電視網》也向臉書支付廣告費用,1月份,僅支付臉書200至299美元,推廣一篇「西方媒體如何扭曲 #新疆寄宿學校」的文章;同月,該媒體的報導「新疆寄宿制學校的真正狀況是甚麼?這些學校給當地學生帶來了甚麼變化?」吸引100萬臉書用戶觀看。

儘管出於違反政治傾向的規定,臉書已撤下《中國日報》和中國環球電視網的贊助內容,但此前這些新聞已推播數天,恐怕已傳遍全球。

對此,臉書一名發言人解釋,「作為提高廣告透明度而不斷努力的一份子,臉書不接受未揭露廣告主的政治廣告上架」。

據報導,反數位仇恨中心執行長艾哈邁德(Imran Ahmed)表示,臉書拿錢為北京宣傳,否認中國侵害人權的現實,這實在「令人作惡」,「臉書宣稱沒注意到最受歡迎的6個新聞粉絲頁面中,有5個正在推動分裂和粉飾暴行,這太荒謬了,沒人會相信他們沒有注意到。」

中國人為啥不能用臉書?

當局從2009年7月屏蔽了國內對Facebook訪問,一直到今天,大陸網民依然無法正常登陸臉書頁面。但中國一些政府部門,包括CCTV、環球時報、新華網、人民日報等官媒及其他私營媒體企業(如觀察者網)都使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絡進行對外宣傳,擴大國際聲譽。據德國之聲報導,中國陝西省政府在Facebook做旅遊廣告。

2月18日,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中國外交部的推特帳號數量有多少時,華春瑩說,「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調查過有多少外國媒體和外交官使用微信、微博?為甚麼外國人可以使用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而中國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呢?這只是增加一種同外國民眾分享資訊、溝通交流的管道而已。」

《德國之聲》報導此一事件時說,華春瑩的回答記者提問時語出驚人,「令人哭笑不得」。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中央社)

外媒指出,大陸外交部網站對於當天記者會的文字紀錄中依舊保留在官方網頁上,但網上相關報導的留言中卻有很多人表示「恍然大悟」、「今天我才明白原來是西方不讓我們用」。有用戶就華春瑩所說「中國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呢?」回應稱:「是啊!問誰呢?」、「我覺得要麼語文不好,要麼智商欠費,一直沒明白為甚麼。」

在推特平台上有些評論認為華春瑩只是「一時說漏嘴」,也有人說這是「明知故問」,更有人表示「華春瑩代表廣大網民提出了他們不敢提的問題」。

另有推特用戶解讀:「結合上下文,華春瑩的意思應該是為甚麼(外國媒體和外交官)可以使用中國的通訊平台,而(中國媒體和外交官)不能使用推特和臉書呢? 中國普通老百姓能算中國人?」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