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平民子弟血祭和蛋炒饭 历史的车轮饶得了谁?

随著长津湖上演,在中国的政治语境里,反美属于现阶段的政治正确。 

之所以强调是现阶段,是因为党从来不讲信用,也更不讲逻辑,昨天政治正确的表忠,也许就成了后天读书人供认不讳的罪证。 

比如,当年的大鸣大放,言者无罪的积极分子,转眼就成了夹边沟的冤魂;再比如,当年造反有理,没多久也都成了文革“三种人”(造反派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份子);思想解放的先锋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民营企业家转眼成黑心奸商,再来一轮打土豪公私合营,中越自卫反击战英雄,没几年都成了影响稳定的维稳重点等等,你是甚么并不重要,都是党说了算。 

但甚么是党这也很飘忽,毛泽东喜欢杀人,邓小平喜欢赚钱,江书记喜欢弹吉他训记者恐吓台湾,胡主席到底喜欢干啥至今也模糊不清。但突然杀出的200斤喜欢背书单抄作业,抄一半毛泽东,抄一半汉武帝,抄一半道光、抄一半崇祯。抄者辛苦,看的迷糊,这哥们到底要干嘛? 

这不,钦定反美,边打边谈,美其名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精神。于是,那个被遗忘在所谓荣军院的韩战严重伤残老兵周全弟,在垂暮之年迎来70年第二个“高光时刻”。 

但很多年以前,我就知道他的故事。但和光荣无关,而是有人投诉,荣军院对这些重度残疾,且孤苦无依的老兵非常冷漠。记得当时的投诉人说了一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著,他们现在就是赖活著。 

现在,他们藏起70年被遗忘的和孤独终老的悲哀,全力试图踩著党国的节奏表演。 

但可以确定的是,即便是表演,党国连道具都懒得布置,或者是认为不值得布置。他那个手工焊接的廉价代步三轮车暴露了真相。曾经的红颜他嫁,亲情漠然,内心的凄凉,其实就藏在那慷概激昂的表演之下,无言的呈现。 

其实对这些我们并不陌生。把血腥的战争浪漫化,是所有独裁者共用的驭民术之一。在统治者划定的语境中,死者无言,伤残者求苟活,幸存者自我美化包装求名与利。而沉寂40多年后的韩战突然高光,和讳言中越战争,只是党国逻辑呈现在现实需求上的两个断面。 

通俗地说,你要么奉旨光荣,要么无条件住口,都只是根据领导的需求。 

历史虽然总是被扭曲,但偶尔总有一丝光穿破黑暗。 

解放军自己的作家、韩战一线亲历者刘家驹的战地回忆文章,撕破了所有的浪漫的画皮,露出的是枪杀向导、处决不听话的士兵、军队补给极度匮乏,士兵吃死去的战友的内脏,高级军官的特供品食品堆积如山,一线尸山血海,中国军人伤亡高达98万以上,占参战总量的一半!惨绝人寰。 

但刘先生尸骨未寒,他那字字浸血的文字,就已成敏感词。虽然,他曾为党国出生入死。 

历史的吊诡在于,所有故事并不都是由统治者讲述。 

对比朝鲜金氏家族的世袭,和朝鲜人嗷嗷待哺的困境,中国的读书人突然惊出一身冷汗,这场百万平民子弟的血祭,换来了他们做梦也不敢想的结局,毛泽东那唯一能够接班的儿子也死了。 

如果一定要给这场战争一个正面的评价,这是唯一,但至关重要的一笔!百万平民子弟的献祭,终换来了数亿人躲过了世袭。以至于,“蛋炒饭”三个字年度周期性的刷屏。 

放在历史的天秤上,一个人的蛋炒饭,和98万人的死亡,是一个极其微妙又难以读取的资料。 

所以,我们看见了中宣部和国家机器紧急封杀“蛋炒饭”,禁言、抓人,他们深信,只要祭出这两大法宝,天下风清水静! 

其实,当年秦始皇和朱元璋都这么想。结局我们也都知道了,秦二世而亡,明百万朱家王族死难全尸。 

我觉得都不需要那么宏大的历史视觉去看待习近平版的韩战重构。先把16岁就为你们党国献出了四肢的周家弟的三轮车换成轮椅吧,毕竟,韭菜有涯、炮灰有限! 

在所有人治的范本里,歌颂和揭竿而起,有时候只隔著一个工资单的距离。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