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太深!上海小红楼案被迅速降温 背后藏更大内幕

中国新浪微博上近日突然开始热转上海“小红楼”案件,话题阅读量暴增6亿,但短短几个小时热搜又迅速被撤掉,引发网友的强烈不满:“想当初李云迪嫖娼微博热搜连挂三天,到了小红楼问题就开始秒删。”

从12月2日开始,微博突然热传2020年12月已经结审的上海“小红楼”案件(赵富强涉黑案),这起骇人听闻的旧案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但随着网络审查员开始大规模删帖,又迅速“降温”。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中国经营报等8家媒体报道这起案件之外,其发生地上海市没有任何一家官方媒体或者民间自媒体发声。

这起案件的处理方式让网友想起了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钢琴王子”李云迪嫖娼案。12月5日,微博网友“哲学式生存”发帖表示,“李云迪嫖娼全国548家媒体一起评论转发,大有破鼓万人捶的架势,怎么到了小红楼这种祸国殃民的事件,全国媒体和话题博主都开始选择性失明了呢?”

上海小红楼
网友评论。(图片来源:微博)

另有网友留言说:“喉舌媒体装聋作哑,明哲保身。”、“今天已经没怎么看到小红楼案的议论了,央媒集中火力骂美国。”、“如果换成美国的事情热搜能挂到明年😂。”

10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官方微博证实,在海内外都很有名、有着“钢琴王子”之称的李云迪因“嫖娼”被“训练有素”的朝阳群众举报后,已被行政拘留。

通告发出不足一个半小时,中共官媒接连发文置评,该事件也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前两名。有评论指,从官媒的迅即反应和一致伐挞,以及快速冲上热搜来看,明显是当局事先安排好的统一行动,而这样的操作在以往诸多热门事件中屡见不鲜,且背后并不单纯。

上海“小红楼”案是指发生在2000年至2019年间,来自江苏的赵富强长期通过行贿、请喝花酒、性招待等手段,拉拢相关官员敛财。由于赵富强买下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632号,并在这处距离区政府约300米的红砖建筑设置招待所,做起了圈养女性强迫卖淫等勾当,因此坊间以上海“小红楼”称呼这起事件,也有中国网友将此案称作中国版“N号房事件”。

案件更多细节:【上海小红楼】官商勾结敛财 女人血泪铸成人间地狱

上海“小红楼”案暗藏政治角斗

上海“小红楼”案件再翻出与当年主审此案的法官落马有直接关系。今年11月初,履新中国上海市松江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才两个多月的张铮落马,张也是这起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赵富强等38人涉黑案的审判长。

由于涉及个人隐私,上海“小红楼”案以不公开方式进行庭审。2020年12月30日,小红楼的主人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入狱;背后13名官员、国企干部落马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7年不等,包括上海市纪监委发布消息称上海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杨浦区人民法院原院长任涌飞,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以及工商局杨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长冯伯平等人均为赵富强的“保护伞”。

而上述官员级别最高的是正处级,其他全部为科级,外界质疑,上海小红楼20年来,应该不只13名官员去过红楼享受过服务,也不只这13名官员充当“保护伞”。从赵富强组织从事的房屋租赁业务遍布全市9个区,地址涉及1300余处,以及赵富强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的栏目等方面来看,还有更大的官没有爆出来。

根据上海官方早前发布的新闻稿,2012年决定建设的“平安上海”,是现政治局常委韩正升任上海市书记的一项“大政绩”。2016年7月,《平安上海》电视栏目正式播出。2017年2月,中共十九大换届年,韩正出席当年度“平安上海”建设推进大会,并在大会上细数了相关成绩。而赵富强正是在2017年接手的上海频道法制栏目《平安上海》。

另据海外社交媒体及华人媒体的相关消息,该案还涉及到同为江苏籍的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的某些主要领导,以及早年曾在杨浦区任职的现上海高官。而时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务副市长陈寅,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机关党工委书记诸葛宇杰,市府副市长宗明以及市府副秘书长金兴明等领导早先均出道于杨浦区。

该案还涉及到前任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和现任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以及杨浦区委副书记兼杨浦区区长谢坚钢,还包括前后两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局长与曾经出入过该高级私人会所的其他各级领导人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