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国:《环球时报》调查报导也被删 记者们“配合党演戏”

自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当局加大了对网络及媒体的审查力度。时常出现《财新网》、《中国新闻周刊》、《南方周末》等媒体深入报道武汉肺炎疫情新闻被下架的消息。近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一篇披露武汉医院疫情爆发内幕的调查报道也被“消失”。官媒记者对外媒表示,在当下的中国,“已经不知道稿子怎么写”。

日前《环球时报》记者樊巍3月16日发出一篇调查报导:《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樊巍透过采访一线医生,披露了此次疫情上报遭隐匿、李文亮医生遭威胁开除、医疗人员不被允许穿防护服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导致的种种事实。不过,文稿刊出不久后,遭到删除。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另一位党媒记者Henry Jian报导了武汉志愿者如何在小区服务,表现“正能量、温馨、中国小人物的故事”。他心想这应该符合编辑的需求吧,但是,稿最后“被毙了”。

“领导的意思是……不让宣传民间的力量。”Henry Jian说,稿子也不知道要怎么写,“照事实写…….也不行。”

这类抱怨正在官方媒体内不断滋长,Henry Jiang自嘲,有能力的人离职,没有能力的人就继续配合党机器“当演员”。

一家国有媒体工作的记者CindyYu也自嘲说,自己的采访工作“像是导演一样”。她的领导直接要求她交出受访者“夸赞中共”的影片。她有次私下向领导抱怨,“有政治任务我了解,但可不可以不要让我演戏?”

80后、毕业于北大新闻学院的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方可成说, “当政治忠诚被提升到一个很高的地位,监督报导被视为一个不忠诚的体现……比如你去报导一些灾难事件时,你对这个事件的追责、反思,能够到什么程度?你是只能去追责到一个基层官员?还是到第一个主政的地方官员?还是能追责、反思背后的体系?”

他还表示,中国新闻人正面临来自官方、同学、或在网上被举报的压力,处于过度谨慎的状态。而越少人愿意说真话,这个社会就越加危险。

但也有很多大陆媒体人通过各种渠道发布中共掩盖疫情的黑幕,如武汉作家方方坚持写封城日记在自媒体上披露疫情真相。原央视主持人李泽华亲自前往武汉探访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青山殡仪馆等在网络上颇有争议的地点,最后失联至今仍无消息。

中共某家官媒记者王雅各(Jacob Wang,音译)也是敢于曝光疫情的媒体人之一。在疫情爆发之初,王就曾采访过武汉,记录下政府应对疫情失败的第一手资讯,如今的他频频在社群平台与媒体上发文,揭发当局文过饰非的恶行。

王雅各告诉纽约时报,他知道武汉仍然处于危机之中。当局却持续宣扬武汉当地情况相当好、疫情已获全面控制的假消息,当他最近在网上看到有报导称,位于新冠毒疫情中心“武汉的生活越来越好”时,他非常愤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