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封城后遗症吗?墨尔本人已有些明显症状

目前,维州的封锁措施正在一步步放宽,但是,澳媒却报道称,墨尔本人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封锁的“后遗症”。

时代报报道称,Claire Bravin和她的家人在一个周日去了一家咖啡馆。“这是美好的一天,阳光明媚,COVID-19疫情的相关限制进一步放松了,” Bravin说:“我其实有点不知所措,我的女儿建议我们点个Uber Eats,然后坐在院子里吃。”

“出于谨慎考虑,我想更安全一点再出去。长期以来,政府传递的信息一直是COVID-19病毒可能很轻易就致命,现在突然让我们出门其实有点困难。”

“我们是理性、明智的人,我们不会在12月1日之前去购物中心。”

在经历了世界上最严格的封锁措施之后,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预测这将是一个特殊的夏季。

维州政府官方信息已经从留在家里到保持安全,到现在的保持开放。

Bravin对维州的好转表示很高兴,并说她为维州感到无比自豪。

她在12月6日预订了一家餐厅,以庆祝女儿的生日。

“我们的家人将采取过渡方式,慢慢回到以前正常的生活,包括外出就餐、看电影以及零售购物等。不过这个过程可能没有其他人那么快。”

墨尔本大学临床心理学高级讲师Nicholas Van Dam博士说,在其他国家有充分的文献记载,封锁之后,人们不愿再出门。

中国政府发放了数十亿元的购物券,但一些城市中的人们已经不愿意回到饭店、购物商场里。

8月,英国政府实施了“外出就餐帮助计划”,以鼓励人们回到餐馆就餐。

澳大利亚零售商协会首席执行官Paul Zahra对生活恢复感到乐观。

但是,超过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他们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有信心在餐馆和咖啡厅吃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