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建筑业巨头Probuild轰然倒下 折射系统性危机

在其南非母公司放弃进一步资金支持后,澳大利亚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Probuild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全澳数百名工人失业,上千名承包商遭受损失。

德勤公司周四(24日)被任命为Probuild一些公司实体的清算人。

Probuild的母公司、总部位于南非约翰内斯堡的Wilson Bayly Holmes-Ovcon(WBHO)周三(23日)表示,它正在撤回对澳大利亚业务的进一步资助,并将启动清算程序。

布里斯班建筑工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他被告知工地在周三晚间关闭。他说:“上头告诉我们收拾好工具走人,因为Probuild在澳大利亚的所有项目都拉闸了。”

这名工人说,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参与建造的高端公寓楼一直受到长期拖延的困扰。

另一名分包商说,他的公司被拖欠了至少25万澳元,其他公司被拖欠的金额更多,建筑工人被拖欠的金额可能达到数百万。

Probuild在维州、新州、西澳和昆士兰拥有520多名员工,总部设在墨尔本,负责管理。

Probuild去年准备出售给中国国家建筑工程公司。然而,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这项交易。

据悉,Probuild在全澳各地都有重大工程,包括墨尔本会议中心和新的维州警察总部,以及在悉尼达令港的”IMAX “大楼,还参与了为生物技术巨头CSL建造一个新的总部大楼和研究中心。

根据该公司的网站,它在过去五年中交付了超过10,000套公寓,目前有超过30万平方米的商业办公空间正在建设中。

自1988年以来,Probuild参与了标志性的南半球最大购物中心Chadstone各个阶段的重建,包括获奖的West Mall重建项目。

Probuild去年的收入为13亿澳元。然而,长期延误导致一些项目远远超出预算。尽管疫情带动了建筑业的繁荣,但去年该公司的利润只有400万元,利润率只有微薄的0.3%。

由于设计上的困难和两年的延迟,位于布里斯班47层高的皇后街443号河边公寓项目亏损4500万元。业内人士称,皇后街项目的总损失可能高达1.2亿澳元。

在周三对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的一份声明中,WBHO表示,澳大利亚建筑市场的 “风险与回报水平”以及资源的枯竭意味着该公司将不再向Probuild提供财政援助。

“澳大利亚的建筑环境也变得越来越挑战……大型建筑项目的潜在风险超过了目前的利润率,” WBHO说。

Probuild目前澳洲各地的在建工程约为50亿澳元。

建筑行业系统性崩塌

对于Probuild的倒闭,业内人士称,这不是一家公司被疫情吞噬,而建筑业系统性崩溃的结果。

 澳洲金融评论的报导称,无论是在基础设施还是商业建筑领域,澳大利亚都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项目业主希望将项目的所有风险推给建筑公司,通常是通过固定价格合同。面对激烈的竞争,建筑公司以极其微薄的利润承接这些合同。例如,Lendlease的建筑部门在2022年的目标EBITDA利润率为2%至3%。

 当你考虑到一个大项目的风险和复杂性时,这个利润率似乎很疯狂。这些合同给建筑公司提供的回收利润的渠道很少。当建筑公司绝望的接受这些合同后,往往发现自己承担了过大的风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