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被移交检方审讯 当局疑加快办案进程

4月26日,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已被移送到检方审查起诉。有分析人士称,通报虽短,但是可以看出,和以往相比,中共当局加快了办案节奏。

河北保定高碑店市公安局4月26日发布通报称,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近日,案件已经侦查终结,移送高碑店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此前,多家媒体报导,河北当局在4月21日正式批捕孙大午等人。

批捕通知书显示,当局对孙大午提出八项指控:分别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妨害公务罪。

同时被批捕的包括副监事长孙德华和孙志华、董事长孙萌、集团总经理刘平、集团副总经理靳凤羽和集团办秘书纪玮莲。他们的罪名是非法采矿、强迫交易、诈骗等。

港媒分析称,4月21日孙大午等人被批捕。4月26日,孙大午等人被移送到检方审查起诉,种种迹象表明,当局在加快办案节奏。另有消息称,当地政府已派出29个工作组接管孙大午的公司。

孙大午简介

孙大午是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公司的创始人。因他坚持独立办企业,造福普通民众和职工、拒绝和权力勾结,孙大午被媒体誉为企业家的良心。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九千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人民币,下同),年产值超过30亿元。

2003年,大午集团因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受到当局的警告。警方称这些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并要求其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2015年,孙大午撰文公开支持维权律师,引起当局不满。

2020年10月13日,孙大午在微博上发帖,“有人说,什么叫社会黑?晴天白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熙熙攘攘,你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有权有势的横行霸道,有理有据的寸步难行;白天活见鬼,夜里死见人。”

舆论普遍认为,孙大午被当局指控,是因为他长期公开抨击时政,并创办福利医院免费医疗,触及地方政府的利益。

案件始末

据维权网报导,2020年11月11日凌晨,河北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罪名抓捕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负责人孙大午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20多人。

中国当局指控孙大午等人所谓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实上是大午公司向内部职工(大午公司的职工甚本都是当地村民)和职工亲友的借款,大午公司出具借据。由于大午公司支付的利息比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要高,因此他们很愿意把钱借给大午公司。

维权网援引据知情人称,大午公司向员工借款并非秘密,企业发展至今30多年来一直存在,也从没出现过偿还兑付问题。有些员工在暂时没有大的资金开销的情况下,就把工资特别是奖金以借款的形式放在公司;当地农户习惯用自产玉米在大午集团的饲料厂兑换饲料,但有的农户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饲料,或者直接把玉米折算成现金,放在大午集团“吃利息”。因为大午集团给出的借款利息比银行要高,还有周边的一些村民(数量极少),也把现金借给大午集团。

这些本来是村民自愿的行为。但目前大午公司由官方接管,他们在给把钱借给大午公司的村民登记时,要求他们证明是被迫将钱借给大午公司的,否则就不给登记。一些村民担心拿不回自己的钱,被迫按照官方的意图做伪证。

另外,公司向村民租地进行经营,本来也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但警方诱导村民证明,他们并非自愿将地租给大午公司的。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政府组织所谓的“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公司所有印章全被收缴,公司资产全被政府接管。目前公司经营收入一落千丈,一些员工家庭经济已陷入困境。政府在公司的对外路口设卡,所有进入公司的外来人员均被盘查。律所被当局禁止私自介入案件。媒体、网络上有关案件的报道、评论也被删除屏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