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COVID-19患者康复后多出现“疲劳”后遗症

COVID-19爆发至今已近两年,国际医学期刊《刺针》(The Lancet)8月底发布了一项针对COVID-19后遗症(又称长期新冠)的研究。研究显示,大多数的康复者皆有疲劳和肌肉乏力状态。

据香港01报道,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曹彬、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王先广,以及国家呼吸医学中心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王建伟共同主导了该项研究。团队跟踪了1276名从武汉金银潭医院出院的患者,并分析他们6个月后和12个月后的健康状况和生活情况。大多数痊愈患者的身体功能都恢复良好,但多达四分之三的康复者仍有“疲劳或肌肉无力”等至少一种持续症状。

研究中,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9岁,864名患者需要鼻导管和脸罩吸氧;94名需要经鼻高流量氧疗或无创通气、有创机械通气,54名患者曾入住ICU,大部分患者皆为危重病患。

研究显示,大部分康复出院的患者身体各功能都会逐渐恢复,可继续工作,但健康状况仍低于对照人群。不少人仍面临各种后遗症,如睡眠障碍、脱发、味觉和嗅觉失调、头痛、关节疼痛、焦虑或抑郁症。后遗症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退,至少一种后遗症的比例会减少,从出院6个月后的68%下降到12个月的49%。 

COVID-19的后遗症与SARS相似,最常见的症状是“疲劳或肌肉无力”。此症状从6个月时的52%下降到12个月的20%。但是,导致“疲劳或肌肉无力”的原因尚不清楚。 

该研究还发现,一些症状在出院12个月时比6个月时的情况严重。呼吸困难从6个月的26%上升到12个月的30%。在这一年的观察中,中度患者的肺弥散障碍高达20%至30%;危重病患则高达54%。此外,出院后的时间越长,康复者的焦虑和抑郁也越高,6个月后为23%,12个月后上升至26%。

研究指,康复者出现的慢性或迟发性心理症状,有可能是病毒感染的直接影响,也可能是身体不正常的免疫反应、免疫系统的过度激活或自身免疫反应。另外,不排除其它因素如社交减少、孤独、身体未完全康复或失业等也会影响患者的精神状况。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表示,COVID-19的后遗症界定范围很广,有些并非COVID-19病毒所致;社会歧视、患者担心健康也会导致失眠和抑郁。他透露,1276名患者存在的后遗症中,到底哪些因为病毒感染、药物、心理或精神问题所致,还需更多深入研究。

肺外器官受影响

研究也指,COVID-19虽属于一种呼吸道病毒,主要影响肺部,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很多症状从肺部蔓延至肺外器官,因此认为该病毒不只是引起肺炎。

今年4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八版 修订版)》显示,COVID-19除了涉及肺部,还涉及到脾脏、肺门淋巴结和骨髓、心脏和血管、肝脏和胆囊、肾脏等其他器官。

今年7月,《刺针》对来自56个国家共3762患者进行7个月的跟踪研究,发现多数患者康复时间超过35周,并经历了55.9个症状,涉及9.1个器官系统。6个月后,逾50%的康复者出现疲劳和认知功能障碍等症状。

COVID-19会影响神经系统?

去年3月,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表示,新冠重症患者在治疗过程中会出现抽搐、意识障碍和中枢神经系统受累的状况,患者的脑脊液中也发现了新冠病毒的核酸。但他认为,该病毒侵害神经系统的概率不高。

但是香港大学等多单位联合在《细胞研究》(Cell Research)在去年8月发论文指,COVID-19病毒会直接感染神经系统,还会感染人脑中的皮质神经元和神经祖细胞。 

应对新冠后遗症的方法 

曹彬曾表示,医疗人员要对患者重要器官的保护做到细致化,以应对中远期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此外,健康宣教也很重要,让患者知道3个月或半年的各种症状。

他还认为,必须对患者检测肺外的脏器功能,比如血栓、新发糖尿病等,并对患者用药要小心。

据报道,国际间已将“长期新冠”列为优先项目,并启动了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今年2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启动了一项11.5亿美元的研究计划。中国卫健委、民政部等4部门联合制定《新冠肺炎出院患者主要功能障碍康复治疗方案》,对呼吸功能、心脏功能、躯体功能、心理功能以及日常生活活动能力障碍的主要表现、评估方法和康复训练方法作出规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