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残疾小粉红呼救 前中共官员:官方不会在乎你

中国陕西西安COVID-19疫情爆发,目前仍处于封城状态,当地一名退役射击运动员因生活陷入困境,官方对其视而不见,在社交平台发帖求助。由于该名运动员一直自诩爱党爱国,还曾围攻撰写武汉封城日记的中国作家方方,因此有不少网友嘲讽他:“不要给境外势力递刀子。”前中国政府官员则表示,像此类弱势人士,即便拼命表现爱党爱国言论,也不会令官方真正在乎他。

据微博博主“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发帖求助称,他出生于1979年,曾是一名射击运动员,与奥运金牌射击队教练李杰曾是队友,他当时的教练名叫“朱贤强”。13岁那年,他因被队友误伤导致残疾,此后他做过3次手术,但在他受伤3年后,西安市灞桥体委(现改名文化体育局)表示不再管他,只赔偿他3万元人民币。如今他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治疗需要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巨额费用,让他家庭债台高筑,难以为继。

“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最后感叹道,“国家的体育在振兴,但是每一个国际金牌的后头,有很多默默付出的人,都是浪里淘沙出来的。当初我如果不是受伤,那么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呢?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为国家受伤后,后来国家不管我了?”

“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还附上了自己的支付宝帐号募捐,向大众求助,“我只是想活着,妻子不能没有丈夫,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母亲不能没有儿子😢。”他说。

“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此前曾多次发表“爱国”言论,还辱骂作家方方,扬言要枪毙、凌迟处死教师宋庚一,甚至辱骂与其言论不符的网友是“恨国党”,因此遭到部分网友围攻。

 “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也称,因他手机号已经公开,导致骂他的电话和短信24小时持续不断。

西安残疾小粉红呼救
(图片来源:微博)

有网友留言说:“陌生人,看了你的遭遇,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多了解一下真实的世界,多反思一下以前的所做作为,不要抱怨不要愤怒,做个好人吧。”

另有一名网友说:“只有刀割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喊疼,别人被割被砍都不应该疼。这种例子太多了,自己没被刀割之前岁月静好,甚至未经他人苦还要劝他人善。”

据公开资料显示,李杰是中国射击运动员,2002年先在亚运会的10米气步枪赢得金牌,后又在世界锦标赛的10米气步枪中取得亚军。 2004年,李杰在雅典赢得世界杯10米气步枪季军。 2006年他在多哈亚运会的男子团体气步枪小项中,与队友刘天佑和朱启南共同赢得金牌,是此次亚运会的首面金牌。

据新华社早前报道,李杰的母亲牛英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有一次训练时老师外出,临时安排班长管理队员,结果一不小心伤了一名队员,李杰叫上另一名同学将其送进了医院。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针对“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所指遭体育局抛弃的说法,西安市灞桥区文体局未作出正面回应,仅称现在射击队并不在灞桥文体局的管辖范围。

曾担任地方政法委书记的匿名人士认为,像“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这样的弱势人士,即便是拼命表现所谓的“正能量”,也不会被官方真正在乎。

笔名“卖菜大爷的”网络评论员则撰文称,“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的问题涉及到城市低保、医保、残疾运动员保障等问题,“当铁拳落在个人头上时,他们才想起来需要有人为他们发声。”

最近一年,从辱骂方方的李丹身患癌症求助无门,到郑州地铁五号线遇难者沙涛的“小粉红”妻子,再到西安这名身陷绝境的残疾运动员,均引发民间反思。

报道称,近年来,中国文宣部门加大了红色意识形态宣传,并以民族主义说辞煽动民众,并围攻异议人士。但基本保障缺失、官方漠视民生甚至生命的做法,很快让这些被蛊惑的人自身受到致命伤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