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崩溃的证据

吉尔吉斯位于新疆南疆的阿克苏以西,喀什的西北,属前苏联中亚五国,其中与中国有边境接壤的三国之一;由于南边的塔吉克,只有一个海拔高达4,368米的陆路关口,每年冬天有5个月封关,因此西连乌兹别克与塔吉克,北连哈萨克的吉尔吉斯,正是中共打算经营“一带一路”西进的必经关口,是战略要冲之地。

然而正是这个国家,近年不断爆发反中浪潮,原因非常简单─由于属首批“倡议”一带一路的国家,中国资金与公司大量涌进,带来了一连串的典型问题,包括高达全国43%的外债属中国债,而总债务占全国GDP近六成之多;以此推算,除非吉尔吉斯长期能保持5%以上的高速经济发展,否则几乎无法偿还各国特别是中国的债务,正是“一带一路债务陷阱”的典型例子。

至于中国资金带来的问题,大家都耳熟能详─最大笔资金都是用来贿赂官员,借债兴建大量大白象工程,批出合约给中国公司营运与承建,买起当地的矿产、基建,换来的就是豆腐渣工程,中国员工与当地人民的种族冲突;掘矿污染当地水源,在当地的“贸易物流中心”变中国租界,批出垄断供电的电厂合约,完工后长期断电瘫痪,最后被揭发如前总理伊沙科夫(Saper Isakov)的贪污案,其口供指相关合约与工程,完全由中国方面决定控制。

因此近年来,类似的争议已多次触发反中国的示威浪潮,如2019年的爆发时,抗议者不但要求限制中国公司,更要求驱逐来自中国的非法移民,禁止两国人民通婚,全面限制中国移民数量等;这些“本土议题”,大家应该非常熟识,亦种下了吉尔吉斯人民,对举国政治贪污腐化的不满。种“一带一路”的因,结革命与政变的果,这时候却鲜见平日批判西方是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又或者常问大家,为何不关心穷国问题的,那些自命左翼人士,关心一下中共在中亚的中华帝国主义呢?

才在上月(9月)13-14日中共外长王毅前往访问时,就收到了吉尔吉斯要求,指因为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如因各国封关措施,令其六份一人口的跨国劳工无法谋生,而重创其经济,因此要求中国主动减轻其债务;然而中国一直对此没有回应,口惠而实不至,结果就是大选舞弊的争议,然后爆发革命与政变。

因此无论今次其政变结果如何,因为其政治与经济的结构问题,吉尔吉斯人的愤怒矛头,最终都必然会指向中国─任何政治人物要尝试解决问题,都必定只能把责任指向中国一方。可以预见的是,由最轻微的抵赖债务,甚至全面排中,终止以往的合作,限制中国公司,或者清查以至重新审议以往与中国签订的协议,以至合作工程,或者倒向俄国,甚至是美国方面。

中共即使想进一步加码“收买”,首先要在今日疫情之下还有足够的财力,然后就担心会成为“榜样”,令全球向中共借债的国家跟进,要求延期偿还甚至是“取消”其债务;由坏帐到丧失盟友,甚至变成在边境煽动一个敌对政权,这就是“一带一路”崩坏的最好例子,证明其愚不可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其實把國內日益飽和的基建產能轉到國外幫助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建設並以此為籌碼獲取長期利益這事本身也並非什麽壞事,可惜中共高估了自己的掌控能力,低估了世界的不確定性,結果就是後果得不償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