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战狼外交之没落

北戴河会议之后,杨洁箎与王毅分头外出,杨洁篪走新加坡韩国,几乎无声无息,估计做一点幕后功夫,求两国替中共在美国那里多美言几句,以挽救濒于崩溃的中美关系。王毅到访欧洲本为箍波(拉紧关系),但所到之处,各国都给脸色看,一是强调对等关系,二是逼问香港国安法,摆脸色侍候,与早一两年的关系活络相映成“趣”。 

本来,分化欧美关系是中共的得意之作,自中美翻脸以来,蓬佩奥早已做了不少功夫,软硬兼施之下,欧洲各国都识做。两强相争,各自选边站,或迟或早,没有人愿意得罪美国。更不必提,欧美本就是普世价值的同盟,历史渊源深,恩怨分明,没有理由背叛自己的传统理念,而去就中共一时之微利。中共对世界大局的误判,于此可见一斑。 

更愚蠢的还在于,中共自去年以来,经济已急速下滑,处理香港反送中运动进退失据,以致影响台湾,岛内民意翻转,“一国两制”破产,这些政治苗头都非常不利。继而武汉疫症流行,又甩锅(推卸责任)卸膊,连累全世界大伤元气,各国追责索赔之声此起彼伏。 

本来,处境不妙时,如早早收敛,事情或可挽回,可惜面对恶劣外交局面,中共非但不认低威,反倒大行战狼外交,强词夺理,声大夹恶。人家已看你不顺眼,你还要得罪人多称呼人少,非得惹怒全世界才罢甘休。 

事情做到绝,才发现大势不妙,窘境百出,才有悔悟之心,可惜时不我与,抽身已太迟。 

北戴河会议在中共传统中叫做“务虚”会议,所谓“务虚”,便是倾闲介,就是不著边际,只谈抽象话题。虽不是检讨国策,但中共政治老人在那里渡假,大家聚在一起就国内外大事随便聊天,从中或妙手偶得,或者谈来谈去,竟谈出一些要害问题,这就是务虚的意思。 

今日习近平的国策,当然不是他一人定出来的,所谓“定于一尊”,也应该是中共政治老人的共识。一来习是红二代,靠得住,二来国内外局势趋于险恶,不能不集中权力以应对,七嘴八舌只会坏事,因此习是给政治老人们推到目前的位置上去的,内政外交的大国策,也是政治老人们的共识。 

习自以为英明神武,更加独断专行,政治老人们未必事必躬亲,要纠正国家大政方针,就没有那么迅速及时,显得顜顸笨拙。反应迟钝。战狼外交本是中共自我膨胀的结果,到处骂人当然很过瘾,但骂得习惯了,要改口却很难,因此一面看到朋友越来越少,明知再骂下去有恶果,但还是改不过来。直到北戴河会议,政治老人们众口一词,这才定下对外新调子。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迟在美国对中共作了最终的政治判断,便是中共再不是伙伴,而是敌人。是伙伴时,你待人过火,人家还是会包涵你,是敌人时,你再好声好气,人家也不会回心转意,这就是现实。 

今日中共在外处境艰难,四面楚歌,正是早些年过于骄横种下的恶果。本来共产主义就已穷途末路,你还要虚张声势建什么“共同家园”,企图排挤普世价值,做世界霸主,这已经不自量力。然后面对困境,还不知进退,以为毛泽东的唯意志论行得通,只要意志足够坚强,世上无不可办之事,横冲直撞,无视后果,最终,恶果就在不远处等你。 

中共是农民党,中国农民的传统习性就是偏执,鼠目寸光,从不反躬自省,缺乏道德怀抱,种种文化弊端,造就中共今日的精神与现实危机。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定数,有前因就有后果,种瓜得瓜,咎由自取。 

除了杨洁箎王毅外出箍波,连环球时报的胡钖进,近日也反常歌颂美国人,不愧叼盘之美誉。战狼突然转性,只是时不我与,只等自己吃苦果就是。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及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