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要割 肥鹅也要斩?中国民营企业家何去何从

河北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被关押已经超过4个月了。他的律师团成员之一的杨斌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后,于4月7日下午被河北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带走。面对如此恶劣的形势,孙大午的海外友人站出来发声,称孙大午办的是良心企业,他尽其所能,照料职工及当地村民,是真正的良心企业家。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4月5日,大午集团的法律顾问杨斌在接受采访时称,孙大午的案件可能从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升级到“涉黑涉恶罪”。4月7日下午,杨斌被警方带走。她在微博上发文称,因他们试图参加大午集团召开的第一季度会议,警方以“妨碍会场秩序”将她和孙大午的二弟媳宴玉香带走,现在她们正在警车上。

目前,杨斌的此条博文已被删除。

孙大午友人:他是真正的良心企业家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孙大午多年好友前澳门大学教授程铁军称,孙大午是真正的良心企业家,中国当局将他描述成“涉黑、涉恶”的无良商人,就像是文革期间“要斗垮、先斗臭”的那种节奏。

程铁军称,大午集团在河北发展成功、口碑好,就是实践国富民强、劳资共和、共同富裕理想。孙大午的不忘初心,才让当地农民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

对于中国当局将大午集团视为接管企业,程铁军认为不妥,因为这不是孙大午一个人的事情,这关系到整个中国民营企业家与农民企业家的命运。

他说,现在国企(改革)面临压力困难,外资企业也被抵制要撤退。在这些压力下,好的民营企业、农民企业,当局却要把他捏死。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样发展方向很危险。长此以往,中国究竟要往什么方向去?怎么个内循环?”

杨斌被捕前曾透露,中国当局各级政府一共派了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和子公司,控制公章、财务,干涉员工人身自由,导致客户及人才流失,业务亏损,企业的自主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韭菜要割 肥鹅也要斩

目前居住在美国,前青海省政协委员王瑞琴称,她曾听孙大午说:“‘有条件的就得走(离开中国)’。我就问他说‘你怎么没走啊?’他说他是农业项目,无法连根端走,他要坚持到最后。现在,官方把常规的民事纠纷要往涉黑上套,就是为了下一步:没收你的财产。因为涉黑的收入是全部要没收的,他这是要为下一步没收你的财产做准备。”

王瑞琴说,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得再好,都随时可能被一锅端。因为共产党政权的本质和民营企业是对立的,共产党讲生产资料公有制,但国营企业效率低;民营企业发展得好,就有影响力。孙大午在当地的影响力太大,又关注公共事务,思想开明,中国当局不可能容忍。之所以造成现在的局面,当局就是在传递这样的信息,企业家要表态“听党话、跟党走”,不表态就变“孙大午”。不过像马云这样的,影响力大于政府,即使表了态、效了忠也不行,只能整肃。

大午集团的命运就是习近平对待民企的风向标?

程铁军称,2003年,孙大午被捕,各界为他奔走呼吁。据称当时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他的案件上批示,对于影响比较大的民营企业家、农民企业家处理要“特别慎重”,他才被轻判。

程铁军表示,当时孙大午是“伏法不认罪”,孙大午认为自己一向规规矩矩做生意,没有做错事。他出来后,当局想要收拢他,让他在地方作党委书记,被孙大午拒绝。因为孙大午不愿意“以党代政、党政不分”,只想专心经营企业,此事让地方官员对孙大午极为不满。

程铁军呼吁,大午集团不靠贷款、不靠国家投资,完全靠自己拼搏积累,这种内生型的企业,是中国的骄傲,这样的企业应当支持,爱护,而不是搞死。他说,不知道中国还会不会有明白的领导人,能够慎重考虑一下利弊,不要倒行逆施。

大午集团简介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1984年创立。孙大午从养一千只鸡、五十头猪起家,经过三十多年经营成省级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有员工九千多人,固定资产二十亿元(人民币,下同),年产值超过三十亿元。

孙大午办医院,当地村民与员工只要花人民币一元就能就医;他还办农民技校,自掏腰包让当地村民免费上学。

案件始末

据维权网报导,2020年11月11日凌晨,河北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罪名抓捕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负责人孙大午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20多人。

舆论普遍认为,孙大午被当局指控,是因为他长期公开抨击时政,并创办福利医院免费医疗,触及地方政府的利益。

中国当局指控孙大午等人所谓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实上是大午公司向内部职工(大午公司的职工甚本都是当地村民)和职工亲友的借款,大午公司出具借据。由于大午公司支付的利息比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要高,因此他们很愿意把钱借给大午公司。

维权网援引据知情人称,大午公司向员工借款并非秘密,企业发展至今30多年来一直存在,也从没出现过偿还兑付问题。有些员工在暂时没有大的资金开销的情况下,就把工资特别是奖金以借款的形式放在公司;当地农户习惯用自产玉米在大午集团的饲料厂兑换饲料,但有的农户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饲料,或者直接把玉米折算成现金,放在大午集团“吃利息”。因为大午集团给出的借款利息比银行要高,还有周边的一些村民(数量极少),也把现金借给大午集团。

这些本来是村民自愿的行为。但目前大午公司由官方接管,他们在给把钱借给大午公司的村民登记时,要求他们证明是被迫将钱借给大午公司的,否则就不给登记。一些村民担心拿不回自己的钱,被迫按照官方的意图做伪证。

另外,公司向村民租地进行经营,本来也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但警方诱导村民证明,他们并非自愿将地租给大午公司的。

报导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政府组织所谓的“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公司所有印章全被收缴,公司资产全被政府接管。目前公司经营收入一落千丈,一些员工家庭经济已陷入困境。政府在公司的对外路口设卡,所有进入公司的外来人员均被盘查。律所被当局禁止私自介入案件。媒体、网络上有关案件的报道、评论也被删除屏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