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逃离中共魔爪的16人滞留巴哈马 急需人道救援

8月18日,16位中国民众准备乘坐帆船从巴哈马(The Bahamas)逃到美国。在航行不久之后,帆船因触樵搁浅,后被当地巡逻警营救,幸免遇难,但是这16人中的5名成年男子被当地警方拘留,急需人道救援与关注。

综合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等报导,这些逃难者并非红二代,红三代,他们只是中国最底层的韭菜,只因为追求民主与自由,却正面临被中国当局迫害。为了获得最基本的自由与生存权,他们效仿当年寻求独立的英国人,发起“中国韭菜逃亡宣言”,准备逃到自由的美洲大陆。

逃亡经过

流亡者之一阿龙(化名)详细述说他们逃亡的经过。阿龙回忆,18日早上6点,他们一行人在岸边举行了出航仪式,将帆船命名为“出埃及”号,希望能像当年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一样,在神的庇护下抵达应许之地。

帆船约在8点左右出港,阿龙因为晕船所以与妇女、儿童在船舱内休息。但航行约一个多小时以后,船只突然碰上底礁搁浅。阿龙说:“因为当时是退潮,风浪又很大,大家都吓坏了。妇女、小孩都在尖叫。”

路过的渔船曾想用缆绳帮助“出埃及”号脱困,但因帆船的龙骨被卡住,无法拖出,最后在向海岸警卫队求援后,船上的人才在骇浪中陆续撤离。阿龙表示,第一艘船是个小船,只能蹲几个人上去,我们只能极力请求,先把妇女、儿童接上岸。

因为一行人所准备的物资都留在船上,被救上岸后,阿龙身上只剩下一部手机。因逃离匆忙,小孩子连鞋都没穿,上岸后只能赤脚走在高温的柏油路上,脚都烫肿了。阿龙说:“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只能向联合国提出难民申请,寻求政治庇护。”

阿龙称,他们在当地遇到了好心的华裔夫妇,不仅帮孩子准备食物,还借给他们两百美金。他说:“我们真的遇到很多好心人帮忙。渔民在海上陪同等待救援,上岸后也遇到善心人士帮忙。”

联系上美国友人后,阿龙一行才透过友人的信用卡暂时租了房子,找到落脚处。但他们时刻担心会被当地警方逮捕,然后被遣送回中国大陆。

目前逃亡的16人都已申请联合国难民,他们希望借此逃离被中共掌控的噩梦。阿龙说:“我们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虽然暂时不会被遣返。但巴哈马物价很高,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每个人都很紧迫、焦虑。”

明知前路危险重重 为什么还要出逃?

据悉,这16名流亡者因在国内使用网络的时政群而结识,因担心国内疫情与不愿再遭受中国的独裁统治,他们决定选择流亡,虽然前路艰险,但是这些人皆认为待在国内更危险,精神压力更大。

负责组织逃亡的进步哥(化名)表示,他们从2020年底就开始计划出逃,但因出境审查非常严格,成员离开大陆时都遭到不同的刁难与问题。在今年8月,他们16人才陆续抵达了巴哈马。

进步哥表示,他们在中国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底层的平民,被中共当作韭菜一茬茬地收割,他说:“国内情况并不乐观,很多地方都开始封村,限制条件非常多,高风险地区连出门都出不了。”地方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封城措施都很残忍,而且消息也封锁得很快,像他使用的时政群,一两天就被查封了,但他们就是不断地封、不断地重建。

进步哥说:“我们也知道流亡风险很大,但中共给我们的恐惧更大,所以宁愿选择出逃。”

阿龙因常在网络社交群组里发放关于香港人支持民主、自由的视频屡遭封号,在国内失去言论、新闻自由的生活太压抑,所以决定出逃。他说:“我现在每日都失眠,因担心我和国内民运人士的人身安全,我们之间不能密切联系,只能用暗号去表示自己还存在。”

16人中的何虎林在大陆经常资助海外民运活动,还曾捐款“新黄雀行动”帮助香港人出逃,他目前仍被关押在巴哈马监狱内,妻子与两名女儿很担心他的安危。

杨欣,也是16人之一,他目前仍被拘留在巴哈马监狱内,他于2020年2月份武汉疫情期间,曾赴武汉拍摄了疫情封城实况的视频。当时他以杨鑫和千里等化名透过网络发布,揭露了中国当局为控制、维稳疫情,无视人们基本生活权利。行车记录器还拍下了杨欣遭警察暴力施打的画面。

2020年2月25日,杨欣因拍摄武汉封城的视频遭警方抓捕,警方强迫他删除视频,他因而萌生逃离中共统治的念头。杨欣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中国人通过各种方式移民,追求自己向往的平等和自由。我们这些觉醒的韭菜们,也选择逃离这个被无道政权控制的国家。”

目前逃亡的这16人全部都在巴哈马滞留,他们希望透过海外声援,获得国际关注,免于被遣返回中国,并且希望最终有机会能抵达自由的国度。

16名中国难民滞留巴哈马 急需人道救援
逃亡的16人在巴哈马中领馆前声援香港,打出支持中国自由民主的口号。(阿龙提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