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以功利为目的,一定不会干人事

一场马拉松越野赛死了21人,一家食品厂因硫化氢中毒死了7人。幸好,赛格大厦只晃了几下,如果躺平的话,至少会有千余人丧失生命体征。

越野赛死人怪极端天气,食品厂死人怪硫化氢,如果赛格大厦倒下呢?那要抓多少当年码砖的农民工啊。本拉登之所以不找我们的事儿,因为他们很清楚,纽约双子星必须用飞机撞才会倒,赛格大厦只须“深圳速度”就足够了。二者都是一个意思:反人类。

什么叫反人类?不要想得有多复杂,其实就是不干人事儿。

你们认为这场越野赛很悲剧,但我却认为很幸运,本来应该死26人,中途遇到了一个牧羊人。

怎么形容这个牧羊人呢?牧羊人如果懂得搞活经济的话,他其实完全可以坐地起价:“你的,给我一万,我就背你去小木屋烤火。”也许他救不了五个,但五个中只要有一两个答应,牧羊人至少可以躺平半年不放羊了。

但牧羊人压根就没有发展经济的意识,一口气就救了5个人。借用哈师大林奇教授十年前的微博用一下:“为什么牧羊人会伸出援手?这绝不是偶然的,完全是受教育不够的结果。他早年没读几天书,多年来忙于放羊,不读书不看报,不注意理论学习,不主动接受宣传,来不及改造世界观,结果导致良知未泯,天性犹存。”

如果这场越野赛的主办单位、承办单位和运营单位,哪怕只要有一个单位,甚至哪怕只要有一个管事儿的,也像这个牧羊人一样不懂得发展经济,无论是极端天气还是天气极端,保证不会死一个人。你们信么?反正我是绝对信的。

死7人的食品厂也是一个道理,如果愿意把顾客当人,还会有硫化氢么?还会死7名员工么?不把顾客当人,也不会把员工当人,本质上是把自己不当人。当一个人变成了以追求功利为目的的经济动物,他不是本拉登,也是本拉登的徒子徒孙。

在动物眼里,不会有“人”的概念,动物只分得清,哪些是狮子老虎,哪些是鸡鸭鱼肉,哪些是自己的菜,哪些自己必须做菜。

很搞笑的是,在白银马拉松事件后,很多人都在扼腕叹息,这个是超跑之王,那个是全国冠军,某某是金牌收割机,某某是越野之神。呵呵,在一群经济动物面前,只要你不是狮子老虎,你跑得再快,都是兔子、是工具、是配合表演的动物演员。唯一把他们当人的只有那个牧羊人。

办这样的越野赛很难很芯片吗?不,这在全世界都有标准模板,多少公里要设置一个供应站,多少公里要有救助点,在什么地方必须有安全港,在什么地方必须有专人蹲岗。按标准办事,不是为了对付极端天气,而是把赛事当赛事,把运动员当运动员,把人当人,因为自己是人,必须干人事儿。

至于能否赚钱,能否拉动旅游,能否搞活经济,能否给主办方长脸长政绩,这些是办好赛事的副产品,这些是把人当人之后的附加值,有还是无,多还是少,是上帝说了算。上帝不是吃闲饭的,上帝看谁顺眼,自然不会亏待谁,上帝看谁不顺眼,你把算盘拨得噼里啪啦响,早晚都是血本无归。二十年前上房揭瓦进屋挑梁,现在必须实名制买避孕套,这就是把人不当人的现眼现报。

我在《真金不怕火炼,这场维权闹剧科普了什么叫文明的差距》一文中,就说“企业从一诞生开始,不是以赚钱为目的,而是以干好某件事为目的”。没想到,引发了所有读者的震撼性鼓掌。之所以震撼,是因为第一次听说,之所以鼓掌,是因为想想确实有道理。我还仅仅是一个体育生,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不比谁聪明,更不比谁读书多,我在很多很多年前,一种下意识的感觉告诉我的,只要以功利为目的,那一定不会干人事儿。

我是不是在危言耸听呢?

生病敢进医院吗?去吧,包你倾家荡产有去无回。敢送孩子去学校吗?去吧,包你家孩子站着进去跪着出来。敢去打官司吗?去吧,包你变成向慧出来就只想杀判官。这还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三件套。如果再继续问,你敢去超市买牛奶吗?你敢买从食品厂出来的食品吗?你敢买看起来新鲜嫩绿的水果蔬菜吗?

说不敢不敢不敢,大家都还不得不买,因为大家都是反人类分子,活在训练营还只能认命。这么多年大家都赚了,赚了一堆砖头,赚了一身病,赚了个遍地楼晃晃,赚了个活不敢活死不敢死,赚了个去哪儿都胆颤心惊,赚了个全民内卷,九九归一,赚了个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躺平,赚了个眼睁睁看着断子绝孙。

即便到了民族快断香火的难堪境地,在公布人口数据时依然念念不忘“人口红利的优势还在”。人口红利,再也没有比这词儿把人不当人更没人味儿了,它居然出自行走上书房的衮衮诸公之口。为什么奶粉里敢加尿素?因为大家都是红利。你以为你生的是孩子?不,你生的是红利。一场越野赛死21,死的是人吗?不,死了几枚红利而已。所以,我这次连写文章批白银事件的兴趣都没有。别说死21个,就是死21亿,在一个满脑子人口红利的顶顶上,照样不会干人事儿。 

这都2021了,居然不明白一个最低端的文明之理。这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其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人当人看,你只须干人事儿。这世界最赔本的买卖,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人不当人看,每天琢磨不干人事儿。

这是我沉雁一个人悟出的道理吗?

早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也就是欧洲中世纪之后的文化大辩论,不约而同得出一个颠簸不破的结论:以人为本,才是人类复兴的唯一正道。

特斯拉是为了赚钱吗?不,马斯克是为了优化人类生存环境,所以“在每一个时间点,都是给消费者提供一个最好的产品和最优的价格”。马斯克,全球新首富,还有比他赚钱的吗? 

乔布斯的苹果是为了赚钱吗?不,是为了革命人类的交流方式。乔布斯也做了好多年的首富交椅。还有比他更赚钱的吗?好多小年轻为了抢到最新款都愿意去卖血。任教主一家,割了一群SB的红利,出门三件套全是用苹果。 

肯德基麦当劳是为了赚钱吗?不,每天午夜后都是灯火通明,里面睡的不是流浪汉就是上访户。这样的贴本脏活儿叫那个被硫化氢毒死7人的食品厂会干吗? 

洛克菲勒财团是为了赚钱吗?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财团在帝都购买了某亲王府,干什么呢,创立协和医院救死扶伤,好像欠中国人似的。 

星巴克是为了赚钱吗?不,我说不,你肯定不信,那我给你看一个视频。

地球日星巴克免费喝咖啡,结果有人扛了大神器去装咖啡。以功利为目的还是以人为目的,泾渭分明。星巴克成了百年老店,请问瑞幸咖啡去哪儿了? 

这世界,凡事以人为本干人事儿的,企业也罢,国家也罢,没有一个不是赚大发了的。与之相反,华为只能去养猪,见什么赚钱它就去做什么,结果把自己做成了猪。天津狗不理包子,本来好好的一个定位老百姓都能消费得起的百年老店,结果为了赚钱,成了名副其实的狗不理。 

梵高说:“爱之花盛开的地方,生命便能欣欣向荣。” 

要想年轻人都能生崽下蛋,其实没那么复杂,只须彻底摒弃人口红利思维,把人当人,把自己当人,医院回归医院,学校回归学校,企业回归企业,市场回归市场,ZF回归ZF,公仆回归公仆。这样,人人都会活得有希望、有理想、有盼头,家家都会儿孙满堂,户户都会兄弟姐妹谈笑风生。当然,越野赛无论谁办都不会死人,食品厂无论谁开都不会有硫化氢,即便投资失败了也不会有人开宝马去撞人堆,没有反人类何来反社会? 

最后,我就用米兰昆德拉来结束吧:“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步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以斯贴,原文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