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举报中交一公局高管未果反被网暴 女子留遗书轻生

2月20日,微博帐号“wan婉婉”发布文字和视频,第二度实名举报中国交建一公局总经济师王兴利,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礼金,搞权色交易。举报人称,王兴利联合交建领导,骗她王兴利已被处理,其实不然。3月2日,举报人在网上留下绝命书,称要离开这个世界。

3月2日,“wan婉婉”在微博留下绝命书,称要离开这个世界。在绝命书中她称,王兴利将她伤得“千疮百孔”,在她想要挣脱这一切,鼓起勇气举报后,网友又对她大肆评判,认为她“罪有应得”,她感到很冤枉,自觉人生无趣,想到离开这个世界。

微博发出后,多位网友在线劝解,仅仅几个小时,已有逾万名网友留言。

北京一间酒店的工作人员称,“wan婉婉”已被送往医院抢救,但目前生死未知。

“wan婉婉”已多次实名举报过王兴利,她曾在1月份上传过实名举报视频。新浪财经在1月26日发表报导称,中交一公局在1月24日做出回应:公司纪委接到举报后,马上进行了核实调查,已对王兴利进行了党纪和撤职处分。

当时,媒体就披露了举报女子就“官方回应”提出的质疑,她说,中交一公局公布的是“虚假处理结果”。

举报女子说,实际情况是王兴利并没有被党纪处分,也并没有离职。她已多次找到该公司反映情况,相关负责人为平息此事,曾先后表示王兴利已被开除和辞职,但通过查看王兴利手机时发现,他还在签发下属发来的红头文件。

2月20日,微博帐号“wan婉婉”再次发布文字和视频,实名举报中国交建一公局总经济师王兴利,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礼金,搞权色交易。

相关文章:半年内2次遭举报 中国交建高管被指受贿私生活混乱

以下是绝命书的内容:

还有两天就是我的23岁生日本来想再等等的最终还是选择结束我的人生。

首先,很抱歉。以这样的身份跟大家见面向大家道歉,对不起。我发实名举报的视频从没有希望得到别人对我遭遇的施舍同情,我只是想说清楚缘由,想要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站出来举报王兴利违法违纪的问题大家却都在分析我举报的原因,就为了告诉我“你就是别有用心,你的目的都被我拆穿了,你就是小三你活该,你就是因为想要钱你真恶心”我不明白凭什么可以在网上随便造谣诋毁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你们随手就能敲出的一行字,你们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我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什么样的打击,我知道,都是我活该我咎由自取,可为什么在你们眼里年轻女孩跟比自己大的男人在一起就一定是因为钱、揭发一个人就一定是钱没谈好、难道你们20岁刚出头的年纪满脑子想的都是利益吗?

心是脏的看什么都是脏的,难道重点不该是这个人贪污受贿违法违纪吗?我从来也没否认我们同居期间王兴利给我过生活开支的费用,举报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后续王兴利跟我在一起期间我们的开支有他贪污受贿的部分,需要我该承担多少我全承担,我看到那些评论抨击我的时候,我就犹如看到了王兴利。他也是那样一般,把所有的错推给我,我真的有错吗?是不是我就应该如他所说“你就活该被我骗”我就应该默默承受这个人带给我的种种伤害 痛苦?让我重度抑郁,让我输卵管有了问题,让我饱受痛苦折磨,他就不应该受到惩罚?你们有没有想过,因为你们对我的谩骂,王兴利会对我说“你看,别人都在骂你,没有人管我违法违纪,你才是那个被唾弃的人”我想过很多次离开这个世界,我自杀过,被抢救过来,大家都告诉我,我的死并不能让这样的人 受到惩罚,要学会拿起武器保护自己,该受到惩治的是他,我选择站出来揭发王兴利的时候,我以为我看到了希望,是公正的曙光,可最后我发现我什么都改变不了,一切并不如我想的那样,坏人不会得到惩治。

从我举报以来,王兴利多次串通单位的人一起骗我,到然后我向一公局举报反映后他们的敷衍了事,严重不作为,以离职推脱不受理我的举报说他们无权管,直到我向中国交建总部反映这些问题,发到网上引起了关注,他们仍给我一种不会公正处理的态度,纪委无权核查涉及违法犯罪为什么就不移交给监委,想要查清王兴利很难吗?还是不想查?我举报这么多次 ,我向他们纪委提供线索时,对于我举报的内容不关心,首要关心的竟是问我我背后是否有团队有组织有推手。说他们的领导很关心我,反复问我,举报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吗还是谁教我的,这个问题真的是关心我吗?这是王兴利给我扣过的帽子,为什么如出一辙的又从他们嘴里问出来?每天不调查案子视奸我的微博,我在别的平台发布的都没有乱七八糟的评论,偏偏微博上一大堆水军,他有人脉有关系网而我势单力薄,我没有很大的能力能让他这样的人 去受到惩治,王兴利给我打过电话,让我收手,他让我开口提要求,他比谁都清楚地知道我要的不是钱,他清楚的知道怎么样可以利用我的心软,嗯,一如既往的自私自利,让我删掉网上所有发表的以及发个声明把所有的错揽下来挽回他的声誉,满口的为我好,惺惺作态, 对于王兴利我终于想到一个词“伪善”。

他为什么那么害怕我手里的东西呢?2021年4月份我去他的项目部办公室找他发现其有另外的手机,那个时候我开始察觉到不对劲,我就拷贝了他的电脑他手机里所有的信息,以前我只是想看在感情上对我有没有欺骗,我怎么也没想到 这些里有王兴利违法违纪的证据,他自己也跟别人说,我拷贝的东西怕我拿出来对他们不好 ,加上我们交往期间他的很多事情我都在场,我最开始也不知道他是国企的,我对他的工作没有太了解也没往贪污受贿方面去想过,我那个时候以为这些都是正常的,直到后来我上网查纪律去他的办公室看到他的职级牌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他也多次提过,只要我别举报他,他可以给我他一年的薪水,中国交建说过王兴利的年薪资综合大概100万,一个人清清白白拿一年的薪资换我手里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索要钱财,所以不存在你们口中所说的钱没谈好的问题。

在按照中国交建跟我所说,我第一次举报的时候,王兴利就很着急,千方百计要辞职,是什么让他这么迫切的想一走了之?辞职应该是调查的起点不是吗?是因为我举报内容里牵扯到的人员太多怕一窝翻,所以糊弄我保平安吗?对于现在的我并不想过多探究了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没能力与其作斗争,牵扯到的人员里还有亲戚是中交的领导,一如既往挤牙膏式、不推不动不移交、我放弃了、只希望在我死后大家能帮我继续监督调查结果, 我给一个记者姐姐那里提供了一些证据,我请求她如果后续中国交建处理结果仍就自查自纠 、简单应付、她答应会帮我曝出来。最后,对我有误解的朋友,了解一下真实而狼狈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吧,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 丢弃的小女孩,但老天为我重新选了一位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听妈妈说,她一直都没有怀孕,她期盼着能有一个宝宝,99年2月初三那天,夜里下着雨,村里的人很早就休息了,阿爸妈妈也准备睡觉了,妈妈在爆竹声听到了我的哭声,之后跟爸爸说,打开门看到了我,那个时候管的很严,家里很穷,队里的人把我带走,阿爸妈妈卖了家里的东西交了钱把我带了回来,就这样,我有了名字,有了家。就这样,我盼着能有一个宝宝。

对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记得不太清了,就记得夜里总尿床,爸爸会偷偷叫醒我让我起来换干净的裤子不要让妈妈发现,有的时候也会一觉睡到天亮妈妈则会打我屁股说我又尿床。

阿爸妈妈很疼我,他们不会表达但所有好的都给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一个中年妇女来我们班级一直盯着我看,然后跑来告诉我说她是我的妈妈,我不相信便回去问,妈妈两眼泪汪汪的告诉了我实情,我选择留在了爸爸妈妈身边继续跟他们生活,那个中年女人偶尔会跑过来看我,我讨厌她更恨她,我不明白身为一个母亲有什么理由能丢了自己身上的一块肉。我仍清楚的记得,七八岁的时候放学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我憧憬着长大后的千万种美好模样,那个时候总跟妈妈说,等我长大要给妈妈住大房子让爸爸妈妈不用干活,给妈妈买墨镜,高跟鞋,让爸爸每天在电脑前看电视,后来长大离家越来越远,回家的机会很少,跟爸妈交流的时间也很少,把所有不好的脾气都给了阿爸妈妈,下辈子吧,下辈子一定乖乖听话,还做他们的女儿,只不过要是可以贪心一点的话,希望是从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这样就可以不被别的小朋友用手指着说我是捡来的。

一个人换了很多城市,谈过恋爱没有过什么好的结果,日复一日过着差不多的生活,遇到王兴利的时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本不该跟我有任何交集的男人竟然会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那个时候反反复复确定,他说他一定会对我好,就这句“一定会对我好”我走上了本不该走的一条路。

刚交往的时候王兴利对我占有欲很强,他删掉了我微信里很多人,不让我跟别人玩,说别人会带坏我,让我的生活里变得只剩他,他很会讨我开心,可是慢慢的,他开始贬低我,让我自我怀疑、自我否定,在他眼里,遇到他是我的福气,我应该感恩,应该懂事听话。

2021年年初,我发现我怀孕了,他知道我怀孕以后把所有问题推给我,先是告诉我如果我生下来我自己养,他让我自己承担一切,随后他给我灌输着“第一次怀孕打胎不会影响后面怀孕”;“这只是一个胚胎不是生命”这些言语他告诉我,给我承诺,让我就信他一次,说他工作来回变动,我大着肚子他不方便带着我照顾我,只要没有这个小孩他以后会对我负责,我怕被骗就偷偷录了音,又或许是原生家庭的影响,我太害怕被丢弃了,以至于他那句他 永远不会丢下我,我选择相信了他,我信他一定会对我好,可是在我吃打胎药的那三天, 他给的承诺在我打完胎后我才发现就是一个低端的哄骗局,我因为这件事每天做噩梦,自责愧疚,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重度抑郁,王兴利又对我精神上折磨导致我多次轻生,我让他陪我去医院看心理医生的时候他指着我骂我,我跪在地上求他,才陪我去的医院。

天意弄人,不久后我意外第二次怀孕了,因为和第一次怀孕流产间隔时间太短,我们协商没有要这个孩子,在第二次流产当天,他抛弃了我,我被送进医院抢救时医院联系他告诉他,他看到后把手机关机选择置之不理,我醒后全身很多伤,下体也在大出血,我打电话给他,他只甩给我一句,他没办法照顾我,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跑医院挂水做检查,身体出了很多问题 同时医生告诉我 我因为流产后大出血身体出了问题,我质问他为什么欺骗我, 他却在电话那头骂我活该,自作自受与他无关。

写到这里,我的眼睛又开始湿润,我去找他理论的时候他当着警察的面打我进了派出所,为了不被拘留,他跟我认错道歉哄我调解又承诺 以后会好好对我不骗我,出来后又是另一套做法,有一次心理医生跟他说过,不要再骂我,不要对我说刺激性的言语,反观他是怎么做的呢?故意刺激,引导我自杀,责怪我没死成,,但又会突然对我好,给我包扎伤口,我咨询医生这种情况,医生告诉我,我被精神控制了。有人说,世界上最好的心理医生是一位有耐心的爱人,那绝情的爱人,是最狠的毒药吗? 我憧憬过美好,出自人的本能,我挣扎过可他告诉我,我不配“自私、下三滥烂货、恶 心、恶毒、神经病、苍蝇、臭虫、沾上就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咒我怀的孩子畸形、是狗杂种、骂我有妈生没妈养”。当我被贴上这些标签的时候我是怀疑的,我自我怀疑过我是否真的是他口中那样的人,我忘记了,记不清我扯掉了多少头发, 我耳鸣,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的状态崩溃 我说不上来那种痛苦,我用指甲挠自己的脖子、手臂、双腿,我窒息难受到崩溃快要晕过去。他冷眼旁观站在那里许久才过来按住我,他摇晃着我的身体冲我喊“我恶心你这样,很恶心知道吗 ”;“我真倒霉 摊上了你这样的人”,“你要死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死”。

想到这些,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在我快耍窒息的时候,我向他求救过无数次,我在奢望什么呢?妄想将我变成这样的人会救我吗?就这样,渴望奢望到绝望,最让我痛苦的是 什么呢?每一次他明明可以不那样对我的。

我信世间所有皆有因果,我最近常常想如果举头三尺有神明 为什么他这样的人还不受到惩罚,我又想,不如我便自己化为历鬼惩罚他。对我来说,奔向死亡是对我无望人生中最大的解脱,所以,爸爸妈妈不要哭,我只是去了另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

再见了,我这个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

在我生命的最后,对我有误解的人请对我多点善意吧!

多次举报中国交建高管未果 举报人发布“绝命书”
(网络图片)

 

多次举报中国交建高管未果 举报人发布“绝命书”
(网络图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