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内2次遭举报 中国交建高管被指受贿私生活混乱

中国交建一分局项目总经济师王兴利再次被情人举报,引发关注。值得关注的是,早在今年1月,大陆媒体称,中国交建一分局已对王兴利做出处理,举报人却称,王兴利没有受到处罚。

2月20日,微博帐号“wan婉婉”发布文字和视频,实名举报中国交建一公局总经济师王兴利,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礼金,搞权色交易。

情人再次举报中国交建一分局项目总经济师王兴利
(微博截图)

举报的内容包括:

一、隐瞒已婚的事实和举报人交往,同居一年多,致举报人怀孕多次,打胎;

二、收受金钱贿赂;

三、公车私用,接受他人的宴请,出入娱乐会所;

四、与多名女子有过不正当的钱色交易关系;

五、王兴利单位称已对其做出处理,实际非如此……等等。

据悉,该女子已多次实名举报过王兴利,曾在1月份上传过实名举报视频。新浪财经在1月26日发表报导称,中交一公局在1月24日做出回应:公司纪委接到举报后,马上进行了核实调查,已对王兴利进行了党纪和撤职处分。

当时,媒体就披露了举报女子就“官方回应”提出的质疑,她说,中交一公局公布的是“虚假处理结果”。

举报女子说,实际情况是王兴利并没有被党纪处分,也并没有离职。她已多次找到该公司反映情况,相关负责人为平息此事,曾先后表示王兴利已被开除和辞职,但通过查看王兴利手机时发现,他还在签发下属发来的红头文件。

而在2月20日的视频中,该女子仍坚持上述说法。

微博原文:

我实名举报中国交建一公局总经济师王兴利,党总支副书记王兴利严重违法违纪,王兴利利用我刚入社会,涉世不深的机会,隐瞒已婚的事实与我同居一年半,我怀孕后骗我打胎,我不愿意打胎他就想尽办法骗我打胎,给我灌输“第一次打胎不会有影响”“你要是生我就不管你”“这就是一个胚胎不是生命”然后哄骗我说有这个孩子我大着肚子他带我去哪里对他工作多有不便,只要打掉就会对我负责,(有录音)我听信后,在我第一次流产当天就对我言语辱骂,打我巴掌,流产后我整天做噩梦,也开始有了阴影。

不久后我意外第二次怀孕了,他跟我协商再次没有要这个孩子,那次流产后因为他我大出血输卵管也出现了问题,跟王兴利在一起期间,王兴利多次精神上对我进行摧残,言语辱骂,怀孕期间还对我施加暴力,咒我怀的孩子畸形,骂各种难听的话,逼我自杀多次,害我得了极重度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有诊断证明)曾当着警察的面打我进了派出所又花言巧语求我原谅,我割腕吃药自杀过来后还怪我没死成,说我只是划几刀,给我灌输什么都是我的错,我跟了他是我的福气,我要感恩。王兴利给我带来的伤害让我饱受折磨,多次举报无果,以然让我失去了活的勇气,除夕我吃了80粒安眠药物在医院抢救一夜过来,我希望我还能看到公平与正义!我现在向中纪委、中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中交一公局纪检监察机关检举王兴利违纪违法问题:

一、利用职务便利收受礼品、收受利益关系人巨额贿赂,涉嫌受贿罪,我手中掌握其受贿相关证据,必要时我可以提供。

二、瞒报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有死亡人员,重伤人员)有证据可以提供。

三、生活腐化堕落,大搞权色交易,与多名女子有过不正当钱色交易,多部手机,多个微信号,五个手机号方便聊骚不被发现。

四、道德沦丧,隐瞒已婚事实,骗取我的信任,哄骗我与其同居生活一年多,致使我多次流产。

五、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车私用。长期用单位司机郝亮接送出入娱乐会所,去我们同居的地址接送王兴利和我,接送我们去酒店去外地游玩。

六、违规接受老板宴请,出入娱乐场所,爱好低级趣味, 王兴利多次接受中国建筑五局钱立志外号‘钱多多’(目前职务不太清楚)的宴请“安排”(收受礼品烟酒,嫖娼)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一位某某某还曾赠送王兴利壮阳药,王兴利以及中交一公局的张若寒,罗建丰,张伟,周建荣等人最爱夜总会嫖娼,酒局饭局人手身边必配一女子,结束后钱色交易,饭局上还曾有ga,ZF的人员,宴请ZF人员办事并安排钱色交易讨好。

七、王兴利吃穿住用度全是高档,其开支和他的正当收入不符,资金来路不明。

我举报已有半年多,王兴利串通廖某(自称是王兴利的领导廖启连)以及项目部工作人员多次演戏骗我说王兴利已经辞职已经被开除,同时寻找中间人从中斡旋,企图使我放弃举报,多次找人冒充领导给我打电话。一公局纪检人员鞠文清核查严重不负责任,调查时本该按照流程跟我见面核实收贿证据,可是突然我打核查人员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也没跟我了解情况,最后给的回复也是简单应付完事,仅说了撤职,严重违法违纪的恶劣行径只是撤职处理?(回应撤职离职的时间跟实际情况还不对符,我还从王兴利手机上看到其下属给他发项目合同文件让他签字?还有工商变更时间2022年1月20日显示王兴利还任职董事)我再追问便没有回应了,他们自查自,敷衍了事、避重就轻 ,且有回避关键问题。

因此,我还要检举鞠文清严重渎职:1、他在受理了我的举报后,未能全面收集客观证据,对于实名举报人没有见面核查形成谈话笔录,更没有调取相关证据;2、鞠文清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向我反馈核查结果。3、中交一公局只能受理党员领导干部的违纪问题,我在举报中同时检举了王兴利涉嫌职务犯罪问题,鞠文清以“王兴利已经离职,我们无权管”推脱。王兴利涉嫌受贿罪鞠文清没有将线索移交有权机关查处。我恳求更高层级的纪检委、司法机关监察部门介入,进行深入调查,就我举报内容予以彻查,拿出公平公正的处理方案 我愿意配合将我手中所有证据提交给纪委部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