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投票:中国富人在非人道封城后想出国

中国的移民顾问说,在上海被封锁后,试图离开中国的富人的询问激增,凸显了人们对北京的“清零”战略越来越失望。

据《金融时报》报导,十几家谘询公司称,在Omicron冠状病毒变种爆发后,有关移民的电话本月急剧增加,该病毒导致当局对这个拥有2,600万人口的城市实施严格限制,从食品供应到医疗保健都受到干扰。

根据微信指数的记录,,相关的关键词搜索也急剧上升,自4月初以来,“移民”的搜索量几乎增加了7倍,微信指数是一个衡量社交媒体平台上搜索人气的公共监测器。

移民顾问说,之前因担心感染病毒或在国外遇到敌意而推迟或取消搬家计画的客户,重新开始努力离开。

上海的顾问James Chen说:“当局让人们牺牲他们的基本需求来对抗一种比季节性流感更严重一点的疾病,我们的客户选择用脚投票。”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有很多谘询,我无法及时回复他们,”上海一家移民服务公司QWOS的另一位代理说,他在周六(4月16日)收到了200多个请求。

西南城市成都一家移民谘询公司的老板Lucy Wang说,她每天工作12个小时来处理客户请求。她说:“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这么忙了。”

上海的居民对这些限制越来越感到失望。许多人报告说,难以获得包括食品和药品在内的基本必需品,而且在工人被检测出Covid-19呈阳性并被隔离后,已经没有能工作的网店送货员。上周,该市爆发了小型抗议活动。

根据周日(17日)公布的中共官方数据,自3月以来,上海已经报告了超过35万个Covid-19病例,包括周六超过24,820个新病例。

当局周一(18日)表示,三名有潜在健康状况的老人死于Covid,这是目前疫情爆发期间该市首次出现的官宣死亡病例。医学专家对官方数据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因为此前全国只有两例死亡病例,尽管自3月1日以来已经登记了超过443,000例。

但是对这些措施的批评已经迅速在网上被刷屏,因为北京已经加强了宣传力度,以鼓动对其“清零”政策的支持。

“我从来没有想过被限制在家里很多天,没有足够的食物,”38岁的上海市场研究人员Jane Wang说,她在忍受了四个多星期的在家隔离后,向QWOS谘询了移民选项。

她补充说:“在上海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不安全,我想住在一个不用担心被任意隔离的地方。”

由于担心中美关系恶化会造成对华人在美生活的不便,北京的工程师John Li放弃了搬到旧金山的梦想,上周向中介支付了4万人民币以获得新加坡居留证。“我想搬到一个中国人受到尊重的国家”。

但专家提醒说,从国际旅行限制到国外缺乏工作机会等一系列因素,都可能使中国不满的中产阶级无法离开。

宁波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Ningbo)的教授曹聪说:“一个人如果想在另一个国家居住,必须被该国接受,并经历一个复杂的接纳过程。上海和其他许多中国城市目前的情况可能会加速一些受影响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出走,但现在说它是否成为一种趋势还为时尚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