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再不悬崖勒马 经济真的就崩了

六四大屠杀后,邓小平南巡开始了市场经济改革。因为他知道只要经济发展,老百姓生活不断改善,共产党就可以长久执政下去。民以食为天,并非只在中国,就是美国在独立前也是这个心态。独立宣言说: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来恢复自身的权益。但今天随着习近平政权的胡作非为和对经济的任性折腾,中国经济正在快速走向衰落。由于习近平采取强制封城措施,中国的确很快控制了疫情,但随着疫苗的广泛接种,中国应该迅速调整防疫策略,从封城清零转变为与病毒共存,加快经济的发展。目前西方国家的群体免疫策略正在走向成功,经济复苏强劲。如果中国在这一轮竞争中落后,想再赶上来就难了。中国人口多,底子薄,本来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现在鼻子里插葱充大象,硬说自己是发达国家,并且狂妄到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灾难不发生才怪。中国经济一旦出问题,就是大问题。邓小平看得懂,但习近平没文化看不懂。中国经济怎么啦?

第一,有效需要严重不足

8月12日,经济学家向松祚在上海202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青年经济学家峰会发表主题演讲。向松祚认为,如果看这几年的财政赤字,债务的增长,宏观杠杆的增长,M2的增长,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长,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经济的问题在于有效需求不足,而不是财政政策不够宽松,不够积极,货币政策不够宽松。

有效需求不足,就是消费需求不足、投资需求不足。中国现阶段投资需求不足的程度相当严重,可以讲制造业投资基本上没有增长,1-5月份只有0.6%,整个上半年增速不到1%,基础设施的投资长远以前都是两位数,现在已经不到3%。中国消费增速也是历史新低,这就是有效需求不足。 

最新公布的7月金融数据中,主要反映居民按揭房贷变化的住户中长期贷款,7月仅增加3974亿元人民币,创去年2月以来最少月度增量,连续第3个月同比下滑。

向松祚指出,消费需求取决于未来收入预期,中国老百姓的消费需求不足,原因在于他们对未来收入的预期非常悲观,未来收入的预期取决于就业的前景,取决于经济增长的长期前景。

今天中国经济的投资主体已经不再是政府,不再是国有企业,而是民营企业。今天制造业的投资,民营企业贡献了超过85%。中国投资需求不足的原因在于民营企业没有信心,对未来的预期没有那么乐观,没有那么积极,甚至是焦虑、悲观和担心。

第二,疫情控制模式正在毁灭经济

自南京在7月下旬首次发现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本土病例以来,中国至少17个省份爆发了新一波感染。截止中国时间8月12日24时,新增确诊病例99例,全国现有确诊病例1884例。 

虽然与全球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的新增病例相对较少。但当局仍然下令对数百万人进行强制新冠检测,并实行全方位的外出旅行限制和封锁。

中国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上月呼吁中国应考虑“与病毒共存”后,遭到网络暴力的攻击。中国前卫生部长高强上周通过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发声,称中国不应该放弃严格的控制,他认为人类和病毒应该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的关系,并表示要避免犯下美英宽松防疫战略的错误。

封城清零防疫模式帮助中国在去年大流行期间率先实现了病例清零和经济增长恢复,但随着疫苗的广泛接种和病毒致死率明显下降,外界越来越担心,与其他国家考虑的长期与“与病毒共存”相比,中国的零容忍战略将带来更大的经济成本。

近日来,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渣打银行和花旗银行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对中国的经济增长预期做出预警,甚至下调增速预期,主要原因是严格的疫情控制措施正在损害制造业和消费支出。

摩根大通的分析师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将中国第三季度的增长预期从4.3%下调至2%;2021年全年的GDP增长从9.1%下调至8.9%。高盛将中国第三季的增长预期从5.8%下调至2.3%,将全年增长预期从8.6%下调至8.3%。分析师在报告中表示,已经看到中国全国汇总数据表现疲软。

凯投宏观的首席经济学家谢尔林本周在一篇分析报告中指出,中国仍然是将病毒完全排除在境外,但如果疫苗被证实无法阻止德尔塔的传播,那么北京将很难实现清零的目标,长期的经济损失是惨重的。

第三,民营经济集体躺平

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一旦民营企业家失去信心,中国经济必然遭遇大的挫折,甚至一蹶不振。但习近平当权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仍然对民营企业施以重拳。

8月9日,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中国的反垄断监管部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将在几个星期后对中国的外卖平台美团处以大约10亿美元的罚款,原因是,美团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二选一”的垄断做法,迫使商家必须要选边站,损害商家和竞争对手的利益。

经济观察人士称,当局这种一方面只针对民企,另一方面却放任国企垄断的做法,非但不能保障商家的良性竞争,有效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反而会抑制民企的创新和发展,从而有可能殃及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将对美团的反垄断罚款,将是中共当局今年对民营企业开出的第二大罚款单。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在对“阿里巴巴境内零售平台服务市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约合28亿美元)。

经济学家巩胜利说,垄断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但是,中国目前的“国有资本的权力经济”,使中国的反垄断法走了一条全球市场经济国家没有走过的路。他举例说,中国移动占全国市场份额70%以上,包括工商、人行等在内的5大国有银行所占市场份额超过80%以上。但是中国当局却对这些国有企业的垄断放任不管。市场经济,就应该是法治经济,公平经济,自由经济。但是当局从“源头的国策上”就把经济划分为“你垄断行,我垄断不行,他垄断也不行”。

8月2日公布的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的榜单显示,中国国有企业在前10名占三席,分别是第二(国家电网)、第四(中石油)和第五位(中石化)。中国大陆(含香港)共135家企业上榜,数量连续第二年位居各国之首。

巩胜利说,这个名单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国有企业垄断地位牢不可破,不仅越来越称霸全国,更在全球范围内占据显著和重要地位。相比之下,中国的民营企业在“日落西山”,未来更会是“国进民退”,“国企强、民企弱”。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谢田教授认为,中共当局以反垄断的借口,有针对性地打击一些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其根本目的,一方面是割韭菜,另一方面是要想方设法加强对民营企业的监管和掌控,让民营企业牢牢地置于中共的监管和领导之下。尽管民营企业的发展受到影响势必会对中国整体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但是中共在乎的不是经济发展,而是牢牢控制其政权。

前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认为,政府以反垄断法惩罚阿里巴巴,美团,开出天价罚款,让其他民营企业不寒而栗,但是对民企产生深远和重大影响的是最近发生的孙大午事件。

7月28日,河北省高碑店法院以所谓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等八项罪名,判处民营企业家孙大午18年徒刑,并处罚金311万元人民币。

赵晓认为,孙大午上万员工的企业被充公,全家被“满门入监”,是当局希望通过此举释出杀鸡儆猴的寒蝉效应。孙大午的这个案子,比美团、阿里巴巴要严重得多,将使中国民营企业家集体“躺平”,到头来会殃及中国整体的经济发展和增长。

中国经济在胡温时代的晚期就已经进入停滞期,急需政治体制改革为不完善的市场经济增加活力,但习近平时代不仅不改革,相反逆潮流而行,给中国经济雪上加霜。随着民营经济的衰落,中国将无法避免地走向闭关锁国,朝鲜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全文转自北京之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