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只在面对PRC时才有生命力

马英九日前表示,中共在1949年宣布中华民国已经消灭了,它也不可能再回头,“要它开个记者会宣布(中华民国存在)吗?不可能的。”马英九认为,一中各表就是一个婉转的方式,(让中共)接受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中共不可能接受中华民国,也不喜欢听到中华民国,两岸在见面时就少讲或不要讲,“用这种方式(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就可以维持双方和平相处,使台海不会爆发战争。” 

长期研究两岸关系互动语汇的人,往往会被不同场合的不同用字搞得七荤八素,同一个人在不同场合对九二共识就有不同的说法。将这套语汇用到登峰造极的,当属马英九。在他那本《八年执政回忆录》里,对于五年前“马习会”的国号运用就留下不少第一手的纪录。 

例如,在该书第11章“跨越六十六年时空的真挚握手”里,一劈头,马英九就用全球英文报的标题“President of China and Taiwan met in Singapore”(中国与台湾的总统在新加坡会面)定位马习会,认为这是两岸分治66年来(距今五年前)最大的突破,堪称历史性的成就。这本书也描述了当时双方幕僚折冲的过程,“我方原本坚持要再开场的公开谈话提‘中华民国’,张志军(当时的国台办主任)反应震惊,回应措辞强烈,强调若马坚持提‘中华民国’,习也会提‘一国两制’等台湾不能接受的用语。”几经折冲,在面对外界的公开谈话里,马英九的谈话变成:“海峡两岸在1992年11月就‘一个中国’原则达成的共识,简称‘九二共识’。” 

马习会的公开谈话里只剩“一中”,没有“各表”,据传这说法让现场的我方幕僚与学者相当错愕。不过马英九事后宣称,他确实当著习近平的面讲出“一中各表”与“中华民国宪法”,希望民进党别再诬赖他。据了解,马是在双方闭门会里提到“中华民国”、“总统府”等等字眼,但这已经让他乐得回来骄其妻妾了。

就此,大约可析辨出马英九如何运用这些形容两岸关系的不同字眼:第一、他同样乐于被国际媒体称为“台湾总统”(所以国民党真的别再挑剔外界称蔡英文是台湾总统了);第二、在台湾内部,九二共识才有一中各表,“中华民国主权独立”也只是对内消费;第三、只要与中共官员会面的公开场合,就只剩“一中”,没有“各表”,更遑论中华民国的存在,顶多在私下会面或觥筹交错时,飘过“一中各表”的字眼,或说说中华民国的轶事,而这是为了不让对岸官员觉得“难堪”。

马英九的这些语汇转换,大致上也是从2005年开始,国民党人面对两岸交流的最高指导原则。如果这原则被质疑是丧权辱国,那他们就会阿Q地宣称:两岸能够“平起平坐”、“公开互动”,就是彰显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的最高象征。

为了进一步铺垫这种去主权化的两岸互动模式,这些人也开始曲解中华民国宪法,宣称宪法增修条文有“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是一部“统一”宪法,所以我方不能表到“两个中国”。但事实上,《宪法》本文总纲第二条规定:“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中华民国既是个主权独立国家,国民党也一天到晚要共产党“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这至少也是“两个中国”,怎可能“一个中国”?说穿了,抛弃自己的主权与国格,都只是为了维系国共互动,进而掌握在台湾的两岸话语权。 

国民党从2014年开始一路在台湾兵败如山倒,就是被多数台湾人看破手脚,开始为这种去主权化的两岸交流付出代价。年轻的党主席江启臣想振衰起弊,只好再度回到“国民党的核心价值就是中华民国”的立场,这也是国民党近来立法院推动两项亲美决议案的背景。只是,江启臣想“亲美和陆”,不但得面对共产党的坚壁清野,也必然面临到党内保守派的暗箭狙杀,国民党内的路线斗争早已是现在进行式。 

中华民国的迫切危机来自中共,而非民进党;所以,展现“国民党的核心价值就是中华民国”的最好方法,不是与民进党比谁更爱中华民国,而在于公开表述中华民国(ROC)相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PRC)的存在事实与意义。如果国民党继续搞不清楚这前因后果与轻重缓急,就算再喊一万次“中华民国万岁”也是枉然。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