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群殴女性事件 中共对全社会控制的缩影?

中国河北唐山一群据称有黑帮背景的男性围殴女性,但无人上前制止的视频,引发中国社会的哗然,也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分析人士说,中共对人民的全面监控让多数人产生了“自保”心理,致使公民社会瓦解,女权推动更加困难;再加上警察透过社会管制扩权,形成与黑帮势力勾结。因此,可以说,整个事件是中共对全社会控制下的一个缩影。

唐山一家烧烤店日前发生一起男子因调戏女顾客不成而暴打受害人的事件,该名女子的女性友人想要拦阻,反遭施暴男子友人的暴打。这名女子被拉扯头发拖出餐厅外,并持续遭痛殴数分钟,头部反复被踩踏,最后浑身是血倒卧在人行道上。这起光天化日之下群殴女性受害者的事件,引起中国舆论广泛关注,不少网民对该事件中打人者的嚣张态度和凶狠手段感到震惊。

中国媒体报道,案发当时一共有9人实施暴力行为,包括7名男性和2名女性,涉案人员目前均已全部被抓获归案。其中有3人为中国黑帮“天安社”的成员。

据了解,两名被打到头部、脸部严重变形肿胀,送进加护病房的女子,现已转入普通病房,但她们的行动仍需借助轮椅。

无人制止暴力

有不少明星与网友斥责餐厅里面明明还有其他人,但暴力事件却在众目睽睽下发生,竟没有一个男顾客愿意挺身而出,制止暴力。

影星成龙在微博上表示:“我真的要气死了,一晚上都睡不着,尤其痛心的是全程只有女孩子站出来帮助彼此,围观的男性全都无动于衷。”

电影导演徐克说:“几个壮汉一起出手,每次出手都像要夺取对方性命般的暴袭,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肆无忌惮的态度,这是什么时代?”

中国官媒人民网回应,许多网民指责在场者没有劝架、没有制止,是“鸡蛋里挑骨头的好事之徒”,奉劝要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站在在场者的立场考虑问题,不要轻易挥舞道德的大棒。

也有中国媒体评论说,有不少人指责在场的男性过于淡定,缺少血性,不够男人,但大多数人在当时都不会选择站出来,承认这一点并不丢人。该评论并不认为,这时候有哪个男人冲上去对打,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丧失互助

分析人士说,社会是一个有机体的概念,存在着互助,并不一定需要法律来限制,但中国社会在中共无所不在的监控下已经“解体”。

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随着中国高科技的发展,中共运用国家力量对人民的监控,已经渗透到社会每个角落,“有效地”摧毁了社会上各种自发性组织,使中国变成一个没有公民社会的地方,人们因此也丧失了互助精神,大家只想着要“自保”。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在一个正常的自由民主社会里,要众人旁观一群男人殴打女人的事情很难发生,因为人们知道这是不正义的,而社会之所以成为社会,就是因为人们会彼此互助。但当中国社会上的公民团体消失,也代表社会各种自我管理能力的消失,一切都回到自上而下地党国控制,导致社会完全丧失互信与互相合作的最极端的后果。

他说:“中国大陆早就不存在所谓社会这个东西了,唐山事件里,旁边大家路人每个都围观,这就是典型的中国社会,就是没有社会。”

自保为上策

吴叡人说,中国老百姓很担心,一旦有人出面制止施暴事件,可能会惹上莫名的麻烦,搞不好最后还会被当局当成是首犯,这类事情屡见不鲜。过去有太多关于食品安全、贪腐、疫情防控或人权侵害的吹哨者,好心站出来想提醒大众,或要求官方介入处理,但最后不是被打压禁言,就是吹哨人本身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而逮捕。

吴叡人说:“而且常常被抓的都是真正为社会正义、有正义感或者是有同情心的人,但他反而被抓,然后你在中国大陆住久了,这样的事情看多了,谁敢出面?”

在这场唐山打人事件中,中国女性的“受害者有罪论”也成为一个争议焦点。网上有人谴责被打的这几名女性“在遭到骚扰的第一时间不够顺从”,也有人指责“女性本来就不该半夜去烧烤店用餐”。一些为受害者发声的微博帐号,则被微博官方以“借机恶意发布宣扬仇恨、挑唆性别对立、煽动地域矛盾等极端言论”而被禁言,数量高达两百多个。

总部位在美国加州的媒体中国数字时代说,这不是一个孤立的社会事件,而是整个系统性的性别暴力中的一部分,显示中国民众目前所处的环境,依然存在着支持、鼓励及驱使男性对女性施加暴力的声量,因此,大家应一同拒绝“受害者有罪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指出,中国当局似乎想把焦点从性别暴力移开,并称这是一起涉及当地黑帮的孤立事件,这是因为北京一直将女权议题视为禁忌,特别是他们认为女权主义者是来自海外煽动或颠覆国家的势力。

纽约时报6月16日以“中国女性说‘不’要承担多少风险?”为题报道,内容引述无奈的网民的话说:“在这个世界到底要女人怎样防备才足够?”

公民权利被国家高度限制

分析人士说,中共在对社会全面高压控制下,不只多数人产生了自保心理,其所造成的公民社会的瓦解,更使得人权团体没办法存在,女权团体被打压禁言,因而,中国女权更难得到伸张。

台湾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副教授沈秀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在二元性别划分里,很多社会都把女性看作是男性父权轴线下的一个从属角色,即使一些西方社会也是如此,所以她不会把这样的女性角色归咎为“中国文化”的问题。但她说,文化在累积的过程中会生根、会深化,同时也会被松动或是被制裁而改变。所以,这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化问题,而是跟政治有关。

沈秀华说:“在这种越管控的状况下,一些平权的声音或组织很难动员,只会让这些原来就有的这种女性从属的文化更难去松动,然后甚至可能会更加地被强化。”

沈秀华表示,从社会学一个比较民主自由的价值来思考的话,相对于社会(society),有一个是国家(state)的概念,社会跟国家维持着一个平衡的关系,国家可以支配税收,有很多资源。

她说,社会学家韦伯甚至认为,国家可以合理正当地对人民使用武力。但当人民赋予国家这些权力的同时,也希望国家可以保护人民,而且人民也有自主权利,为自身权益发声。

沈秀华说,比较遗憾的是,中国人民做为一个公民的自主性,以及其维护公民的一个自尊的权利,都被这个国家高度的限制。

她强调,并非中国人本质上就不热心帮忙,外界也不应把中国人描述成一群冷血动物,这是一个中共长期政治经济高压统治、全面社会控制下的结果,种种因素把中国社会型构成人们认为自保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沈秀华说:“我觉得唐山事件有部分是中国社会的缩影吧,那个缩影下来就是人们的自主、然后公民做为一个个体跟群体可以为自己的权利、自由还有自尊伸张,然后互相帮忙的这些东西,真的慢慢被(国家)吃掉。”

具中国特色打人事件?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在脸书上表示,唐山事件是一个“具中国特色”的打人事件,因为酒后一言不合、动手打人之事每天都在全世界各个角落发生,但一群男人围殴女人,即使在对方已经完全丧失抵抗能力之后,仍然拳脚相向,还用椅子、酒瓶攻击施暴,这种事情在别的国家很少见,但在中国绝非个案。

他还说,通常男性在公开场合打架斗殴时,会多少受到传统价值观的影响,而去顾及自己的形象。不管在哪个社会,一群男人打女人都是令人不齿的行为。但是,在唐山这群加害者身上看不到任何这方面的顾虑,可见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道德底线。而且他们打人的时候,现场虽然有很多目击者,但没有人敢上前劝阻。

矢板明夫还说,小流氓能够如此横行霸道,正是因为上面的大流氓胡作非为。他说,习近平上台以后,不断利用警察的力量打压党内异己,加强社会管制,已经使警察的权力无限扩张。这些都是“中国特色”。

红色暴力?

不过,现居美国的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周孝正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强调,这件事跟“中国特色”没有关系,但跟“共产党”有关系。

他说,马克思与恩格斯在1848年写了《共产党宣言》,习近平在2019 年底强调要“重温”经典(《共产党宣言》),并在政治局会议上发表“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的讲话。

周孝正说,“共产党宣言”清楚表明,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所以,唐山打人事件的暴力根源,说穿了就是共产党暴力,就是红色暴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