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成一团 墨尔本商界“摸黑”进入四级封锁

周三(8月5日)午夜起,墨尔本匆忙进入关闭大部分经济体的第四阶段封锁。由于维州政府白纸黑字的条文中存在太多灰色地带,各行业团体不得不自行“脑补”所有的信息真空。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导,一位游说团体的高管周三表示,他正在努力从维州政府获取详细信息,但一无所获。“这简直乱套了。”他说。

伴随着各行业的措手不及,沮丧和困惑正在升级。毫无疑问,这种混乱局面部分是由于企业主和经理们不甘心就这么关门,自然而然地试图在周一(8月3日)公布的第四阶段业务限制清单中寻找漏洞。

举个例子,基础服务的”辅助”部门(包括IT)允许开张,“辅助”这个词汇包罗万象,这是一个漏洞,未来几天,各行各业的数千家企业可能会试图挤进去。

限制措施也确实引发许多实际挑战。对仓库和配送中心的限制使人们不由对超市供应、甚至加油站的供应感到担忧。

建筑行业到头来也没弄清楚分包商是否能跨多个工地干活;制造业认为可以获得赦免,理由是它们为基础服务商工作;零售商仍在摸索什么是“非接触式交付方式”。

因此,随着星期三晚上的截止日期临近,行业组织在搞不清头绪的情况下被迫向成员提供建议,他们只能“希望”这是正确的建议。

维州汽车商会就是其中之一。该商会一直在寻找所需的细节,以告知汽车维修店、汽车经销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没有具体细节的情况下,我们将尽我们所能提供自己的解释。” VACC首席执行官Geoff Gwilym说。但他也不想在未来几周重复发生这样的情况:警察到汽车维修厂要求其关门。

虽然汽车经销商将被迫关闭展厅,但维修部门可以保持开放。允许进行任何与车辆安全有关的工作,包括维修的所有项目。Gwilym说:“连警察都需要灵活掌握各行业封锁的不同要求。“

维州商业团体表示,在过去的48个小时中,与政府部门举行了行业圆桌会议,包括零售、制造、建筑业。商业团体抱怨说,在周三下午5点之前,许多问题仍然没有官方答案。

维州工商会的首席执行官Paul Guerra在封锁期间一直与维州政府密切合作。他认为,政府并没有太多咨询商家的意见。他说:“这让所有人感到惊讶。” “只给48小时通知关闭业务,这不是理想的做法。”

他说,最大的担忧是制造业和纺织业的企业主,他们被迫关闭,合同可能会交给州际竞争对手。“对他们来说,这不是六个星期的徒刑,而是无期徒刑,甚至可能是死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