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庚一被开除 她到底说了什么

近日,海内外中文圈不断被上海震旦学院宋老师因为南京大屠杀的相关言论而被开除的新闻刷屏。中国政府确定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第二天,即12月14日,上海东方电影学院教师宋庚一在课堂上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而被学生举报,事件引发舆论海啸。宋庚一在课堂上讲课的全文迅速在各大社交媒体流传,网友们对举报人断章取义举报的行为大为恼火,多名学者、自媒体人也发声支持宋庚一客观陈述事实。与此同时,举报人董迅也被人肉搜索,据陆媒表示,他每天接到大量的骚扰电话及辱骂短信,目前事件仍在进一步发酵。

12月14日,上海震旦学院教师宋庚一在课堂上针对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人数提出了讨论,并质疑30万的遇难者可能是被夸大的,事后她遭到学生举报。她对学生说:“不应该去恨,而要思考战争是怎么来的。”

对此,不少网民留言炮轰宋庚一“否认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军在南京制造的大屠杀、否认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滔天大罪。”当晚校方回应称,12月14日23:34分,有网友在新浪微博反映我校东方电影学院教师宋某某在课堂上发布错误言论,12月15日上午,学校在了解到相关情况后,高度重视,即刻成立工作组,已启动调查程序。学校将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依纪予以严肃处理。

宋庚一被举报两天后,周四(16日),学院正式将她解雇。

宋庚一课堂讲话全文曝光网络疯传

根据周五流出的一段长达5分钟的视频,宋庚一在课堂上,对30万遇难者这个数字提出讨论,希望以严肃的态度,核对遇害者的身份与记录,并找出战争的原因:“当年日军确实在南京做了反人类的行为。为什么他们会做出如此反人类的行为?我觉得要特别去研究,特别要研究的一点,当年的侵华日军到底在南京杀了多少人?30万人是没有数据支持的。30万人是从一个人的笔记里面大概估计的,也有估计3000的,有估计2万的,有估计50万的,有估计7万的。解放之后,中国历史学家找了其中一个人的话语,30万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数据,然后一直保留下来。

但实际上,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历史学院老师说,最糟糕的事情是从国民党到现在,我们在这些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在这些家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统计出来确切的死亡人数,其实这个是很好统计的。

第一,国民政府实际有身份证号码。死了哪些人,毕竟它是整个南京城的,(举报者:直接发布到空间,然后发到微博上)一定可以统计出来,我们到现在都没有(举报者:你把它举报上去领个50万就不错了)南京大屠杀屠杀多少人,所以日本就否认这个事情。

当时我大学老师在京都大学留学,他当时就看出来。当时有一个中国的XX级别的人去日本访问,电视直播就提到这个事。(他)跟日本首相说,当年(日军)在南京屠杀了30万人。然后日本首相现场说真的吗?有这么多人吗?然后80年代中国那位XX说没30万也有3万。然后我们历史老师看了之后,就觉得为什么这个事情没能挺直腰杆说话,就是因为我们缺了什么。

这么多年来,从45年到现在,缺少社会组织工作,死的是谁,有名有姓的是谁,如果你没有名没有姓没有身份证号,你30万只是一个中国历史小说写作的一个概述。

有学者根据这个数字去统计,根据有名有姓的,都没统计出来几千个人。所以说,我觉得为什么一直不做这个事儿?中国历史学家解放之后,乱造了一个上下五千年,其实我们没有这么多。历史上,不到5000年,甚至不到3000年。但是,我们却没有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严谨地去研究30万人的姓名和他们的身份证号。

所以,我觉得我们无论在国内如何宣传南京大屠杀死了多少人,但是你没有史料去支撑这段历史。你看一看,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所有死亡的犹太人都是有姓名记载的,都是有家庭记载的。我去过欧洲,去过好几个集中营,包括澳大利亚,我去的时候,他们澳大利亚也有讨论。爱尔兰的犹太人,他们都是有名有姓的记录,所以他们真实地统计出了屠杀了犹太人和逃难犹太人的数字,但是很遗憾中国没有。

所以对于这段历史,如果说没有史料支撑的话,那也只是民间说说的。也许死的人确实(有30万),也许死的人不足10万,或者可能真的只有3万,但是我们今天都不知道,因为没有这个名字,这是中国做学术一直都不严谨的一个折射。第二个就是,说日本大屠杀的幸存者还存活61人,我又相信了我们老师说的那个事情,你现在能统计出61个人,起码那30万人名字都统计出来。然而很遗憾,我们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面没有,大家有机会去看一看。

我还想说的是,不应该永远去恨,而应该是去反思一下战争是怎么来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此事,民间舆论存在两极化。有网民留言炮轰教师宋庚一“否认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军在南京制造的大屠杀、否认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滔天大罪。”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以严厉的口吻,批判宋庚一老师“枉为人师、枉为国人”。但也有舆论普遍认为女教师的言论并无不妥,甚至有舆论要求严惩告密的学生,但有关言论被官方迅速封锁。

此事引起了传媒界的关注,许多资深传媒人表示,无论是从教师的学术严谨态度,还是作为新闻事实永远为第一要素的基本原则,宋庚一的言论,都没有问题,并且表现得非常出众。

事件也在法律界引起关注,许多法律人纷纷在网上表示声援,很多律师希望她站出来起诉上海震旦学院。资深律师冉彤指出,律师们都希望提供援助给宋庚一老师,但一直联系不到她。

越来越多的人都在为宋老师叫屈,但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官媒,却依然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资深传媒人赵先生透露,虽然很多传媒人与法律人为宋庚一老师鸣不平,但相信言论很快被官方封杀。虽然有其他同学也为老师抱不平,把告密学生的各资公布网上,但相信官方也不会处理这个陷害老师的学生。他感叹,正常的学术逻辑、社会逻辑荡然无存。

自媒体人发文力挺

一位看完宋庚一讲课视频的自媒体人撰文称:结合宋老师前后的教学语境,她在课堂上的言行并没有煽动与挑衅,也没有反对、抹杀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她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逝者,这有错吗?

一些官媒不分青红皂白,主观定性为“质疑历史真相,妄为人师”的言论,还扣下“为罪人开脱,抹除民族苦难,这般无知无德怎配指导下一代”、“历史为根基,教育是民族未来。未来失了根基,民族将何存”,每一句评论,刀刀见血,言辞激烈,直接给人定罪,让人莫口难辨。官媒的定调,微博推上热搜,学校快速反应,再结合一边倒的民意,这个老师的灾难近在咫尺。

下午官媒定调,晚上学校直接发出开除的声明 —— 好果断,好迅速,好牛逼,好会进行舆情回应。我不得不为这个职业学院反手点赞,至少该校的处理速度甩过湖南某所高校几条大街。

同时,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打开了宋老师的教学视频,我看到了坐在后排的学生边嘲笑、边录音、边讽刺、边议论,边说要举报,还要发微博。我为这群乌合之众的学生感到悲哀,在家庭与学校教育中,没有把为人正直、胸怀正义、善良悲悯的情怀学到,没有把做人的最基本的品性养好,反而学会了告密、断章取义、讥讽老师、利用网络,煽动民意的无耻的,卑鄙的行径。

署名“二大爷”的自媒体人在社交媒体发文称: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在故意为给自己传道受业的老师挖坑布雷,甚至故意掐头去尾,剪辑掉某些部分,陷害自己的老师。当然,最大的悲剧可能是他们根本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甚至可能还十分自豪。

当年父子相残,夫妻反目的文革场景还并未远去,甚至那一代活活打死自己的老师的红卫兵们多还健在,没想到旧的没去,新的已来。一浪接一浪的,是饱含民族悲剧命运的潮水。

是什么样的环境,把这些本该对新知如饥似渴的年轻人,异化成了脑子里装满大粪、道德上溃烂不堪的恶毒小物种?又是什么样的人,希望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年轻人,都长成这样?

如果一个古老的民族,他的情感已经脆弱到居然容不下一个女老师说几句在情在理的真话,那么这种情感是廉价而可疑的,它很可能是某种思想供给的后遗症。开除一个女老师并不会让我们形象更高大,只会显得更加猥琐。在人人自危的环境中求知,最终只会造成双重尴尬——要么是糟糕的老师配不上好学生,要么是糟糕的学生配不上好老师。最终的结果一定是糟糕的学生和糟糕的老师抱团存活,在新义和团的世界里互相肯定、共同沉醉。

迄今为止,宋本人没有公开发声。传媒人甚至担忧她会因官方的施压而遭受牢狱之灾。他们纷纷感慨,宋庚一这样一个优秀的老师和新闻教学从业者,却被一个学生用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的剪辑举报,被拿掉了饭碗,上演了一出“高校逆淘汰”的闹剧。 

知名评论人士王五四在一篇文章中严厉的指出,当前的舆论氛围可以说是乌烟瘴气,好人不敢作声,恶人指鹿为马,凡事不讲道理、凡事不讲法律,一句“你不爱国”就能引来千夫所指,自己百辞莫辩。

举报人董迅被人肉搜索 每天接大量骚扰电话、短信被迫关机

宋庚一事件引发舆论热议的同时,视频的拍摄者也因引爆网友怒火被人肉搜索。经网友披露,此人名叫董迅。在把视频放上网的第二天,董迅拍摄了一小段视频,解释他为什么举报。而他的形象也迅速在网络流传。

与此同时,董迅的手机号码也被发布到网上,他表示自己的手机每天接到大量的验证码短信轰炸,同时还有大量骚扰电话不停,严重地影响正常生活,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隐私被泄露。

董迅接到大量辱骂短信
董迅接到大量辱骂短信

 之后其手机不断受到大量辱骂短信和骚扰电话,附带本人的姓名,他才认识到自己的隐私被泄露。董迅称,自己已经报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