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起底孙力军同伙落马细节 称其被从地下室带走

11月5日,陆媒发文披露前山西省公安厅长刘新云落马的细节,及其“酷吏”的真面目,强调刘新云与孙力军同属一个团团伙伙,并暗示刘新云和孙力军均为江泽民集团政法系统政变团伙中的要员。

刘新云是2021年习近平当局清洗政法系统时落马的首个副省级政法高官,也是近一年来,继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王立科、彭波之后第六个落马的省部级政法高官。

2021年11月5日,中国官媒《中国新闻周刊》发文《“酷吏”刘新云:结交政治骗子,滥用技侦手段》,深度报导刘新云落马细节。

刘新云被从地下室直接带走

文章披露, 今年4月9日,刘新云正在山西省委开会,突然被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从会场带走。带到地下室后,用一辆早已备好的车将其带走。当日,刘新云的秘书郭帅也一同被查。郭帅颇得刘新云赏识,一路追随刘新云的脚步。

报导称,很多警察都没想到刘新云会被查,当天晚上,很多警察为此聚餐庆祝。

官媒暗示刘新云是孙力军政变团伙的要员

文章表示,刘新云被查后,有两点颇受外界关注:一是,其双开通报中称其“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二是,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其在山西任职期间“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和制度规定,违背信息化技术发展和项目建设规律,在有关项目建设过程中,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文章强调,孙力军、龚道安、刘新云三人在公安部存在工作交集,而且三人的双开通报中均有,“在党内搞团团伙伙”。 

时评人李燕铭分析,六中全会前,官媒深度起低刘新云落马内幕,强调其与孙力军、龚道安在公安部存在工作交集,均“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暗示刘新云是孙力军为前台代表的江泽民集团政法系统政变团伙要员。

另有观察人士认为,孙力军、刘新云等案并不单纯,可能涉及“谋反”与“政变”,这就势必牵扯至少副国级官员,“团团伙伙”既可以指下游的打手,也可能涉及更高级别官员,未来究竟是会出现更多下游人物,还是更大的风暴,就要看中共内斗的走向。而《中国新闻周刊》这篇报导,仅仅将孙力军与刘新云归为一个团伙,给人一种该团伙止步与省部级的印象。

多位警察认为:刘新云是“酷吏”

文章称,晋城市公安局一位警察披露,刘新云的政治欲望很强,“只要能满足他的个人政治欲望,他就不管警察死活。他经常白天晚上开会发号施令,让全省警察忙得不可开交,经常折腾得大家周末都没法休息。他甚至还叫停了全省看守所的小卖部,导致犯人没法买东西。”

文章还称,山西省公安厅和基层多名警察都称刘新云是“酷吏”,经常当众责骂警察。甚至在一些会议上,刘新云曾把一些省厅总队的总队长或市局局长都叫起来,当众骂得很难听,完全不顾及他们的感受。山西省公安厅一位前官员透露,“在山西公安系统,刘新云能做到80%以上的人说他不好。” 

刘新云遭遇“大师”与政治骗子

文章披露,山西省多位警方人士称,刘新云比较迷信,2020年,他曾专程去运城市绛县拜访一位所谓的“大师”。“大师”告诉他三个月后就会升官,他信以为真。但事实上“等待他的是被查的命运”。

文章还爆料,2018年,刘新云到山西任职后,曾公开吹嘘他认识某中央高层亲属。一位山东省政法系统人士透露,刘新云在山东任职期间,他曾遇到一个自称和某中央高层亲属关系密切的骗子。这位骗子称“能在时机成熟时帮刘新云引荐认识到该亲属,让其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刘新云信以为真,但事实上,他被骗了。另外,刘新云在山西任职时,开会时经常故意闪烁其词,有意人为制造他“后台很硬的舆论”。

嫌风水不好 搬迁公安厅大楼

文中称,2018年1月,刘新云刚来山西省任职时,省公安厅办公地点位于太原市五一路。该址地处市中心,交通便利。但刘新云认为风水不好,后来经风水先生查看,他选中了位于龙城大街的的一个烂尾项目,欲将其重新开工,改为公安厅新的办公楼。

文章披露,该项目原为山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建设的丽华甲第苑酒店。2013年左右,主体工程建成时停工。2019年10月25日,山西省公安厅正式搬进新址。一位参与项目装修的企业负责人称,从同年1月刘新云决定搬迁,到入住仅用了9个月。

为行贿  私吞价值连城的文物青铜鼎

文章还称,山西省地下蕴藏着丰富的文物,盗掘古墓葬犯罪案件时有发生。到任山西后,刘新云很快就决定亲自担任“6•03盗墓黑帮案”专案组组长,打响了他就任山西后扫黑除恶斗争的“第一枪”。两名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被判处无期徒刑。2018年以来,山西公安机关共破获文物犯罪案件796起,收缴文物24876件,其中一级文物102件,二级文物215件。

文中爆料,但在警方将这些文物移交文物部门前,刘新云选中了部分价值连城的文物作为其个人行贿的工具。其中有一尊青铜鼎被他送走后,又找人仿造了赝品。当警方正式向文物部门移交时,相关专家虽然看出了部分破绽,但也没敢拒收。

但报导中却没有讲明刘新云将青铜鼎送给了谁。在外界都在观望中纪委是否会深挖刘新云等政法虎背后的靠山时,这篇算是深度起底的官媒报导,但却止步于关键之处,引发外界关注。

监控监听高官  

《中国新闻周刊》在文中表示,刘新云被查后,公安部门在内部通报时提到刘新云滥用技侦手段。称他“在山西时,滥用技侦手段,监控监听省委、省政府领导。”

五个落马警虎中刘新云有个“特殊”之处

《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号“政知圈”2021年8月27日发文盘点,十九大后,被查的“公安虎”至少有5人,分别是公安部原副部长孟宏伟(2018年10月被查),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2020年4月被查),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2020年6月被查),上海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2020年8月被查),以及山西省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2021年4月被查)。

其中,孟宏伟 敛财数额超1446万,并于2020年1月犯受贿罪获刑13年半。

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均被指“在党内搞团团伙伙”。

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

刘新云是上述五个公安系统“老虎”中,首个涉嫌滥用职权罪的官员。纪委通报中曾提到,刘新云急功近利、好大喜功,滥权妄为造成重大损失。

刑法第九章“渎职罪”中,对滥用职权罪作了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十九大之前落马的“警虎”中,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2014年7月被查,被判死缓,终身监禁)犯了六宗罪,其中一个就是滥用职权罪。

法院查明,武长顺在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期间,滥用职权,对他人采取刑侦措施,损害他人合法权益,情节特别严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