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未躺平 铁链女声援者拘留所故事引上亿阅读

两名志愿者这个月11日赴江苏省徐州丰县,声援徐州铁链女。“我能抱起120斤”在博文中提到,她们在孙楼派出所被“收留”并遭锁上手铐。两人一度失联将近7天,又在微博报平安。两个90后少女的勇敢在微博爆红,相关贴文累积阅读量高达上亿。目前为止,“小梦姐姐小拳拳”相关发文已经被封锁,但是“我能抱起120斤”赴丰县的遭遇仍能在微博上阅读。 

“我能抱起120斤”在微博发文提到11日在拘留期间差点死掉的境遇。,她写道在孙楼派出所被4、5个高壮的男人抢手机,并且被上了手铐。之后还有人拿着电脑包罩在她头上,感觉快窒息、缺氧;接着又被带往沛县公安局,现场有13个男人,一半穿警服。她被带进审讯室,盘问有关上传徐州8孩母亲案的影像讯息,并指她们发布虚假影像。沛县公安审问,说她犯了“寻衅滋事罪”,她自认沛县抓她的经历成了她最严重的心理创伤。

两名志愿者虽然遭到审讯殴打,但是面对公安的恐吓要挟,在对话往来中仍然充满机智和勇气,甚至策划要在未来的庭审时间充分对质表述自己立场。两名年轻人的表现让外界刮目相看。留言区有人称赞,“非常了不起的人,有非常了不起的经历,你是勇士,你可屠龙。”还要人说,“这要是拍成电视剧,剧组都舍不得请那么多群演审讯这场戏啊,即使演出来观众都要惊呼不可能吧这么大阵仗的程度”。

志愿者被拘遭遇发微博 网民声援急备份忧遭删文、封号

有网友担心“我能抱起120斤”的发文被删了,说是看了惊心动魄,无比钦佩这些勇敢的人,何况还是姑娘,称赞她们坚韧顽强胜过男性,还自愿帮忙把相关遭遇的发文都备份并转帖。

“我能抱起120斤”22日发文说,“说出来吓死你,我曾经参与过一个几亿的项目! ​​​”3天刷出1.5亿的阅读量。不过,另一位同赴丰县的“小梦姐姐小拳拳”微博的帐号已遭封号。

“现在审查还没有达到很严厉的程度,其中一个当事人微博帐号还没被封,相当难能可贵。一般来讲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在事件稍后帐号都会被封掉,这个微博帐号还有。”曾经担任新浪微博审查员的刘力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

不过,刘力朋注意到,微博一般遇到这种阅读量会急于给这个事件当事人认证,比方前一段时间受到网暴自杀的少年刘学州,事件在网上发酵后,微博很快就给刘学州一个认证加“V”。刘力朋解释,微博主动给网络当事人认证,有助于提升微博公共讨论的流量。

刘力朋:“这两个试图去丰县调查或是援助也好,她们两位一直没有得到认证,他们所使用的#(hastag),常用的话题都被取消掉,被密切注视随时都可能封掉。”

关于两个90年后小女生,勇赴丰县声援却遭扣留,其中有人在微博遭噤声。中国《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益中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是两个不同的系统在控制这个事情,当地的派出所或是公安局也好,现在维稳对她们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不太可能直接导致网管部门新浪微博关闭这两个人的帐号,我认为可能性不大,一般不是这么操作。” 

铁链女事件民怨沸腾 为何能延烧近月

铁链女事件从农历春节前爆发以来,在中国引起舆论沸腾,意外地延烧了将近一个月,却没有全网封杀。刘力朋解读,一般人都高估审查的能力,如果讨论太广就很难被审查掉。他观察到丰县相关话题还是很多被删得七零八落,只不过到现在网民没有发现很明显一条红线,所以还没有全面封杀掉。

刘力朋:“后面如果央媒介入,如果他们找到好的切入点介入、肯定志在必得状态,要把舆论洗回来,现在看起来他们还迟迟找不到切入点参与,央媒迟迟没有办法。”

程益中提出,这个事件网上民怨四起、舆情浩浩荡荡,但是当局对这个事件判断很清楚,对他们来说不是大得不得了,尤其影响不了大局的稳定,不值得马上把这个声音给消掉。

程益中:“这个事情为什么没那么严重,它是一个所谓的落后野蛮农村地区存在的恶劣的侵犯人权惨剧,当局认为不是官员的暴行、也不是地方直接施政的错误,它有这方面考量。如果这件事是警察的暴行、是官员的事务就不一样。我认为这对当局合法政权冲击是不存在的。”

程益中表示,当然也不排除有网管部门具体发号施令的人觉得这事情太恶劣,当地丰县小小的政府处理这个事情太愚蠢。如果没有江苏省层级宣传部门来进行所谓的舆情控制的话,最高部门的网检没有必要发号施令、统一舆论,还没到这一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