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铁笼女”调查结果出炉 官方称不存在虐待行为

4月6日,中国陕西省榆林市通报“铁笼女”的调查结果,称通过DNA鉴定,确认”铁笼女”是来自汉中的陶姓女子。在2010年走失后被拐,与先生生育一子一女,还称她没有遭受虐待监禁。该通报引发一片嘘声,不少网友直言“我们没瞎”。

陕西官方对“铁笼女”的通报

通报称,本案有2人涉嫌拐卖妇女遭刑事拘留,”小雨”的先生李某民因为追效期已过未被追诉。调查中发现的外来人口管理、户籍登记及出生医学证明发放等违规违纪问题,则有13名基层官员干部遭到处分。

通报还称,经亲属辨认以及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DNA比对,“小雨”认定是陕西汉中市佛坪县失踪女子陶某侠。

通报表示,“小雨”1983年出生,2002年5月在佛坪县高中就读期间,出现言语混乱、精神错乱等状况。同年6月,在洋县某卫生院精神科治疗。2003年6月,回到家中长期服药控制病情。2010年8月,在西安市周至县陶某家居住期间两次走失,第一次走失后8月31日被亲属从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接回,此后再次走失。

经调查,2010年9月,吴某娃在西安市鄠邑区某广场遇见“小雨”,见其精神不正常,遂带回自己家中。之后,吴某霞(吴某娃的姐姐)联系王某明(李某民的三哥),称其弟弟家中有一精神异常女子可介绍给李某民当媳妇,并索要所谓为该女子看病等花费的人民币一万元。

2010年9月14日,李某民、王某明将8000元交给吴某霞、吴某娃,李某民带着“小雨”回到佳县共同生活至今。

2022年3月10日,公安机关对吴某娃、吴某霞等涉嫌拐卖妇女的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侦办中。李某民涉嫌收买被拐卖妇女犯罪,已过追诉时效。

通报并称,网传“小雨”遭受虐待等讯息不实,所谓的“山洞监狱”是其先生堆放东西的土窑;“铁丝网”实为鸡棚、羊舍安装的金属网护栏(约80公分高); “窗户上密集钢筋”实为窗户上安装的防盗窗;大门口和房顶的电线杆安装有两个监视器,则用于羊舍和院落安全防护。

经医院体检,“小雨”并没有网传脚底烫伤,全身皮肤(包括双下肢、足底)未见明显疤痕、淤青、擦伤,四肢关节活动正常无畸形。

当地村民陈述,“小雨”精神异常,生活不能自理,日常饮食起居由李某民照顾,未发现他虐待“小雨”等情形。

至于网传“铁笼子”,则是2017年至2021年期间,李某民驾驶机动三轮车接送儿子上下学,给三轮车安装了铁皮车棚。因”小雨”生活不能自理,李某民接送儿子时都带着“小雨”,并在车棚内放置被子、凳子,行驶途中插住或者锁上车棚门。2021年,儿子住校后,李某民将车棚拆卸下来,一直作为养鸡棚使用。

经调查,2012年11月3日,“小雨”生育一子,佳县中医院违规办理了“出生医学证明”。2014年5月25日,“小雨”生育一女,因无力抚养,李某民将该女送养给刘某兵(婚后未生育)。

通报称,“小雨”在佳县期间,民政部门将其纳为农村一类低保物件;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者后,医疗卫生机构定期开展随访、健康指导等服务;评定为精神二级残疾后,民政、残联等部门发放年度生活补贴、护理补贴、精神病人服药补贴。

联合调查组表示,据3月25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上海)鉴定意见:”小雨”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处于发病期。3月29日,她被送往精神卫生专科医疗机构接受治疗,同时落实专人照顾其儿子的学习、生活。

网友质疑当局“指鹿为马”

通报出炉后,引发一片嘘声,有网友称,此篇通报与“铁链女”同出一辙,铁链女不是西川失踪女孩李莹,“铁笼女”不是青海大学生王国红。还有,都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了,还说没有受到虐待,真是无语。

有网友指称:通报里说的话连小孩子都骗不过,这个也能正经八百地当官方文件?李某民囚禁铁笼女之所以被曝光,本身就因为是他自己在快手直播上透露的,从多则视频中都可以看出“铁笼女”被折磨、虐待。还有,“铁笼女”的两次寻亲更是诡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牵扯着巨大的利益链……。先不说这个,就说只要是有眼睛的,就能看出“铁笼女”和青海大学生王国红是同一个人!这通报,不是瞪着眼睛说瞎话吗?

铁笼女疑被拐大学生 遭毒打精神失常

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账号“我是李奇峰” (ID:904949992)的主播李利民是陕西榆林佳县金明寺镇元团卯沟村人,他在直播中,主要播放自己的家庭生活。现今,李利民在快手平台已是拥有近十万粉丝的网红主播。或许为了吸引眼球,他在直播中爆出了很多猛料。

陕西“铁笼女”调查结果出炉 官方称不存在虐待行为
(网络图片)

在一次直播中,李利民透露,他的妻子小雨是捡来的,两人自2009年开始同居。小雨曾经多次试图逃跑,他用毒打及其他特殊手段制止等等。从直播中可以看出,小雨早已被他虐待地精神失常。

李利民亲口称,小雨为他生有一子一女,儿子叫李之龙,2012年11月3日出生,女儿2015年5月25日出生,之后他以三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女儿卖给邻村。

在直播中,李某还展示过他托人给小雨上的户口本,上户口的时间是2019年5月8日,与李利民的关系是夫妻。户口本上记载:唐小宇,出生年月日:1975年5月5日,身份证号码:612729197505051523,高中文化。

多位观看过李利民直播的网友称,李利民数次在直播间透露虐待小雨的言论,说刚捡回小雨时,将她绑在凳子上三天三夜。还有网友保存了小雨脚上被大面积烫伤及脸部红肿的截图。

有知情者称,李利民家后山有一个山洞,小雨曾在神经错乱时管那个山洞叫监狱。另外,李利民有辆三轮车,车的后部焊有一个大铁笼,上边有一把大锁,有一次小雨看到有人来了,一下子就钻进了铁笼子里。

另一位知情者称,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爆发后,李利民变得非常警觉,只要有人对小雨受伤受虐发出质疑,就全部拉黑。

李利民在直播时毫不在意地展示他的住所,他的房子建在一座山头上,四周并无人家。他在房子四周自建高墙铁丝网,还在房顶上边安装了摄像头,房子的窗户上还有密密的钢筋。

李利民甚至在直播中扬言,他准备了雷管炸药,如有谁来抢小雨,他就与其同归于尽,孩子他交给他哥哥等等。

“小雨”的两次诡异寻亲

为了博眼球,李利民在快手直播间假借为小雨寻亲,与快手几个主播假借寻亲相互炒作。

青海一位高姓主播称,他得到消息说小雨(铁笼女)是佛坪县袁家庄镇的陶艳侠。因此在2020年11月将小雨带到陕西汉中市佛坪县认亲。

高姓主播在直播时出示了陶艳侠的户籍信息,陶艳霞的出生日期为:1983年1月3日,身份证号码:612330198301030024,汉族,小学文化。

报导称,如果这个户籍信息是真的,不存在时间不符的问题(户籍登记日期2014年),如果当时陶艳侠还在佛坪,那她就不应该是在2012年就已经在佳县产子并被拘禁的小雨。

但诡异的是,高姓主播将铁笼女小雨带到陶艳侠的家乡,与据高姓主播所说是陶艳侠的哥哥陶跃文见了面,并合了影。但奇怪的是,陶跃文自始至终都没有亲自公开承认过有小雨这个妹妹,更没有关心和解救饱受摧残铁笼女小雨的任何举措和言语。

匪夷所思 铁笼女是记者?还是失踪大学生王国红?
三人合照(网络图片)

如果按高姓主播所说陶艳侠的父母已经双亡,那么作为工作条件还不错的哥哥陶跃文若真一个叫小雨的妹妹,从情感上来说,不至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生活在被虐的惨境之中。

更让人疑惑的是,如果陶艳侠在2012年之前就已经失踪,为何所有人都找不到其家人的寻人信息?

这次认亲种种细节都透出不寻常。

第二次寻亲

或许是第一次寻亲时遭遇到太多质疑,或许是认亲直播时众网民有强烈要求,高姓主播后来把铁笼女带到了失踪大学生王国红的家乡青海西宁大通县。

与在陕西佛坪县冷清的认亲场面不同,铁笼女小雨受到了王国红家乡父老乡亲的夹道欢迎,迎亲场面热闹非凡,众多乡亲均认出小雨就是王国红。

匪夷所思 铁笼女是记者?还是失踪大学生王国红?
铁笼女受到了王国红家乡父老乡亲的热烈欢迎。(网络图片)

更令人惊喜的是,早已被虐待精神失常的小雨居然在几十人高中毕业照中指认出了自己和老师,而且在没人带路的情况下自己走到了王国红的家中并在沙发上坐下。

匪夷所思 铁笼女是记者?还是失踪大学生王国红?
(网络图片)

 

匪夷所思 铁笼女是记者?还是失踪大学生王国红?
小时候的王国红(左上),铁笼女的女儿(右上),王国红的弟弟(左下),王国红的儿子(右下)(网络图片)

然而,就在王国红的亲人强烈要求将小雨留下来的时候,高姓主播却打电话叫来了警察。警察说怕出事情,赶紧带走吧!

结果小雨被高姓主播等人带到了医院,随后又被带到了其他地方,说是做DNA鉴定。

紧接着,高姓主播等人把铁笼女小雨送还给了自称是把她捡回家并毒打的李利民。

再后来,高姓主播说鉴定结果不是王国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