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这是一个只有费正清没有麦卡锡的年代

从澳洲政府推动立法试图阻止红色势力渗透各领域开始,围绕澳洲华人的话题,有两个论调一直被刻意炒作,一个是“种族歧视”,另一个就是“麦卡锡主义”。

尤其在去年10月的一次听证会上,自由党参议员Eric Abetz公开询问3名华裔澳洲公民“是否愿意无条件谴责中共专制?”结果引起一场没完没了的风波,三位被询问者不但拒绝回答,更认为这样的问题涉嫌对华人的“种族歧视”,是“麦卡锡主义”在澳洲的翻版,他们的回应得到了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持,舆论跟著沸沸扬扬。

澳洲曾经有著臭名昭著的“白澳主义”历史,华人经常搬出“种族歧视”作警告也无可厚非,但对“麦卡锡主义”的指控仅出现在最近几年,主要出自几位澳洲前政要之口。

2016年,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卷入黄向墨红色政治献金的丑闻案,结果断送了他的政治生涯,对此,前澳洲外交部长,时任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所长的卜卡(Bob Carr)公开批评澳洲媒体的批共言论,称是“麦卡锡主义”复活。

随著澳中之间的战略紧张局势加剧,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也多次公开批评自由党政府正在以“麦卡锡主义”应对中国。他曾强烈抨击自由党议员Andrew Hastie对中共恶行的指控,称澳大利亚可能会陷入麦卡锡时代。

有意思的是,当澳洲学者或前政要以反“麦卡锡主义”为由打击批评中共的声音时,新华社等党媒都会力捧,并作广泛传播。

媒体对“麦卡锡主义”的描述几乎都是结论性的,含糊不清。那么,“麦卡锡主义”究竟是怎样的“魔鬼”呢?

要了解那段历史,就要追溯到中国国共内战的年代了。

日本投降后,在苏联红军的支持下,中共发起内战意图推翻美国的盟友国民党政府。人们一直以为,那时的美国杜鲁门左翼政府是站在国民政府一边的,其实并非如此。由于美国政府对中国形势的误判,对中共的崛起掉以轻心,更给予某种幻想,使得美国政府各机构以及美国驻华军队在国共内战中保持著观望状态,对国民政府的求援基本都是阳奉阴违,结果中国变色了。

中共夺得政权后,立即爆发朝鲜战争,美国不得不与中共政权作战,付出昂贵的代价。美国政府这才意识到苏共与中共的间谍在美国的活动非常频繁,几乎影响著政府的判断力。

麦卡锡,Joseph  McCarthy
乔•麦卡锡(Joseph McCarthy)

这时候,一位叫做乔‧麦卡锡(Joseph McCarthy)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横空出世,在1950年2月的一次演讲中,麦卡锡以掌握大量证据为由,严厉批评共产主义份子对美国各个领域的渗透与破坏,尤其是对美国国务院与军队的渗透,他指责美国当局漠视共产间谍的危害性,使得美国“失去中国”,最终与中国作战。

麦卡锡更将矛头指向四位直接影响美国当局决策的“中国通”,首当其冲的是美国的中国研究学界领袖人物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麦卡锡称他们是“四个该为输掉中国负责的约翰” (四人英文名都为约翰John)。把对共产间谍的指控上升到美国的重量级人物,是麦卡锡最终失败的原因之一。

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
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资料图片)

麦卡锡对政府的批评获得全美上下的极大关注,并使得他成为美国最知名的政治人物,他的呼吁让许多美国人觉醒,看清了共产主义的邪恶;也让无数盘踞在各个领域内的共产党人无地自容,人人自危,当然也激怒了美国的左派势力与亲共人士,以及美国军队的高层。

由于大量的亲共人员被怀疑是共产党员,或共产间谍,以致他们被社会唾弃,有的失去了工作,一些左派组织也遭调查。于是,美国强大的左派势力以及军队高层认为反共浪潮扩大化了,指责麦卡锡的证据不但“无中生有”,还制造了“人权危机”与“社会动荡”,并将此现象称为极右的“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进行批判。

1953年,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担任盟军在欧洲的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出任美国总统后,麦卡锡与美国军队的矛盾白热化,最终,麦卡锡关于“共产党大规模渗透美国”的指控遭到美国参议院的正式否认并加以谴责。

从此之后,“为甚么输掉中国?”这种让美国政府丢尽脸面的争论不再进行,打击“麦卡锡主义”成为了意识形态中的政治正确。尽管如此,美国政府从杜鲁门到艾森豪威尔还是“亡羊补牢”似地制定了一系列的法案以削弱共产党对美国的渗透与影响力。

不过,对于麦卡锡本人,社会至今无法盖棺定论。据一些报告称,在苏联的档案解密后,人们发现,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苏联间谍的确在美国大肆活动,超过许多学者的预想。麦卡锡当年所认定的共产党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很精确的。

虽然一直以来有很多人为费正清辩护平反,费正清的门生也遍布各地学术界依然发挥著影响力,但许多研究学者根据费正清的文献依然得出以下结论:“散播不利国民党的谣言,打击国民政府信誉,促成美国政策有利中共,影响国民政府在大陆的溃败。他在中共眼中,无疑是个英雄。”

由此可见,“麦卡锡主义”的产生有著特殊的历史背景,麦卡锡本人在美国历史上的功过是非,也只能见仁见智了。但遭受打击的费正清之流是中共夺取政权的功臣却无可非议。

2月底,我借参加一个论坛会的机会,谘询了几位澳洲学者与议员,尽管他们对“麦卡锡主义”的评论有差异,但共同点都认为澳洲根本不存在“麦卡锡主义”,并称那些叫嚷警惕“麦卡锡主义”的人无非就是为了压制人们对中共的批评。

澳洲知名左翼学者Clive Hamilton认为,历史对“麦卡锡主义”的指控是不准确的,“麦卡锡主义”是希望将共产主义者从美国国会、好莱坞、工会等各种机构中排除出去,结果却成为了美国的一个“巫婆”。

澳洲众议院自由党右翼议员George Christensen 表示,过去批判“麦卡锡主义”,是因为那个时代出现打击臆想敌人,缺少依据。但在澳洲,中共影响及破坏澳洲价值观是事实,警方一旦锁定目标,那都是国家安全局或情报机构确认的。

研究中国历史的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认为,虽然“麦卡锡主义”有不尽人意的缺陷,但当年麦卡锡发出的警告是很有价值的,他促使人们开始反思如何提防共产势力。他说,当今澳洲有些人心怀叵测,刻意维持著60多年前的思维,认为调查中共的代言人是违反人权的。

对此,本人认为,不负责任的舆论往往会误导社会,其实麦卡锡也不是甚么“妖魔鬼怪”,而是当年少有的觉醒者之一,当今澳洲现状与“麦卡锡主义”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由于澳洲拥有健全的法制与成功的多元文化建设,即使当今中共势力对澳洲的渗透力远远超过了当年的美国,却依然没有出现麦卡锡,更何况“麦卡锡主义”了,反之,费正清一类的人物倒是层出不穷。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Jin User Says

    历史已证明麦卡锡是正确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