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泛民47人两天受审24小时 已三天没换洗衣物

香港47名泛民人士遭控犯下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从3月1日开审,至2日合计审了24小时,还有8人留待3日开庭再审。成为阶下囚的大律师刘伟聪说,他已三天没冲凉、洗头及换衫。有法律界人士批评有关做法不人道。

综合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案件从开审首日一直审到第二天(2日)凌晨近3时才散庭,但众被告清晨5时始获安排离开法院,近7时才送抵荔枝角收押所,8时许又要返回法院应讯,期间仅两小时休息时间,饱受肉体煎熬。而审讯第二天一直到晚间10时37分才休庭,馀下8人于3日中午12时继续进行保释陈词。

2日进行的聆讯,分别有被告杨雪盈、徐子见缺席,谭凯邦、梁国雄及林景楠则在下午出院后返回,戴耀廷因出席占中案上诉聆讯,至傍晚上诉案完毕后才返回本案。由于缺少休息时间,2日仍有被告出现身体不适,林景楠在晚间近10时又因呼吸困难召救护车,何启明也被送院照顾。

此外,梁国雄律师早前在非法集结案中透露,患心脏病的梁国雄上庭前在警署失眠,亦需服药。徐子见律师透露,徐患糖尿病,需长期服用止痛药及每日注射两三剂胰岛素,拘捕后因没胰岛素注射仍需留医,未知何时出院。何桂蓝开庭前低头伏在犯人栏的木栏上,状甚疲倦。

“一生奉公守法” 刘伟聪身陷囹圄

本身是大律师的刘伟聪自行陈词,一开始便向法庭致歉,表示他已三天没有冲凉、没有洗头、没有换衫,并指“原来一个人被褫夺自由,亦会被褫夺卫生、仪容,原来会令人失去自信”。他直言不明白为何自己“一生奉公守法,会落得如此下场,身陷囹圄”。

刘伟聪最后一度哽咽说,很庆幸自己被押送上庭时,还有人叫他一声“刘大状”(港人俗称大律师为大状),而不是叫他“D16”(第16名被告)。刘在陈词时,旁听人士数度为他鼓掌。

此外,有辩方于2日晚间聆讯尾声时,向法庭申请让家属将衣物递交惩教职员,但遭国安法指定法官苏惠德拒绝,指家属应透过一般程序处理。辩方指一般程序需一星期才能将衣物交到被告手上,而被告连同3月3日在内,已四天三夜没换内衣裤,能否让他们短暂保释以便梳洗。此请求仍遭苏惠德拒绝。

还有大律师提议法庭下令惩教署让被告洗澡,但苏惠德称难以干涉惩教安排,但3日可以晚些开庭,让被告有更多时间梳洗。对此,刘伟聪即刻大喊表明不想长时间留在惩教院所,希望尽早处理保释程序。也有律师表示延迟开庭只会拖长程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