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主义是否为压垮社会主义的稻草

新冠疫情正在冲击全球经济运行规律,生产消费秩序大乱,中共中央拟订的双循环还来不及调动起来,转眼又到了毕业旺季,中国今年有九百万高校毕业生将投入就业市场,更使得失业率雪上加霜,都令站在第一线的总理李克强头疼异常。

去年此时,李克强号召用“地摊经济”来应急,因为拂了习近平面子,短短十天便被扼杀,而更早之前,习主席仿毛主席,号召知青下乡光荣创业的指示也已束之高阁,不了了之,于是李克强最近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再造新词鼓励自行创业,喜称全国有两亿人从事“灵活就业”,这些人当然就不纳入失业统计了。

所谓灵活就业,指的应该是没有固定工作的打零工状态,也可以理解为朝不保夕,不知道下一餐在哪里,这和中共坚持的社会主义优越性非常违和,遗憾的是,尽管伟大如习主席,一时片刻似乎也支不出什么高招。

就在这个尴尬时刻,不知打哪里冒出来一个鬼才,居然在《知乎论坛》上倡议“躺平主义”,它的论述宣言很简单,就是号召九零或零零的后青年,以“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的“六不主义”,实行“维持最低生存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基本上就是和马云对呛,拒绝当一个996制(朝九晚九,周休一日)下的“蚁族”。

躺平主义瞬间获得了高度共鸣,至于如何具体实践呢?网上因而出现许多现身说法,有人计算出最低生存成本是人民币810元/月,而你如果投入到城市工作,房租800、吃饭900、交通150、手机100,再加上衣服化妆品社交等,一个月得有3050元才能打平,所以他宁可一年只工作三个月,剩下来的时间宅在家,保持躺平,活著就行,这对月收入不足1000元的6亿人来说,具有高度的吸引力和说服力,更深层的说,这是对阶级固化和贫富悬殊发出最深沉绝望的抗议。

这个论调获得的回响和返馈出奇的热烈,一时之间惊动了中南海高层,他们一生从事于维护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若任由这些崽仔们破坏红色江山,如何对得起终身致力调动工农阶级积极性的毛主席?于是中央宣传部委出手了,刚开始还鼓励这些人当个“蹲族”就好,表示尊重他们对生活态度的选择,但见躺平主义者冥顽不灵,《光明日报》及《新华社》等党喉舌纷纷发表批判文章示警,说“认命可以,躺平不行”,严厉谴责这是有害的“毒鸡汤”。

中国历史上向来不乏这种思想根源,从老庄的无为到竹林七贤的放诞,印度从释迦牟尼到甘地,西方从中古修道院修士到马丁路德,这种不合作主义思潮一以贯之,虽然不是什么真知卓见,但却是极权帝王最害怕的毒草。

基于维稳需要,中共理当乐见消极无为的蚁族繁荣昌盛,但如果危害到社会主义割韭菜需求时,就又另当别论了。习近平高调唱大国复兴,岂容愤青废柴坏了大计?至于躺平主义会否成为压垮社会主义的稻草,一时还看不明白。

(※作者为自由评论者,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