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能忍受一个女老师说几句真话?

昨天看到上海震旦学院宋老师因为南京大屠杀的相关言论而被开除的新闻,虽然在目前的环境中并不感到震惊,但是还是忍不住在朋友圈连发了两条评论。特别让我感到失望的是,随后铺天盖地的评论,虽然以同情为主,但大部分都是先打三板,再来辩解。

关于宋老师的完整讲话视频,我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过,但我在这里还是要不厌其烦的把她讲话的文字版,包括举报者的话再罗列一遍:

“当年日军确实在南京做了反人类的行为。为什么他们会做出如此反人类的行为?我觉得要特别去研究,特别要研究的一点,当年的侵华日军到底在南京杀了多少人?30万人是没有数据支持的。30万人是从一个人的笔记里面大概估计的,也有估计3000的,有估计2万的,有估计50万的,有估计7万的。解放之后,中国历史学家找了其中一个人的话语,30万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数据,然后一直保留下来。

但实际上,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历史学院老师说,最糟糕的事情是从国民党到现在,我们在这些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在这些家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统计出来确切的死亡人数,其实这个是很好统计的。

第一,国民政府实际有身份证号码。死了哪些人,毕竟它是整个南京城的,(举报者:直接发布到空间,然后发到微博上)一定可以统计出来,我们到现在都没有(举报者:你把它举报上去领个50万就不错了)南京大屠杀屠杀多少人,所以日本就否认这个事情。

当时我大学老师在京都大学留学,他当时就看出来。当时有一个中国的XX级别的人去日本访问,电视直播就提到这个事。(他)跟日本首相说,当年(日军)在南京屠杀了30万人。然后日本首相现场说真的吗?有这么多人吗?然后80年代中国那位XX说没30万也有3万。然后我们历史老师看了之后,就觉得为什么这个事情没能挺直腰杆说话,就是因为我们缺了什么。

这么多年来,从45年到现在,缺少社会组织工作,死的是谁,有名有姓的是谁,如果你没有名没有姓没有身份证号,你30万只是一个中国历史小说写作的一个概述。

有学者根据这个数字去统计,根据有名有姓的,都没统计出来几千个人。所以说,我觉得为什么一直不做这个事儿?中国历史学家解放之后,乱造了一个上下五千年,其实我们没有这么多。历史上,不到5000年,甚至不到3000年。但是,我们却没有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严谨地去研究30万人的姓名和他们的身份证号。

所以,我觉得我们无论在国内如何宣传南京大屠杀死了多少人,但是你没有史料去支撑这段历史。你看一看,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所有死亡的犹太人都是有姓名记载的,都是有家庭记载的。我去过欧洲,去过好几个集中营,包括澳大利亚,我去的时候,他们澳大利亚也有讨论。爱尔兰的犹太人,他们都是有名有姓的记录,所以他们真实地统计出了屠杀了犹太人和逃难犹太人的数字,但是很遗憾中国没有。

所以对于这段历史,如果说没有史料支撑的话,那也只是民间说说的。也许死的人确实(有30万),也许死的人不足10万,或者可能真的只有3万,但是我们今天都不知道,因为没有这个名字,这是中国做学术一直都不严谨的一个折射。第二个就是,说日本大屠杀的幸存者还存活61人,我又相信了我们老师说的那个事情,你现在能统计出61个人,起码那30万人名字都统计出来。然而很遗憾,我们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面没有,大家有机会去看一看。

我还想说的是,不应该永远去恨,而应该是去反思一下战争是怎么来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看完文字版,很容易看出宋老师讲话的原意,精简起来就是三点意思:一是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反人类的罪行,这是事实;二是佐证这个事实的很多史料证据,我们没有做好搜集整理,导致在具体遇难人数的确认上语焉不详,为各种争议留下了空间;三是纪念不是为了仇恨,更应该反思战争的起源。

宋老师的话,于情于理于史实,那点有问题?甚至可以说,这是中国人当下最为稀缺的对待历史客观中允、平和理性的态度和认识。她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把学术中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一些史料说出来,表达一些国内学术界研究粗疏上的遗憾,这些看似差异较大的数据可能会对某些人早已固化的大脑产生冲击,但并不代表她做错了。没有那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为了取悦无知的群氓而存在的。

其实关于这段历史数据的质疑,我前几年也专门写过有关的文章,但下场也差不多。国人更喜欢情感宣泄,而憎恶理性分析。很多人在谈到日本侵华的相关历史喜欢说一句话:历史是不容置疑的。而事实上,历史的陈述都是人写的,哪里有不容置疑的东西?你们家的家谱难道是奉天承运开头的吗。

我们都知道,美国911遇难民众的人数是精确的2977人。如果你看过相关纪录片,会看到美国人在确认遇难者上所下的功夫那真是没话说——很多遇难者仅仅是通过一小块皮肤组织的DNA确定的。在一个没有户籍的国家,在一个人口流动性较大的国际大都市,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种工作其实体现的不仅仅是严谨认真,而是对死者、对每一个普通生命的缅怀和尊重。

但80多年前没有这么先进的技术统计,这个可以理解,但是我们也不要忘了,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近两千年一直实行严格的户籍政策的国家。特别是明、清、民国到现代,具体到每一个县,都有详尽的户籍统计。所以一个城市的人口增减,即便做不到精确到个位甚至十位,到百位千位是绝对可以的。但如果说只能精确到十万一级,那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当年南京作为首都,长期沦陷,国民党政府在日本投降后又忙于内战,所以在南京大屠杀至关重要的的遇难人数统计上心不在焉、力有不逮,提交给远东军事法庭的数据较为模糊,有多个版本,仅为20万以上,这可以说得过去。但是之后却没有在如此重要的历史事件上下功夫,沿用一个非常不严谨,也没有具体出处的数据,这不仅是授人以柄,也是对死难同胞的不负责任。

女老师的话,其实就是表达一种这方面的遗憾。朴素的简单正义不能代替严谨的证据,炙热的民族情感也不能取代冷静的分析。

但大多数人的反应是什么呢?在断章取义的视频剪辑后,在某些官媒义正辞严的定调下,一口就要把“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帽子扣上去。甚至是我们平时觉得认知水平不是太低的很多人,在群情激昂中,也很难用理性平和的态度看问题:反正女老师就是错了,根本立场不对,怎么说都是枉然。

其实我倒是希望,这种吹毛求疵,你也敢于应用到其他的历史事件中——因为在近代中国的历史悲剧中,死亡数十万以上的悲剧,并不只是南京大屠杀一件。比南京大屠杀还要惨烈的悲剧还有很多,比如时间上并不遥远的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同样都是同胞的生命的无辜逝去,如果你也能给予同样的关注和感情,那么,我会敬你是个大写的人。

当然,我想很多清醒的人,感到更为悲伤的是,女老师是因为自己学生卑劣的告密而中招。

在视频中我们可以清晰的听见两个告密学生的对话,甚至包含“至少能拿50万”这样的话语。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在故意为给自己传道受业的老师挖坑布雷,甚至故意掐头去尾,剪辑掉某些部分,陷害自己的老师。当然,最大的悲剧可能是他们根本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甚至可能还十分自豪。

当年父子相残,夫妻反目的文革场景还并未远去,甚至那一代活活打死自己的老师的红卫兵们多还健在,没想到旧的没去,新的已来。一浪接一浪的,是饱含民族悲剧命运的潮水。

是什么样的环境,把这些本该对新知如饥似渴的年轻人,异化成了脑子里装满大粪、道德上溃烂不堪的恶毒物种?又是什么样的人,希望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年轻人,都长成这样?

网友对于他们的人肉甚至个人信息的公布,我第一次觉得很好。因为卑劣只堪同等手段的回应。不管他们能不能拿到50万,让这样人尽早社会性死亡并不是坏事。优秀的人都被举报给淘汰了,凭什么人渣还能逍遥自在?

如果一个古老的民族,他的情感已经脆弱到居然容不下一个女老师说几句在情在理的真话,那么这种情感是廉价而可疑的,它很可能是某种思想投喂的后遗症。开除一个女老师并不会让我们形象更高大,只会显得更加猥琐。在人人自危的环境中求知,最终只会造成双重尴尬——要么是糟糕的老师配不上好学生,要么是糟糕的学生配不上好老师。最终的结果一定是糟糕的学生和糟糕的老师抱团存活,在新义和团的世界里互相肯定、共同沉醉。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