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核酸腐败大案给河南的三点温馨提醒

卫生部长下台,首都河内市长被捕,越南这起核酸试剂腐败大案牵连之广、金额之高,令还没怎么见过大场面的越南人民全国震动。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简要回顾一下案情: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越南急切需要提升核酸检测能力,然而该国此前尚无核酸检测试剂生产能力。这时,一家名为Viet A的公司挺身而出,宣布其与高校合作研发的新冠核酸检测试剂盒通过了世卫组织的认证,具备大规模生产能力。

越南的英文名是Vietnam,这家公司的名称叫Viet A,光从名字就能看出来,这是一家扛起越南民族企业大旗的公司。随后两年,这家公司也不负众望,推动越南全国核酸检测能力从零到一的跨越,帮助控制了疫情发展。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卖给越南各地疾控部门的核酸试剂盒有点贵,大概贵了20000亿……当然,这是越南盾,换算成人民币大约6亿的样子。考虑到越南全国人口不到1个亿,相当于每个越南人多交了6块钱的税。

这笔钱,大部分都被越南各级官员赚了差价,吃了回扣。从卫生部长、市长到各地疾控中心的官员,数不清的人收了黑钱。仅越南海阳省疾控中心主任一人就受贿800万,更高层的可想而知。

窝案已不足以形容这个案件,昆士兰大学越南裔研究员阮海洪(hai hong nguyen)表示:

这警示我们,在紧急状态下,由于难以及时得到适当的控制,腐败往往会系统地、大范围地发生。

反腐败是全球各国共同面临的问题,但拿越南跟中国比就很不合适,国情差得太远,发展阶段也不同,没有参考价值。

考虑到越南跟河南名字比较接近,人口数量也几乎一样,都是9800多万,这倒是可以参考一下。今天斗胆以越南核酸腐败大案为例,给河南三点温馨提醒。

温馨提醒一:

抗疫产品价格虚高或有腐败风险

越南的这起核酸腐败大案有一个点值得庆幸,虽然涉及到大量的资质造假、行贿、贪污,但Viet A公司提供的产品倒还是勉强合格的,至少当下是可以提供合格产品的,刚开始的时候就说不准,也很难倒查。

但是,涉及抗疫的产品,光是能用还不够,因为都是国家财政和医保基金支出,归根到底花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价格必须合理,采购必须透明。

据越南媒体报道,Viet A公司创始人潘国越被捕后承认,其为了预留出行贿资金,哄抬价格幅度达45%,几乎就是翻倍卖。截至案发之时,该公司销售收入达到4万亿越南盾,约12亿人民币。行贿之后,其个人赚取利润超过5000亿越南盾,约1.5亿人民币。

奸商用来行贿的钱不是大风吹来的,肯定要从产品虚高的价格里赚回去,所以大家都知道,抗疫产品如果价格虚高,其中可能存在腐败风险。

河南省今年将投入近6亿元采购核酸检测亭,用于常态化核酸检测。据《经济观察报》调查发现,与河南采购价格4.68万的检测亭外观类似的产品,在其它厂家的报价在1.9至3.2万之间。

我相信,这其中必定有误会,河南省采购的检测亭肯定是配置更高,值得这个价的,只要公布一下详细成本构成就能澄清误会。

我相信河南不存在越南那样的腐败,但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当作反腐案例学习一下也是好的。

温馨提醒二:

相关公司可能系统性行贿各级官员

从越南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涉及抗疫产品的腐败一旦发生,可能会牵连甚广。抗疫产品的采购往往需要国家级、省级部门做出决策,拨出款项,在实际推行过程中又需要各地市政府、疾控中心的支持,因此,奸商们在行贿的时候必须从上到下,大大小小都打点到。

越南这个案子,最开始只是抓了公司老板和一个省的疾控中心主任,但随着案情的深挖,随着越南高层反腐决心的加强,逐渐有更多官员和更高层的官员被挖出来。

越南人民发现,这不只是一两位官员和奸商勾结,而是全国性的、系统性的腐败,防疫工作中牵涉到的官员几乎全部参与其中分一杯羹。

Viet A公司创始人潘国越管这些收受贿赂的官员叫“合作伙伴”,管那些行贿资金叫作“奖金”。这种腐败常态化、半公开化、甚至被参与者合理化的局面,是最可怕、最积重难返的。

我国一直保持反腐高压,我当然不相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现实也不排除某些大老虎和小苍蝇合起伙来,在局部形成腐败的小链条。

河南核酸检测亭的采购其实也面临着类似的风险,当然,只是风险,并不是现实哈。这笔高达6个亿的公共支出主要由河南省工信厅负责,然后经由河南各个市、区县推广执行下去,各地疾控部门是核酸检测亭的监督单位,也会参与其中。

假如有不法商家看到巨额利益想要腐蚀官员,不得不防啊!

我相信河南不存在越南那样的腐败,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纪检监察部门顺便留意一下也是好的。

温馨提醒三:

公开招标有助于摸清真实成本

越南这起核酸腐败大案的发现,并不是源于上级的监督和主动查处。实际上,在案发之前,Viet A公司在越南一直是民族英雄般的存在,其创始人还接受了越南最高领导人的亲自嘉奖。

最终案发,其实是因为一条非常简单却又坚不可摧的经济规律: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由于Viet A公司最早宣布获得世卫组织的认证(后来查实是假的),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越南全国几乎就只有这一家核酸检测试剂供应商,采购价格也是由该公司和越南政府商量着来,所以那些被腐蚀的官员就帮着定了一个虚高的价格。 

某品牌猴痘核酸检测试剂盒
某品牌猴痘核酸检测试剂盒。(网络图片)

但是核酸检测试剂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是特别高科技的产品,更没有什么国家保密技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越南国内其它公司也具备了生产能力。就像核酸检测亭一样,能生产的中国公司绝不止一两百家。

到了2021年9月,越南国产的新冠检测试剂盒已有多种选择。根据卫生部指示,各省疾控中心可在获得授权的情况下自行招标,并“动态”确定试剂盒采购价格。这么一比较,大家就发现不对了:

Viet A公司得到订单最多,产量最大,怎么价格还是最贵的呢?不仅贵,还比其它公司贵了一大截……这要是说其中没鬼,鬼都不会信。

在汹涌的舆论压力之下,越南政府启动了对Viet A公司的调查,随后拔出萝卜带出泥,直至掀翻了一整片土地,把卫生部长与首都河内市长都给拉下马来。

还是以河南省核酸采样亭的采购作为对比,河南省工信厅今年5月发布的第一批采购公告显示,注册成立仅11天的海乐苗(郑州)智能物联有限公司通过单一来源采购方式中标,采购价4.68万元。

因为是单一来源采购,所以也就没有价格比较的过程。但我相信,河南省工信厅一定有非常非常充分的理由,只能做单一来源采购。我们绝不能只凭一家媒体的调查就说这个产品的市场价可以更低。

我相信河南不存在越南那样的腐败,但我相信其实没有用,等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大家一定能够看得清楚。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基本常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