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澳租房市场重新洗牌 房租降7% 以前租不起的地方变平民价

疫情对整个澳洲租赁市场进行重新洗牌,一些地区变得更加容易负担,而另一些地区则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昂贵。

据澳洲新闻网报导,根据最新公布的租金负担能力指数报告(RAI),疫情之后许多城市的租金价格都在下跌,但对于低收入者来说,租金仍然无法负担。

RAI年度报告研究了不同收入群体(包括失业者,养老金领取者,双收入家庭和单身家庭)的租金负担能力。

今年三月至六月之间,澳大利亚的整体租金下降了2%至7%。冠状病毒对租金价格的影响各不相同,其中大墨尔本地区(-7%),大霍巴特地区(-6%)和大布里斯班地区(-6%)的价格跌幅最大。

远程工作的兴起已经将租房一族转移到了乡镇一带,导致乡村地区的租金价格上涨。

该报告发现,霍巴特仍然是澳大利亚租客最负担不起的首府城市,其次是阿德莱德。霍巴特的租房者平均家庭年收入为6.6万元,如果租一套中位价格的房屋,他们收入的31%都将支付租金。

首府城市中最容易负担的起的地区是珀斯,房租支出占租房者家庭收入的21%。

低收入者依然租不起房

报告发现,对于失业者来说,JobSeeker失业补贴的42%至69%都要用来支付房租。按照惯例,如果一个人或家庭将其总收入的30%用于支付房租,就算处于住房压力之中。

尽管今年疫情期间推出的新冠病毒特别补贴款,几乎使单身人士每两周的失业救济金翻了一番,但他们依然负担不起房租。随着明年病毒补贴逐渐淡出,当单身失业人士恢复每两周$565.70的基本失业金时,这种情况预计将进一步恶化。

福利倡导者认为,失业金至少要每天再增加$25元,能够支付人们的住房,食物,账单和交通等基本支出。

大悉尼地区

平均每个租房家庭的年总收入为$108,300元,他们收入的24%都将用于支付租金。

一般的家庭通常需要从中央商务区至少行驶15至40公里,才能到达Hornsby,Blacktown,Liverpool和Campsie等地区,找到“可接受的租金”。

Kingsford和Daceyville是CBD半径15公里以内租金还可接受的地区。

自上次报告以来,悉尼北部和东部的一些郊区已经变得“负担不起”,包括Maroubra,Mossman和Clovelly。

但是,有些地区的房租比一年前更容易负担了,例如West Ryde,Parramatta和Westmead。

大墨尔本地区

租房者的平均家庭收入为每年9.7万元,房租中位数占家庭收入的22%左右。

在过去的一年中,墨尔本内城区,东北地区和大学附近地区的负担能力有所提高。

以前负担不起或中度负担不起,但现在可以接受的地区包括墨尔本CBD,West Melbourne,Southbank,South Yarra和Carlton。

大布里斯班地区

如果以中等价格租房,年收入为9万元的普通家庭将收入的23%用于支付租金。

在包括East Brisbane和Toowong在内的近郊至中环郊区,可负担性从“可接受”下降到“中度负担不起”。

布里斯班中央商务区西北部Samford Village周围的地区以前难以负担,现在则严重无法负担。

但是,中郊到远郊一带的负担能力有所改善,随著Ashgrove和Murarrie从原先的负担不起到中度负担不起。

自上次报告以来,Alderley,Hendra和Mansfield的房租也已从“中度难以负担”转变为“可接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