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事件不断 2020副总统辩论被聚焦

共和党副总统提名人迈克·彭斯和民主党副总统提名人卡玛拉·哈里斯将于本周三晚上在犹他州的盐湖城举行两人之间的首场、也是唯一一场电视辩论。分析人士认为,在大法官金斯伯格离世、川普总统身染COVID-19等突发事件连番冲击大选最后阶段之际,这场副总统参选人之间的较量显得更为重要。 

根据美国的法律,副总统是总统之位的第一顺序继任人。鉴于川普总统已74岁,且在不久前感染了COVID-19,而民主党总统提名人拜登更已是77岁高龄,分析普遍认为,他们二人的副总统或许会在未来政府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甚至临危受命接掌总统一职的可能性也更大。因此,如今副总统人选在选民心目中的分量更重了。 

彭斯和哈里斯都需要借助周三的辩论让选民相信,他们已为此做好准备,并具备足够的能力来胜任副总统甚至是总统的工作。 

塞斯诺:首场总统辩论没有清晰信息,副总统辩论备受关注 

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主任弗兰克·塞斯诺(Frank Sesno)认为,这场副总统辩论之所以重要,还因为在9月29日进行的首场总统辩论缺乏清晰的信息。 

他对美国之音说:“第一场总统辩论是一团糟,没有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赢家,也没有传达出清晰的信息。所以到了副总统辩论,候选人就变得更加重要。他们可能更接近总统宝座,他们的信息也更为重要,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信息。这个国家非常分裂,希望做出决定的少数人将会关注这场辩论释放的信息。所以我想说这是我记忆中最重要的一场副总统辩论。” 

除此之外,还有分析认为,无论今年大选结果如何,现年61岁的彭斯和现年55岁的哈里斯都很有可能作为两党的“政治明星”,成为未来两党的总统提名人。这吸引了更多选民来提前加深对两人的了解。 

塞斯诺:川普确诊,COVID-19疫情将成辩论重点 

川普总统于上周确诊COVID-19,入院三天后出院,在返回白宫时呼吁民众“不要让COVID-19主宰你”。这一系列的发展持续改变着副总统辩论所处的背景,也使得COVID-19议题必然会占据这场辩论的焦点。 

塞斯诺预计,哈里斯在这场辩论中的主要策略将是继续围绕着新冠疫情的问题指责川普和彭斯的执政表现。而彭斯的主要任务则是回击这些指责,为川普总统有力辩护。两人能否做到这一点也是他们所面临的最主要的挑战。 

格林伯格:哈里斯可能更强势 彭斯需体现冷静自持 

罗格斯大学历史、新闻和媒体研究教授大卫·格林伯格(David Greenberg)认为,由于拜登目前在民调中领先,这给了哈里斯更大的自由度来在辩论中采取更强势的姿态,而彭斯则需要体现出自己的“冷静自持”,既显示出自己在个人风格上跟川普的不同,又要在政策上有力地维护川普的立场。 

根据彭斯和哈里斯过往的辩论表现来看,两人都是很出色的辩手:注重前期准备,在辩论过程中能够严格执行设计好的战术,专注于传达核心信息,且具有很强的攻击力。分析人士普遍预计,周三的副总统辩论将比首场总统辩论更多地集中于实质性的探讨。 

彭斯、哈里斯政策与意识形态南辕北辙 

彭斯和哈里斯在意识形态和政策立场上几乎站在政治图谱的两端。彭斯属于典型的“保守派”,而哈里斯在担任参议员期间曾被GovTrack列为“最自由派”的参议员之一。两人在医保、应对COVID-19、经济方针、持枪权、种族和法制问题、堕胎权、气候变化等众多议题上的主张对比鲜明。在即将进行的辩论中,两人预计将在这些议题上交锋激烈。 

在中国议题上,两人都曾展现出强硬的立场。彭斯作为川普的副总统,也是本届政府对华战略的参与者和坚定支持者。他于2018年10月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有关中国政策的演讲,以罕见的严厉措辞全面谴责中国内外政策,被广泛视为美国对华政策开始全面转向的重大宣示。他还曾指责中国在COVID-19疫情的问题上“让世界失望”,并要让中国对COVID-19疫情承担责任。 

哈里斯对中国的抨击主要集中于人权议题,她曾作为参议员共同发起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呼吁美国几家机构调查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的镇压行动,并支持了《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她还曾在2020年7月致函川普政府,要求就美联社有关中国强制新疆维吾尔人节育的报道展开调查。此外,哈里斯曾表示将在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全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同时强调美国应该与盟友一起对抗中国。 

周三的副总统辩论正值COVID-19病毒在白宫爆发之际,彭斯目前的COVID-19检测均为阴性,他和哈里斯将在辩论中保持12英尺的距离,并用塑料玻璃隔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